一秒沦陷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 8 章

    晚上七点,典礼准时开始。

    今天晚上的节目表演过后,明天上午就会开始学位授予仪式,所以今天也是在学校的最后一个晚会。

    在后台这可以清楚地听见领导发言和主持人说话。

    池穗穗坐在椅子上,安心地调试着自己的大提琴,这把大提琴是三年前生日家里人送的,造价不菲。

    琴弓看起来很长,却并不笨拙。

    “穗穗,周清雅是不是真的以为你不会大提琴?”等待时间太久,有女生凑过来问。

    她们是团里节目,化了浓厚的舞台妆。

    “你觉得呢?”池穗穗对她挑了挑眉。

    “我觉得你之前说的挺对的。”女生笑了笑,“不然以她和你的关系,怎么可能给你报名。”

    能不偷偷拿掉就算好的了。

    池穗穗点头,没多说什么。

    女生自言自语:“节目过后有给贺行望送花,好羡慕你啊,不过我坐在下面可以拍照。”筆蒾樓

    送花的人选当初报名要求是各个院内的优秀毕业生,本来新闻系在校内就是王牌专业,优秀毕业生自然也是更出色的。

    池穗穗说:“那之后,我可以看看你的照片吗?”

    女生笑眯眯的:“可以啊,到时候我多拍几张,把你拍得美美的,我拍照技术很好的。”

    池穗穗不禁莞尔。

    两个人加了微信,女生的微信和普通人一样,各种各样的日常,反之池穗穗的就空白一片,三天内可见,没发朋友圈。

    后台的人越来越少。

    直到前面的女主持人一声“让我们欢迎新闻传播学专业1班池穗穗带来的大提琴独奏”。

    台下爆发出一阵惊呼。

    距离脑子摆设周清雅的事情才发生几天,全校同学都在等着池穗穗的独奏,就连有的老师都忍不住坐直了后背。

    舞台变暗,再次亮起时,只有一盏灯光。

    池穗穗坐在专用的椅子上,精致的大提琴就在前方,将她的大半侧身遮住。

    光线从上方垂落在她身上,从头顶到足下,长黑发散在背后,垂落几缕在胸前,白皙修长的脖颈细而完美,衬出精致的锁骨,礼服裙摆蓬大而漂亮

    如同深夜里的月光女神。

    观众席立刻尖叫起来。

    “池穗穗今天怎么这么漂亮??”

    “我眩晕了——可A可美,就问谁能比得过!”

    “忽然觉得我追的小爱豆都索然无味了呜呜呜,好刺激。”

    “穗总冲啊!!!”

    苏绵差点没把自己的室友胳膊掐破:“我的妈呀!这是我穗总啊!好漂亮!”

    偌大的大礼堂内满满当当的人。

    池穗穗已经习惯这样的场面,唇角一勾,目光率先落在了第一排,虽然由于黑暗看不清人。

    但她知道,贺行望坐在那里。

    “这是我们新闻系的优秀毕业生,池穗穗。”身旁有校领导和贺行望解释,“行望应该不认识她。”

    贺行望视线在池穗穗身上来回打了个圈,这才回应了校领导一声:“嗯。”

    是很优秀。

    优秀到戏弄他。

    贺行望目光沉沉,唇线紧抿,前几天池穗穗堂而皇之说的几句话还清清楚楚——

    太保守了?

    再考虑考虑?

