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沦陷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 104 章

    宋妙里回忆了一下自己有那么大嗓门吗?

    看宋成睿一脸严肃的模样,她轻咳两声:“没吵架,就是说话声大了点,没事。”

    宋成睿将信将疑。

    其实他没听清说了什么,只是听到声音语速过快,像是在和人吵架的样子。

    宋妙里哎了一声:“没骗你,不用管我。”

    宋成睿目光下移,落在她的手机上,刚刚宋妙里开门没关手机,又可能手指碰到了,通话屏幕还亮着。

    看到“小顾”两个字,他就明白了。

    宋妙里把他哄走,关上门,这才想起来电话没挂:“喂?”

    她试探性地叫了声。

    “嗯。”顾南砚应了声。

    “我以为你会挂了的。”宋妙里说。

    “事情没说完,怎么会挂。”顾南砚说,“不过今晚时间不早了,你该睡了。”

    “你以为你是机器人噢。”

    宋妙里一听他这话就像是家里的小机器人提醒她该睡觉。

    顾南砚低声说:“被当成是你的机器人,无妨。”

    他送给宋妙里的机器人是当时的第一个,也是功能和其他市面上的机器人区别开的。

    宋妙里感觉他越来越会说情话了。

    她脸上热热的,虽然都感觉像是老夫老妻的情侣了,最近却热恋得不行。

    “挂了。”宋妙里说了句。

    “好。”

    等挂断电话后,宋妙里才呼出一口气,去换了件睡裙,然后坐在床上拿出来那枚钻戒。

    他向她求婚了呀。

    虽然没有明说。

    被灯光一照,钻石的光芒闪得人眼璀璨,宋妙里在床上翻滚了两圈,睡裙凌乱不堪。

    她拿出手机,想和姐妹们讨论讨论。

    这才十点多,基本都没睡,苏绵十几分钟前还分享了一个沙雕视频的链接。

    宋妙里:【姐妹们,来陪我说说话。】

    苏绵:【宋医生不和男朋友聊天吗?】

    宋妙里:【男朋友哪有姐妹重要。】

    池穗穗默不作声地出现在群里:【我以为你们两个今晚会有一次促夜长谈。】

    苏绵:【促♂夜♂长♂谈】

    以前是宋妙里经常无缘无故地开车,让苏绵面红耳赤,现在一两年过去,苏绵已经能够非常自然地顺风开车。

    并且经常车速过快。

    宋妙里:【?】

    宋妙里:【小棉花,你现在越来越不得了了。】

    苏绵:【过奖.jpg】

    眼见着话题突然转到开车上,池穗穗再度拉了回来:【说吧,有什么事要问。】

    宋妙里也没什么要问的,就是想找人说。

    她一向憋不住什么,更别提今晚给她的刺激是一波一波的,从拍卖会到回家就没停过。

    宋妙里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满屏全是她的语音条,完了回来她看着都尴尬。

    但好在群里就她们三个人。

    苏绵是一边听一边笑,仿佛能想象那个画面,说实在的,她之前想过小顾家里不穷,因为气质很出众,可能是小康家境。

    但确实没想到居然是中跃科技的顾总。

    而且穗总还早就知道了!

    宋妙里:【你们说话呀?】

    苏绵:【我听完了,看起来没什么毛病,你们两个互相瞒,都有错,正好就抵消了吧。】

    池穗穗:【负负得正,可。】

    很多时候嘴上说着怎么怎么样,其实心里是早就有偏向,不过是想得到其他人的肯定罢了。

    她分手后依然被顾南砚吸引,已经能说明一切了。

    宋妙里又把戒指拍了图发过去。

    苏绵作为目前、大概可能永远都是群里最穷的一个人,看到那钻石就闪瞎了眼:【myeyes!】

    金钱使她发出羡慕的声音。

    池穗穗打开图片,她认识这钻戒,前段时间设计师刚出来,据说在设计图时就已经被人内定。

    没想到居然是顾南砚。

    大概是很早就准备要求婚了吧。

    宋妙里:【我本来以为我会有一个很浪漫的求婚,周围都是朋友们的欢呼,然后……】

    池穗穗:【醒醒。】

    苏绵:【那就让小顾再准备一个。】

    宋妙里躺在床上举着手机,窗户没关,有风吹起一层窗纱,漏进满室月光。

    她将戒指重新戴进手指上。

    -

    可能事情太多,晚上宋妙里迟迟才睡着。

    这就导致了她第二天早上醒得很迟,一直到家里阿姨来敲门才迷糊清醒。

    宋妙里打了个呵欠,去洗手间洗漱。

    等她再度打开手机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后,未读消息不少,很多都是圈里的大小姐们。

    但话题基本上都是同一个。

    ——说她居然和顾家二公子谈恋爱了。

    宋妙里先冒出一个问号,然后才想起来顾南砚的身份是这个,惯性思维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顾家在帝都如日中天,顾南砚来到南城之后出面并不多,有些人想找都找不上。

    尤其是昨晚拍卖会上的露面,现在照片已经传开。

    顾南砚气质矜贵,容貌清冷精致,坐在桌边淡然的样子,吸引了不骗人的注意。

    昨晚不少名媛们都在打听他的联系方式,没等问到,这一觉醒来,天变了。

    顾南砚是宋妙里的男朋友。

    居然已经被宋妙里拿下了。

    大家伙都暗地里咬牙切齿,贺行望和池穗穗青梅竹马,没机会也就算了。

    这宋妙里又突然冒出来。

    两个果然是闺蜜,默不作声地就成功了。

    心里腹诽归腹诽,明面上谁也不敢说,宋家也不是吃素的,宋妙里人缘又好,得罪了等于得罪南城一大半人,剩下的一小半还是明哲保身的。

    宋妙里没怎么回复那些消息。

    她现在的想法是怎么大家全都知道了,难道是顾南砚直接公开了这件事?

