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三宝带她炸了大佬集团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3章 顾总竟然有私生女?

    女孩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瞬间穿透整个婚礼现场,霎时间,闪光灯疯狂闪烁起来,宾客们震惊不已,纷纷站起来看向那个女孩——

    女孩哭得那么伤心,还叫顾总爸爸,莫非是顾总的私生女?

    这可是惊天大料啊!

    而当事人顾寒煜皱起眉头,低头看向抱着他大腿满脸泪痕的小东西,下意识就想一脚踢开!

    哪来的野孩子,上来就叫爸爸!

    可是为什么,她的脸上有他的影子?

    不!

    他从未有过什么私生女,这一定只是巧合而已!

    他俯身,用力揪住女孩的后领脖子,脸色极为难看,字字冷厉:“你叫我什么?敢再叫一遍!”

    江暖暖才不怕渣爹的威胁,她又挤出两滴泪,委屈地撅着嘴,“爸爸,你为什么不认我,我不是爸爸的小可爱了吗?是因为那个坏女人吗?”

    说着,她指着尹清怡哭得更厉害了!

    “我讨厌这个坏女人!就是因为她,妈咪生重病爸爸才不去看妈咪!妈咪好可怜!”

    江暖暖表面上哭得撕心裂肺,实则心里乐开了花。

    渣男,让你欺负妈咪,这下看你怎么办!

    在场很多宾客们忌惮顾寒煜,不敢大声喧哗,可三五成群的小声议论绝对少不了——

    “啧啧啧,真没想到一向洁身自好的顾总竟然有私生女?”

    “豪门里哪有干净的人?”

    “也对,但这也太渣了,抛弃重病的孩子妈妈,又不认亲生女儿,还若无其事的在这里跟别的女人结婚。”

    “你怎么确定那孩子的话就是真的?万一是有人故意陷害顾总呢?”

    “你好好看看,那女孩的脸就是缩小版的顾总,怎么会有错!”

    “……”

    议论声不大,可全都清晰传入顾寒煜耳中。

    一瞬间,他太阳穴直跳,一向沉稳的他,第一次有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刻。

    “婚礼取消!”

    顾寒煜扔下这句话,单手拎起女孩,转身大步离开现场。

    他从来没有遭受过这样的耻辱,这孩子敢来他面前闹事,他一定要她好看!

    一旁的尹清怡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猝手不及,而顾寒煜“婚礼取消”的四个字于她而言犹如晴天霹雳般,劈得她脑袋嗡嗡作响!

    她提起婚纱裙摆想追上去拦住顾寒煜,“阿煜,你不能走……”

    她废了多少心机才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决不能就这样功亏一篑!

    尹清怡没追两步,那恨天高的水晶高跟鞋就踩到了裙摆。

    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直直朝前扑倒,当着众人的面,摔了个狗啃泥,连鞋都飞了出去——

    “撕拉!”

    婚纱在一瞬间四分五裂,露出女人的白嫩肌肤,在场男士看到,纷纷亮瞎了眼。

    这一刻,尹清怡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满腔恨意无处发泄,该死的孩子,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野种,让她抓住那个女孩,一定弄死她!

    这边,顾寒煜脸色铁青,头也不回地拎着女孩大步离开会场。

    被他夹在臂弯里的江暖暖没料到渣爹会直接上手,她吓了一跳,“放我下来!你欺负妈咪又欺负我,你个大渣男!”

    当她看到自己离地面那么远时,小脸都白了几分,生怕他把她狠狠砸在地上让她疼,女孩四脚并用,慌乱地扑腾起来。

    “救命啊!谋杀亲闺女啦!”

    “闭嘴。”顾寒煜咬牙威胁:“等我查清你背后的主使是谁,一起收拾你们!”

    不用想都知道,这女孩多半是他商业上的竞争对手派来的。

    呵,想用这种手段坏他名声,影响公司股价,简直做梦!