    看着舞台上垂目演奏的池穗穗,贺行望沉默半晌,唇角若隐若现一抹弧度,轻笑了声。

    是他亲手选的礼服。

    很美就是了。

    -

    很少会有人主动去听大提琴独奏。

    如果不是对这方面有兴趣,就连小提琴和二胡的听众人数都会比大提琴多。

    观众席上不时有举着手机拍摄的亮光闪起。

    池穗穗已经开始演奏,一只手按在弦上,琴弓一搭,流畅的一串音符变跳跃了出来,回荡在大礼堂内。

    磁沉的大提琴音就像是醇厚的酒,越听越香。

    虽然音色低,但池穗穗选取的是稍微欢快一点的曲子,有偏向抒情,听起来像是一场免费的音乐会。

    旋律悦耳,声音动听,演奏者美丽动人。

    同学们的反应就像是当初在校园论坛上看见直播的画面时,从吃瓜到震惊。

    虽然距离舞台有些远,但能看见纤长的双手在琴弦和琴弓上的跳动,美轮美奂。

    周清雅坐在观众上,眼睛都红了。

    那天建校周年,她正好在宿舍里,室友一回来就说了池穗穗大提琴拉的很难听的事情。

    刚好她有朋友在学生会里,也负责这次毕业典礼表演节目的一部分,所以就让朋友将池穗穗的大提琴独奏加了上去。

    她要看池穗穗当众出丑。

    至于让学校出丑,那不太可能,因为节目有彩排,彩排的视频也会被泄露出去,所以她的目的就达到了。

    身旁朋友忍不住开口:“清雅……你是真的错了。”

    她也错了。

    当初就不应该帮周清雅办这事,现在好了,反而池穗穗光彩四溢,今天以后,池穗穗的名声又上一层楼。

    周清雅红着眼:“我就不信她一直顺风顺水!”

    往后的路还长着,职场可不是校园那样平静,她就不信池穗穗能一直这么顺下去。

    朋友看她好像陷入牛角尖里,摇摇头。

    苏绵是最激动的,拍着身旁室友的大腿:“我们穗总好会,我都好久没听到了,毕业前还能听一次太值了!”

    虽然大多数人不是玩音乐的,但有些人会。

    他们也不得不感叹,池穗穗完全不是临时抱佛脚的,这基本功加上动作,没个十几年简直在做梦。

    曲子逐渐平淡下来。

    池穗穗沉浸在音乐中,这时在稍稍抬头,看向前方的台下,璀璨的双眸光彩夺目。

    音符最终停歇下来。

    观众席上的同学们一开始是激动的,到后来就安安静静地听演奏,现在立刻鼓起掌来。

    有男生带头吹口哨。

    池穗穗站在台上,优雅大方。

    她眼神极好,看见贺行望绷着的脸色,怕是知道自己前几天是在调戏他了。

    池穗穗弯了弯眉,嘴唇一翘,对他轻轻眨了眨眼,来了个俏皮的wink。

    窈窕姣好的身形和身旁的大提琴相得益彰,五官明媚大方,在光线下溢出精致冷艳的美。

    她一向在全校同学的眼中是很利落一人,这一wink被捕捉到,立刻爆发出尖叫。

    贺行望接收到了这一眼神,唇线一扯。

    身后是学生的座位,不知道是哪个男生嗓门很大,大叫着:“我们穗穗也太可爱了,这个wink一定是给我的!”

    其他人和他争执起来。

    “明明是对着我的角度的!”

    “是我才对,你看直线,刚好眼睛瞥的方向在我这里。”

    男生们说来说去,最后差点大打出手,为了池穗穗的眼睛到底看向哪个角度。

    贺行望:?

    他回头瞥了眼身后的几个人,偏过头对校领导说:“好像有些同学影响其他同学了。”

    校领导一听,连忙站起来看向后面,双眼一瞪:“再给我吵吵闹闹,你们就出去听。”

    几个男生像鹌鹑一样,安静下来。

    校领导感慨:“要是这些学生能像你一样,我们就不用担心他们毕业以后的人生了。”

    “不会的。”

    贺行望掀了掀眼皮子。

    指尖在椅子上敲击几次,对于自己是造成他们安静的罪魁祸首,并不觉得有问题。

    像他就不行了。

    -

    池穗穗去了后台。

    还有几个节目没表演,要等所有节目结束后,贺行望会和校领导一起发言,鼓励一下这届毕业生。

    负责人推门而入,抱着一捧花:“池穗穗,待会你就送这个,知道什么流程吧?”