    没几分钟,宋妙里就知道了事情结果。

    原来昨天晚上有几个老总聊天,就说了她和顾南砚前女友长得像这事,传开了。

    谣言四起,被顾南砚给破了。

    是和前女友长得像,因为她就是那个“前女友”本人。

    大家本以为这是虐情戏码,都在等着吃瓜,结果没想到狗粮洒了满脸,被秀到头皮发麻。

    偏偏还说不出什么话来。

    尤其是之前传言宋妙里和一个小员工谈恋爱——原来这对情侣的爱好是如此的与众不同。

    比不过比不过。

    宋妙里一边觉得好笑,一边又觉得心里甜丝丝的。

    她拿着手机下楼,宋父去了公司,宋母正在和人打电话,声音温柔,脸上带笑。

    “……是呀,我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哎,小孩子玩闹,想着刺激呢吧……”

    “……结婚?这个,目前还不清楚,他们还在谈恋爱嘛,我们这做父母的不好多管。”

    “……”

    宋妙里就听着自家母亲在那里瞎编乱造。

    等宋母意犹未尽地挂断电话,反倒被身后的女儿吓了一跳:“你怎么不出声?”

    宋妙里无语:“妈,你刚刚说的也太假了。”

    宋母才不管:“反正他们又不知道真假。”

    自己还不能炫耀炫耀了。

    外界的人都不清楚怎么一回事,而且年前顾南砚来说相亲,她们怕不成就没说出去。

    导致现在都以为自由恋爱的。

    当然实际上的确是,只不过过程曲折复杂。

    宋母想起昨晚上的事,问:“妙里,你告诉妈妈,你和小顾是不是就确定下来了?”

    宋妙里袅袅地将手递过去。

    宋母只想听答案,才不要看什么手,刚手拍过去,就发现了上面精美漂亮的钻戒。

    “小顾送的?”

    “那不然谁。”宋妙里说,“我还有备胎吗?”

    “妈妈怎么知道。”宋母没忍住笑,“怎么求婚了都不告诉妈妈,这事这么大。”

    “昨晚上被你们瞒着的事气到了,忘了说。”

    “早点定下来也好。”宋母作为父母,目前的想法是两个孩子尘埃落定就好。

    宋成睿还不大,不急。

    人家池穗穗都结婚了,马上估计就要有孩子了,她这个做伯母的看着就急自己女儿。

    宋妙里做了个鬼脸,跑去了厨房。

    -

    因为宋妙里之前爱了二院的工作,所以她目前就属于闲人一个,没什么事做。

    给自己建的医院还没有好,她要等大概一段时间。

    她正吃着早餐,楼上宋成睿缓缓下来。

    宋妙里抬头,“你今天没出门?”

    宋成睿说:“昨晚太晚了。”

    昨天的文件看了半夜,再加上今天宋父已经过去了,他准备下午再过去。

    宋成睿没憋住话,问:“你男朋友是顾南砚?”

    宋妙里停下手,“你到现在才知道?爸妈没告诉你?”

    她以为全家都知道,就她一个人被瞒着,现在想想,有宋成睿作伴,心里突然平衡。

    宋成睿无语:“你这是什么表情?”

    宋妙里笑,“看你太好看。”

    宋成睿说:“谢谢,我知道我很帅。”

    过了会儿,他才坐到她对面,大概了解了一下整个事情经过,再联想一下昨晚。

    “这种人有什么好喜欢的。”宋成睿撇嘴。

    “说什么呢。”

    “他还故意不告诉你。”宋成睿恨铁不成钢,“你早告诉我,我八百年前就查出来了。”

    宋妙里眨眨眼,“没事的,我也瞒了他。”

    宋成睿说:“那不一样。”

    宋妙里问:“怎么不一样?”

    宋成睿找不出原因,他觉得自己挺护短的,“反正就不一样,你管哪里不一样。”

    典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宋妙里被他逗笑,“别说我了,你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我看你不是经常出去吃喝玩乐?”

    南城宋少不是白叫的。

    不过她也觉得神奇,居然自家弟弟连个传绯闻的都没有,别家的少爷们和网红玩得飞起,她在宋成睿的微信里连个不认识的女生都没见到过。

    太不符合富二代的特性了。

    居然清心寡欲地像个和尚。

    宋成睿一脸淡定:“女朋友是女朋友,谈恋爱又不能给我赚钱,又不能当饭吃,还要陪着出去约会,麻烦。”

    “……行吧。”宋妙里不再提这事,一切随缘。

    话音刚落,门铃突响。

    宋母正在楼上,叫了声:“你们俩谁去开门。”

    宋妙里放下汤匙,才走到玄关,就从里面看见了顾南砚的脸,她有些吃惊。

    她直接开了门,到了院门口。

    顾南砚刚进来,今天穿的是稳重的常服,和她平时一起穿的普通不同,和昨晚呢不同,从惊艳变得内敛。

    清冽眉眼如雪山顶初升的旭日。

    “你怎么早上来了?”宋妙里翘起唇角问。

    “有重要的事。”顾南砚说。

    他手上还拎着一个礼盒,能看见一点里面包装异常精美的盒子,外表雕花繁复。

    宋妙里睨了一眼,以为他说的事是给她送东西,“是昨晚落在你那的翡翠?怎么突然换了个包装?”

    顾南砚勾着唇角:“不是。”

    宋妙里好奇:“那是什么?”

    顾南砚将礼盒递给她,她干脆就接了,然后听见身旁男人磁性的嗓音:“一部分聘礼。”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