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祖宗来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3章牛爷爷来了于家沟就太平了

    俩人顺着土路进了村。

    夕阳西下,下沉的落日像橙红的大圆盘子,正该是饭点,却见不到炊烟。

    这村子的规模不如之前去过的郝家村,稀稀疏疏的几户人家,屋舍看着也更破更小,有一户房子的土坯房已经裂开了,向一旁倾斜着,随时都会倒下似的。

    俩人一路走下来,不大的村子也就十几户人家,这样破烂的危房竟有半数之多,可见这里的人日子过的多艰难。

    他走在她前面,腰上别着镰刀,一双眼机警地看着四处。

    夕阳的薄暮洒满了荒草杂生的小路,边上摇摇欲坠的破败村落,他的背影突兀又和谐的与周围融在一起,似曾相识。

    陈卿卿眼神有点恍惚,她脑子里有几个片段飞快掠过,想抓住,却又快速消失不见。

    “怎么了?”他转身,看她站在那不动。

    陈卿卿收回视线,有些困惑。

    “不离,我们在穿来前,有见过吗?”

    “小时候你救过我。”他抿了抿嘴角,神色变得紧张。

    “除了小时候用绳吊着,下井救你,我们就没再见过?”

    他转身,只留给她一个夕阳下的背影。

    陈卿卿拍了头一下:“可能是累得出现既视感了吧。”

    他这样特别的男生,如果俩人有见过,她怎会不记得呢?

    俩人从日出就开始赶路,走到黄昏,早就是筋疲力尽了,本以为进村子能吃口热乎饭,但这一路也不见人影,村子里静悄悄的。

    陈卿卿看到树上腾空的喜鹊,吞吞口水。

    “不离,喜鹊能吃吗?”

    “喜鹊性平,无毒,但也不好吃,你确定要吃这种报吉的鸟?”

    “饿了......不过话说回来,喜鹊真的是吉祥的鸟吗?我看这里的喜鹊好多,咱们就跟掉了喜鹊窝似的,这么多吉祥的鸟,也没见这村子好啊,这房子踹一脚得趴下了吧?”

    陈卿卿正说着,就见着前面来了个拄着拐杖的老婆婆,俩人忙上前问话。

    “婆婆,我们是来自京城的,来这寻亲,他叫于牛子——”

    陈卿卿的话还没说完,那老婆婆神色大变,退后一步,上下打量着于不离。

    “你是牛爷爷?!”

    “他爹啊!牛爷爷回来了!牛爷爷从京城回来了!”老婆婆腿不瘸,人也精神了,一嗓子喊出去老远。

    树上的喜鹊被喊得飞起,老婆婆一溜小跑进了前面的院子,留下陈卿卿跟于不离面面相觑。

    “这什么情况?她为什么喊你爷爷?”

    “信上也没有写太多,我也不知道,看着不像有恶意。”

    院子里呼啦跑出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一对长者,老婆子就是刚刚那个,老头看着能有六七十岁,身后跟着二十几个人。

    这些人穿得衣衫褴褛,个个面黄肌瘦,有老有幼。

    怪不得这一路走来没看到人,人都聚在这屋里,不知道商讨什么事。

    老者来到于不离面前,一双老眼饱含激动,声音颤抖道:“你是牛爷爷?”

    无论是“牛子”还是“牛爷爷”,都是让于不离张不开嘴回应的称呼,他默默地掏出袖子里的照身贴递过去。

    老者接过来看了又看,竟是个识字的。

    “是牛爷爷......牛爷爷回来了,村子有救了!”老者噗通跪倒,他这一跪,身后的二十多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全都跪下高呼。

    “于氏族人见过爷爷!”

    “你是满山?”陈卿卿想到跟于秀才通信之人,落款写的都是满山敬上。

    “正是小孙,方才我们商议,算着牛爷爷差不多该来了,还想着要不要派个人接应,想不到说着您就到了,这么多年没见,您已长大成人......”满山擦着眼泪。

    “都起来说话。”于不离把老者扶起来。

    陈卿卿想着跟秀才通信的那人,字写的挺丑,歪七扭八,还以为是于秀才的晚辈,年纪不大。

    想不到竟然是这么大岁数的老年人。

    “这位是——”满山的视线落在于不离身旁的陈卿卿身上。

    “我是他妹——”

    “这是我娘子于陈氏,娘家小字卿卿。”

    于不离这话让满山和陈卿卿都瞪大了眼。

    陈卿卿是被他那句“于陈氏”雷到了,来时不是说好了,扮演他妹妹吗?

    满山是觉得奇怪,这里称呼女子,大多都是“某某家的”,对外一句“于陈氏”也够了,哪会当着这么多人说闺名呢?

    不过满山想到牛爷爷是长辈,又是从大地方来的,兴许大地方就这规矩呢。

    忙拱手作揖道:“原来是牛奶奶。”

    “......”陈卿卿无言,她确定自己在于不离眼里看到了得意,这家伙绝对是报复她一路喊他牛子。

    “别光顾着在外面说话了,快让两位长辈进屋说话!”满山媳妇热拢道。

    她身后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全都好奇地盯着陈卿卿和于不离看。

    村里没有那么多规矩,好容易见到了生人,且得多看几眼。

    见满山爷爷常挂在嘴边的牛六爷,生的是高大威猛,长得也怪好看的哩,这牛六奶奶,穿得跟个男子似的,不说话时宛若俊后生,唇红齿白皮肤嫩的像豆腐。

    众小媳妇心中暗忖,这京城的水土还怪养人哩。

    满山媳妇后面站着个黑呼呼的丫头,看着七八岁的模样,正是不怕生的岁数,众人进屋,她就跑到陈卿卿的边上,好奇地用小手摸她袖子上的纹络。

    “漂亮姐姐,你怎么穿成这样?”

    满山媳妇一巴掌拍掉她不安分的小爪子,淬道:“什么姐姐?她是你祖太奶!牛奶奶别怪罪,这是我的小孙女,是个傻的,乡下孩子没有分寸。”

    好家伙,这辈分!陈卿卿嘴角抽抽。

    “无妨,她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吧。”叫什么都比祖太奶好听啊,“这一路不太平,我扮成男子方便些。”

    于家众人纷纷点头表示理解,寒暄了几句,陈卿卿听明白了。

    于秀才是家里的老来子,他父亲年近花甲才得的他,家里辈分大。

    这于家沟现有的二十几户人家,满山原本是辈分最大的,但于不离顶替了于秀才的身份过来,他和陈卿卿一下成了全村最有位份的人。

    来的时候装郝家村的假祖宗,才一天功夫,成了于家沟的真祖宗。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