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后,三宝带她炸了大佬集团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7章 竟然囚禁她!

    顾寒煜今天也穿着一身笔挺的高级西装,浑身散发着冷意,往面前一站,震慑力十足。

    “楚可,”他的大长腿两步迈到江果果面前,“你又想跑到哪里去?”

    听到男人叫出自己的假名,江果果怔了怔,看来他已经调查过她了。

    还好大宝提前为她弄好的假身份,假的一些背景信息,不然现在就惨了。

    “你既然调查过了,就应该知道我不是什么江果果,况且……去哪里是我的自由,我想去哪就去哪,与你无关!”

    顾寒煜紧绷着一张脸,犀利的眸子打量着眼前的女人。

    的确他已经让人调查过她,她与江果果之间完全无关,但是……

    他就是觉得,她是江果果,只是没有证据。

    “如果不是,为什么不敢让我检查?”

    顾寒煜只相信自己,是不是她说了不算,他要亲自确认过才行。

    听到这话,江果果下意识后退一步,目光警惕的盯着眼前的男人,这个禽兽又要做什么?

    昨晚他就想强行脱她裤子,简直不要脸,难道他现在还想再来一次?

    “你算老几,凭什么检查我的身体,你强迫我脱衣服,那是犯罪!”

    顾寒煜完全没有把她的话放在眼里,他朝她又逼近一步,字音低沉透着压迫:“你知道我是谁,趁早说实话。”

    “你……”

    敢情他这是在威逼?

    江果果心一横,只想快点把门关上,不想再看到这男人一眼,但她动作还是晚了一步,关门的瞬间,顾寒煜的手已经挡住了门,力道很大,轻易就把门推开,大步走了进来。

    可恶,打不过又跑不了,江果果无计可施,只好放声呼救:“救命……”

    却是不等她将话说完,只听砰的一声,门被重重关上,男人一手圈住她的腰,一手捂住她的嘴,二话不说,直接付出行动,拖着她就往床的方向走——

    江果果开始挣扎,眼看来到床边,她急得跳脚,顾不得其他,狠狠一口咬住了男人的手!

    顾寒煜吃痛,“江果果,我说过你跑不掉的。”

    江果果无语至极,又来了,他怎么就一定觉得她是江果果?

    虽然她就是,但这男人也太过死咬着她不放了。

    “你有病吧?别碰我,恶心!”

    一想到他跟尹清怡缠绵的那一幕,她就觉得恶心,这辈子她都忘不掉!

    闻言,顾寒煜冷了眸,恶心?

    那时她背着他和别人苟且的照片,他看了又何尝不恶心?

    敢在他面前装死,一走就是五年,要不是被他撞见,她打算躲到什么时候?

    “别白费力气了,还是想想等下怎么解释吧。”

    江果果气得满脸通红,就在这激烈的时候,敲门声响起,打断了两人,紧接着门外传来韩谨的声音——

    “总裁,史密斯先生到了。”

    听到这话,顾寒煜的动作猛地一滞。

    他今天来这里不单单是找她的,还有一个原因……

    与史密斯先生谈一项重要的秘密合作。

    真是不巧,对方现在到了。

    不等顾寒煜回应,韩谨继续说:“史密斯先生说他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顾寒煜眉头紧蹙,几秒后松开了对江果果的钳制,他起身要走,但临走前不忘吩咐门口的三个保镖:“看好她,在我回来之前绝对不能让她逃走。”

    “是,总裁!”

    就这样,门再次被重重关上,而江果果瞪着门的方向,气得牙痒痒。

    我靠,竟然囚禁她!

    该死的混蛋!

    ……

    另一边,尹清怡也到了酒店门口。

    她穿着风衣,脚踩细高跟,画着浓妆的脸上满是算计。

    昨天她的确是很狼狈,但是好在夜里她又及时找人发了通告,对婚礼上的情况进行了一番说明,表明那个孩子是认错了人,自己绝没有破坏任何人的感情。

    而她和顾寒煜的婚礼,因为她身体不适的原因,暂时推后。

    只有这样,她才能暂时挽尊。

    但总归一天不成为顾寒煜的妻子,她一天都不安心。

    于是才有了今天的算计!

    她知道顾寒煜今天要来这里谈生意,按照她的计划,一个小时后,他就会喝下那杯她特意让人给他准备的酒!

    她来到提前开好的房间,等待着她安排好的服务员到时候把顾寒煜送来,然后……

    和她发生亲密关系。

    尹清怡摇晃着手中的红酒杯,看向空荡荡的大床,神情忽然变得有些落寞。

    曾经,她走到哪里不是被一群男人趋之若鹜?

    可这么些年来,他却从来没有碰过她,她都要怀疑他的取向了。

    若非是昨夜,她亲眼看到了他对别的女人……

    但那都不重要了!

    不管顾寒煜喜欢谁,她今天都要成为他的女人!

    同一时间,总统套房里——

    顾寒煜见到了史密斯先生,两人关于那个秘密合作的事谈了几分钟就成交了。

    毕竟这种事情,互利共赢,史密斯专程飞一趟来这里,已经表示了他的诚意。

    没一会儿服务员送来了酒,两人不疑有他,相互敬了对方一杯,都喝了下去。

    这时,顾寒煜的手机震动起来,他眉宇微蹙,瞥了眼是保镖打来的,他接了起来,语气染了几分不悦:“说。”筆蒾樓

    “顾总,楚可把自己关在浴室里,我们进不去,但我听到里面有声响传来。”

    闻言,顾寒煜脸色瞬间沉了几分……

    而后他对史密斯先生致歉要先行离开,离开了套房。

    他快步穿梭在走廊里,浑身散发出渗人的冷意,所到之处带起一阵冷风。

    那女人又想搞什么?想逃跑?

    没门!

    不知是走急了还是动了怒的原因,突然之间,顾寒煜感到有些口干舌燥,心情也更加烦躁。

    他扯了扯领带,却丝毫不能舒缓那种燥意。

    那燥热开始自体内扩散至全身,他察觉到不对劲后,加快了脚步去找江果果……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