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度岁月长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7章 关系

    等李儋到二楼,他在一处靠窗位置,一眼便看廖妍正跟一个男生坐一起。

    李儋突然伸手抓起身边展览柜圆桌上一个装饰摆件,他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是眼睛盯着前方靠窗位置上那一对互动亲昵的男女。

    廖妍也完全并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更没发现李儋的到来,正当她接过对面人递过来的投喂时。

    李儋拿着一个东西,朝着喂她东西的男生脑袋上狠狠一劈而下。

    有什么东西碎了,周围环境有安静了那么一两秒,在一两秒过去,整个二楼大厅便瞬间一片尖叫起。

    差不多半个小时,李廖两家都出动,而李延的车也从半路折回,朝着本市的保卫处医院奔驰而去。

    李家上下全都惊动,只接到消息,李儋把人给打了,是个男的,对方当场脑袋开花,不省人事,还是学生,李家谁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公安那边介入,她们才知道廖妍也在现场。

    在巡逻车跟救护车一道来了后,被李儋砸伤的人不知伤情,本该直接送最近的一个医院的,可中间出于某种安排,被紧急送进保卫处医院,李儋却被巡逻车当场带走。

    三个小时候后,两家才彻底了解事情始末。

    李儋在跟着廖妍吵完架后,撞到廖妍跟一个男生单独约会吃饭,他怀疑廖妍跟对方有问题,所以冲动之下把人给打了。

    李家这么大动静,是事出突然,而对于廖家来说,这事情就是另外的情况了。

    廖妍跟李儋吵架,还单独跟男生约会吃饭,被李儋打了,这种事情无论怎么听,都不是什么好事,更何况是两家的关系。

    如今她跟李儋两人差点闹出了人命,自然对于这件事情总得给出个交代。

    廖妍同李家说,她跟那被李儋打伤的男生只是同学,并不是李儋误会的那种关系,两人不过是普通朋友一起出来吃个饭。

    李家知道廖妍跟李儋两人最近在吵架,而且两人似乎还在闹分手,本以为只是年轻小情侣随便闹一闹便过去了,谁知道突然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好在当天晚上,被李儋砸的男生便醒了。

    廖家为搞清楚情况,给李家一个交代,押着廖妍去跟男生对峙,问对方跟廖妍到底是什么关系。

    男生醒来后看到廖妍被她的家人押着,整个人也早就吓傻了,他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可哪里还敢乱说,忙说跟廖妍只是同学关系,失口否认跟廖妍有别的瓜葛。

    廖妍也矢口否认,旁边还有其余同学作证。

    李延站在病房门口,听了几句,冷笑了一声,便转身离开了。

    好在人没多大的事情,而且两家也都认为是普通的情侣闹别扭,导致的,询问清楚,也就算了。

    李儋被带了回去,廖妍同样也是。

    两家便开始插手两人之间的事情,各自家里对着两人都是一顿臭骂,特别是李儋。

    这件事情不算大,但也不算小了,因为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李儋竟然犯下动手打人这种事情,平时家里宠他,他小打小闹,搞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也没谁去计较,而现在差点弄出人命,李家哪里肯轻易放过他,自然被关了禁闭。

    李老夫人打算请自动手审,问他跟廖妍之间到底得闹到什么程度去,可李儋一句话都不肯说,李老夫人急了,便让喊着李延去开导他,问问他情况。

    事情不大不小,倒是把李家闹了个遍。

    李延本就事情忙,前几天一直在处理公事,如今李儋再次闹出这样的事情,自然得承下来,他不怎么在家待,在李儋关禁闭的这一天晚上,李延只能进了李儋房间。

    李儋从那天被带回来,在自己房间没说过一句话,佣人从房间内走了出去,李延到里头后,看到他躺在床上。

    而李儋在他进来后,第一反应便是从床上坐了起来,立马看向李延,张口喊了句:“哥。”

    人清醒的,而且应该睡了一觉醒来,醒了一会儿了。

    李延立在他床边,看着他:“这是醒了?”筆蒾樓

    李儋抓着头发,低垂着脑袋,也知道自己样子过于颓废。

    李延见他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我看你人还不够清醒,再睡段时间好好清醒清醒你自己。”

    李儋一副霜打的茄子,也知道自己很没有用,闹成现在这样,可他张嘴却是一句无比倔强的一句:“哥,我不会跟廖妍分手的,我已经知道那人是谁了,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李延听到她这话,冷笑反问:“怎么,你还打算把人真杀了?”

    李儋握紧拳头说:“可我不会让他好过!”

    他亲眼看到廖妍跟他举止亲密,他几乎可以肯定两人的关系。

    对于他的反应,李延下定论:“看来那天你是抓到了些什么。”

    李儋意识到什么,立马抬头看向李延,他连忙否认:“哥!没有,那天饭店我没抓到什么。”

    他非常着急的否认,似乎怕他知道些什么。

    对于李儋的否认,李延似乎也没打算追问,只严声训了句:“没出息。”半晌又丢了句:“,好好清醒,休息吧。”便转身从他房间离开了。

    李儋坐在那只觉得吓出一身冷汗,还好刚才反应及时,按照他哥这么聪明的人,稍有点什么就能够察觉出来,倒时他跟廖妍就真的完了。

    李延出去后,老太太那边着急担心情况,打发佣人过来守着问,佣人看到李延出来了,忙过去,李延对佣人说:“同老太太说,让他先好好反省吧。”

    佣人听后连忙点头,他人便走了。

    十点的时候,酒店套房,李延将腿上人的内衣狠狠扯掉,勾扣直接崩开。

    两人相互抱着缠吻在一起。

    廖妍抱住他脖子应承着他的猛烈攻势,她姣好光滑的腰肢,被他完全掌控在手上。

    李延狠狠吻住她同时,突然将她头发放下拽,恶狠狠骂了句:“贱货。”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