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似玉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4章 你还打算交女朋友吗

    大厅里灯火通明,空旷又静谧,初霜坐在沙发左侧,呼吸有点轻。

    这个男人周身自带的淡漠与威严,无故让人不敢直视。

    想到刚刚盛瑶的一声小叔以及在门外时自己端着的主人家的礼数,心底有淡淡的尴尬升上来。

    明明人家才是这个家的人,她刚刚的‘主人姿态’实在……怪不得他会那么打量自己。

    端着茶出来的盛瑶把杯盏放在男人面前便坐到初霜身边。

    “初霜姐,这是我小叔。”

    初霜坐得很端正,闻言看过去,“小叔好。”

    “小叔,这是我朋友初霜,是个漫画家。”

    听着那声‘小叔好’,盛庭视线放在初霜身上,眸色略深。

    空气里又有几秒寂静,盛瑶捏着衣角,猜测着小叔不满她带朋友来家里的可能性,终于男人掀唇:“你好。”

    好在凝冻的气氛没持续多久盛先生和盛夫人就回来了。

    家里来了大人,盛瑶拉着初霜上了楼。

    躺在初霜的床上,她缓缓吐了口气,让初霜有点疑惑,“你很怕你小叔吗?”

    “怕,我从小最怕他了,平时犯点错爸妈和哥哥不会说我,但要是小叔在,我就一定会被教育。

    我读初中那会儿有点调皮,有次开家长会爸妈没空是小叔去的,那段时间正是我成绩下滑得最厉害的时候,在年级里掉了两百名。开完家长会小叔一言不发,当下开着车就带我去补习机构找了老师……听起来还不可怕是吧?”

    盛瑶闭眼继续,“结果那天他陪我在补习机构待到凌晨,我把全科8门的试卷都做完一套才可以休息,而且,他还不让我吃晚饭!我到现在都记得当时自己又怕又饿又崩溃,边哭边道歉做完的试卷。”

    初霜听着,联想到楼下那男人冷峻的脸,不由打了个寒噤。

    “还没完呢,做完试卷后大概凌晨四点的样子,他也陪着我饿到了那时候。当时是冬天,夜里特别冷,吃了东西后他便开车带着我在街道间穿梭。”

    盛瑶:“是天是我第一次见凌晨五点的帝都,很多生意人已经早起在张罗一天的买卖,环卫工大爷拖着扫帚开始打扫街道。我永远记得小叔那时说的话,他说我生在盛家,出生就能拥有别人穷极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就算不懂得感恩和感同身受,至少不要糟蹋光阴,他不想我成为一无是处的人。”

    “从那以后,我念书就不敢不上心了,我想,哪怕是成绩好也行,只要能证明我不是一无是处的人。其实他这种直击心灵式的教育对我青春期的影响还挺大的,我这人很有惰性,加上不用操心生计和前途,如果没有小叔的话,我可能后来随便考个普通的大学就去混日子了。”

    初霜听着,慢慢弯唇,“可你后来超厉害的,能考进帝都一级的大剧院工作,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同时又为文艺事业奉献力量,真的在熠熠发光,你小叔嘴上不说,心里肯定也为你骄傲。”

    盛瑶看着她,眼眶有点热,“呜——你怎么这么会夸人!你以后搬走了我可怎么活。”

    初霜觉得她有点可爱,没忍住揉了揉她头发,这个举动让盛瑶心理防线崩塌释放出隐藏属性,她趴进初霜怀里,“奇怪,我在其他人面前很高冷的,跟你在一起会不自觉撒娇,不愧是美人姐姐。”

    ——

    秋天到了,初霜准备给小狗狗添置几件可爱的小马甲,盛瑶也要买衣服,吃完午饭两人一起去了商场。

    买完东西出来时盛瑶却接到剧院的电话,中秋排的节目出了点问题,需要她过去一趟。

    坐在副驾的初霜带着狗狗下车,“既然剧院有事你快赶过去吧,我打车回。”

    盛瑶探出头来,“快下雨了可能不是很好打车,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剧院看看?”

    “正事要紧,你先解决工作,我以后再去。”

    路边停下一辆林肯,盛瑶勾唇,“都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哥!”她朝盛炀招手,“你送初霜姐一起回家吧,我得去剧院一趟。”

    盛炀车里下来一个女人,波浪长发,分别之前对盛炀明媚一笑,然后看过初霜她们这边来,也微笑着点点头才进了商场。

    盛炀看见初霜怀里的小狗,穿着小恐龙衣服还挺可爱,“逛好了吗?现在回去还是?”

    “逛好了,”初霜走过来,“盛先生还有别的事要忙吗?有事的话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我也没事,上来吧,一起回家。”

    初霜刚上车盛炀就接到个电话,似乎是他小叔让他帮忙拿什么东西。

    “你有事的话我去打车吧。”

    盛炀启动车子,“不用,顺道就去取了。”

    “对了,”他递过来一盒草莓小蛋糕,“这个听说是不加糖的,热量低,初小姐试试。”

    “谢谢。”

    初霜心里刚一暖,转眼就瞥见他手腕上的小皮筋。

    挖了两口蛋糕放进嘴里,是冰淇淋质感,口感香醇不腻味,要很懂甜品的女孩子才会买到这种蛋糕。

    想到刚刚那个女孩子,初霜思忖片刻还是发问:“刚刚那位是盛先生的女朋友吗?”

    “目前还不是。”

    目前。

    敏锐察觉到他用词上的微妙,初霜发问:“你还打算交女朋友吗?”

    盛炀不解,“还?”

    轻咳一声,初霜道:“你是想体验一下谈恋爱的感觉对吧?”

    这话让盛炀接不上,认真想了想他才开口:“逻辑错了,是想跟一个人在一起才去谈恋爱,不是为了体验恋爱而和别人在一起。”

    看着男人认真的神色,初霜似懂非懂。

    所以盛炀来真的?

    他不像她那样只是为了在婚前体验一下谈恋爱的感觉,他对那个姑娘是真心的。

    初霜平静地想到,她的未婚夫有白月光了。

    那婚后,那个女孩子又将处于什么境地?

    “你不觉得这样不太好吗?”

    盛炀抽空看她一眼,“什么不太好?”

    算了算了。

    “没什么。”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他跟那个姑娘能走到什么田地,他和她的婚事能不能成都另说。

    车子平稳行驶在路面,天空开始落雨,雨点打在车窗,初霜看着看着,终是没忍住闭眼开口:“盛先生是聪明人,应该分得清是非对错,终归要大家都体面才好。”

    她的婚姻可以没有爱,但不能有第三者。

    如果婚姻是人生必需品的话,对方人品是首位。

    刹车等红灯的间隙,盛炀不明所以侧眸看来,愣愣点头,“嗯。”

    蓝牙耳机里传来一些翻文件的窸窣声,盛炀才发现跟小叔的电话还没挂,“小叔?”

    “嗯。”

    “刚刚我以为挂了。”

    盛庭:“没事,路上开车小心。”

    挂了电话,盛炀心里微惑,小叔居然有闲心听他跟人聊天。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