    池穗穗颌首:“不用担心。”

    校方显然十分重视,这束花上面的种类很多,而且巨大,抱起来遮住了整个上半身,只留下锁骨上方。

    丝缎的蝴蝶结就在掌中央。

    最后一个节目结束,主持人也回了后台,看到池穗穗坐在那里,走过去:“穗总,你的大提琴实在太好了。”

    “今天的毕业典礼周清雅肯定是不能不来的,她坐在台下恐怕已经气死了。”主持人感慨。

    人果然还是自身优秀有用。

    就算一时不察让人给暗算了,也有足够的资本扭转乾坤,将之化为自己的优势。

    “你也很好。”池穗穗夸道。

    “你这么夸我,我室友要嫉妒了。”主持人兴致勃勃地拿出手机要合照一张,“让我炫耀炫耀。”

    池穗穗没反对。

    主持人本身也是漂亮女生,想了想,只开了低度的美颜,省得到时候像明星开美颜一样,反而变丑。

    “池穗穗,你出来。”

    负责人又推开门。

    池穗穗抱着花站起来,她脸上的妆容和身上的礼服都没有换,时间过了一两个小时,反而妆容更加精致。

    从后台出来,她便看到了台上的贺行望。

    校领导的最后一句发言结束,便对池穗穗使了个眼色,让她直接上台。

    这次舞台上是亮着全灯光的。

    池穗穗踩着高跟鞋,一步步走向中央,浓郁的花香萦绕在她鼻尖,有些昏昏沉沉。

    她将花递过去,明媚一笑。

    贺行望深邃的黑眸望着她,往前一步,伸手接过花,刚好碰在一起,中间隔着单薄的丝缎。

    一冰一热的体温随即双向传递。

    池穗穗收手的一刻,用小拇指的指甲刮了下他的手,转瞬即逝,如同错觉。

    贺行望眼神微动,视线只淡淡从她身上扫过。

    两个人相触的时间仅仅几秒而已。

    班委和自己的室友们坐在下面,一边拍照一边说话:“我就说放心池穗穗,你看那眼神,坦坦荡荡的。”

    “看贺神也很淡定,一看就知道很放心,我把池穗穗报上去果然是正确的选择。”

    “池穗穗真是够淡定,要是我我都激动死了。”

    “所以别人能上去送花,你在下面拍照。”

    “……扎心了姐妹。”

    除却她们,还有拍照的女生们却没忍住,小声嘀咕:“你们觉不觉得穗总和贺神好配啊?”

    “这cp过于冷了,姐妹。”

    校领导继续发言总结,池穗穗没有下台,只站在旁边的一侧,对着台下走神。

    这发呆的样子很轻易就被敏锐同学捕捉到,都觉得很好笑,原来这么冷艳的穗总也有这时候。

    不知过了多久,校领导终于发言结束。

    池穗穗适时回过神来,和所有人一起鼓掌,浅浅一笑,而后提着裙子缓缓下台。

    大礼堂内掌声经久不息。

    池穗穗刻意放慢了步子,一步步落后,最终停了下来,站在舞台的边缘处,也是观众席的死角。

    “贺行望。”

    池穗穗叫了声。

    贺行望停下来,站在她面前,略略低头,眯了眯眼看她:“wink好玩吗?”

    他的视线停在她的眼睛上。

    这双眼睛极漂亮,又动人,仿佛一个湖泊,摄人心魄,所以丢出来的眼神也让人争相抢夺。

    池穗穗没回答,而是嗓音轻轻柔柔:“贺行望,我眼睛好像有点难受。”

    大礼堂里声音吵闹,这边丝毫不引人注意,贺行望的耳边听她的声音也变得朦胧。

    连带着内容真假也不能确定。

    池穗穗说:“你帮我看看。”

    她伸出手要去揉眼睛,手腕被一只修长有力的手抓住。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