    江暖暖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心里既害怕又委屈,还十分愤怒。

    渣爹脾气这么臭,这么暴力,她才不要这样的爸爸!

    另一边紧跟其后出来的江辰看到这一幕,担心得不得了,不能让坏蛋把妹妹带走!

    他冲出去,铆足了劲儿,对准顾寒煜的后腰就狠狠撞了上去——

    臭坏蛋敢欺负他的宝贝妹妹,他的铁头功可不是盖的:渣男,看招!

    顾寒煜自然不知身后还有人在,猝不及防间整个人被撞了个趔趄,他吃痛的皱紧眉头,这时他的手也被怀里的女孩狠狠咬了一口!

    “嘶……”

    江暖暖终于脱离了顾寒煜的魔掌,可屁股却一下子摔在地上,“哎呀!”

    痛痛痛!

    江辰立刻扶起妹妹,两小只快速对视一眼,默契点头,然后迅速朝两个相反的方向跑开。

    趁顾寒煜没反应过来,两个孩子一下子跑出两米远,之后同时转身看向顾寒煜,各自做了一个鬼脸,“略略略……”

    顾寒煜捂着后腰,左右看了看,就见两个小孩子挑衅自己,一时间怒火中烧,却不知该追哪边。

    该死的,怎么有两个孩子,还长得一模一样!

    “给我站住!”

    他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正要去追那个女孩时,手机再次响起……是特助的电话,不是紧急事件,特助不会贸然给他打电话。

    顾寒煜按捺住怒火,接通电话,对面立刻传来助理略显焦急的声音:“总裁,有人要保释江如谦!”

    闻言,顾寒煜黑眸划过凛然之色,江果果死后,江如谦孑然一身,若非这次出事,他与江如谦是绝不会再有交集。

    谁会在这种时候保释江如谦?

    “我现在过去,你通知警方那边,不允许任何人把他带走!”

    ……

    看守所处,江果果此刻就坐在办公室里,精致的脸上尽是恨意。

    她攥紧了手提包,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她刚刚从警察口中得知了案件的详情,负责人称江如谦要强奸的人竟是尹清怡的妹妹,尹心怡!

    现在尹心怡受了刺激,指控江如谦,要他把牢里坐穿!

    江果果一听,就知道这一定又是那姐妹俩搞的鬼。

    从小到大,那两姐妹就没少找茬,然而她们拙劣的演技总能骗过父亲。

    或者说,父亲早就被继母迷得晕头转向,他偏向那两姐妹,根本就不关心她和哥哥,更不管他们的死活。

    那都是过去的恩怨,她无意再去纠结,只是没想到,即便她和哥哥早已离开那个家,那姐妹俩依旧不肯放过他们!

    这时,案件负责人进来办公室,严肃地通知江果果:“这位小姐,受害人的家属表示不允许任何人保释犯人。”

    闻言,江果果面露愠色。

    不用想都知道,能有这种权利的人,只会是顾寒煜,他果然护着那对贱人姐妹两!

    不让会面,也不让保释,看来她们是打定主意要送哥哥进监狱了。

    只不过,她江果果再也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羔羊,这一次换她来保护哥哥,一定把他救出来!

    意识到再继续纠缠警方也只是浪费时间,江果果只想快点查清楚事件的来龙去脉,眼下她有了主意,起身离开看守所。

    只是江果果没想到,她刚出看守所大门,就在门口意外碰见了那个她最不想见的男人……

    顾寒煜!

    时隔五年,再次见到那张脸,五年前那天亲眼所见的背叛画面就浮现于脑海中,江果果只觉浑身寒凉。

    她曾真心爱过他,但那天之后,爱变成了成倍的恨。

    想到这次哥哥的事,也跟顾寒煜脱不了关系,江果果就更恨!

    她目光如炬,似要用眼神将眼前的男人刺成筛子!

    而顾寒煜下车后就看到了不远处站着的女人,看清她的模样后,他黑瞳猛地一缩——

    江果果!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