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似玉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79章 嫂嫂

    进入六月,树干间开始有蝉了,清晨的阳光洒进树丛,斑驳绿影中一声声蝉鸣交替。

    初霜清早来外面跑个步都感觉到夏天来了,小时候夏天最爱抓蝉,一只蝉她可以玩一整天。

    那样的儿时夏天,只是记忆里翻出来回想都觉得温暖至极,小时候的快乐很鲜活。

    马上又是生机盎然的季节了。

    初霜回去时盛庭正戴着金丝框眼镜在沙发看书,小猫趴在身旁,他穿着浅灰色居家服,淡了几分职场上的威严板正。

    视线触到他淡朱色的薄唇,联想到昨晚某些事,初霜心口一跳迅速移开视线。

    刚想上楼换衣服,被男人叫住。

    “跑步回来了?”

    “嗯。”

    “冰箱里有香蕉,去拿。”

    初霜:“好,我现在不想吃,想吃再去拿。”

    “我现在想吃,你帮我拿一个过来吧。”

    男人说完目光又回到了书上,一副繁忙专注的样子。

    初霜顿了顿,“好。”

    她径直走向冰箱,一开门,被眼前猝不及防的画面震住。

    冰箱里压根没什么香蕉,反而塞满了各式漂亮花卉,各色花儿装点着,层层叠叠,美的不像话。

    初霜怔然片刻,缓缓转头,男人还坐在沙发,微勾着唇笑,目光很温和。

    初霜又回头看冰箱里的花儿,看了好半晌才回到沙发。

    “没有香蕉了。”她说。

    盛庭唇角微牵,“是吗?那应该是我记错了。冰箱里有什么?”

    “好多西红柿。”

    盛庭看了她一眼,轻笑。

    他继续看书,初霜挨着他靠过去,“在看什么呀?”

    男人轻吐出两个字,“看书。”

    初霜莞尔,挨他更近,头也凑过去,“分我看。”

    盛庭将她圈在双臂里,捧着书与她一起看。

    过了五分钟,怀里的人倏然凑上来亲了他一口。

    低头,看见她清澈的浅笑,眸子亮莹莹。

    “为什么突然送花?”

    “不突然,原本准备以这样的方式迎接你回家,没算到你会提前回来。”

    初霜目光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头往他胸膛靠,语气很低,“以后再也不要吵架了。”

    盛庭亲了亲她发顶,字音温柔,“我永远不会跟你吵架。”

    ——

    沈老爷子八十大寿,五湖四海前来祝寿的师友门生都快把沈家门槛踏破,沈家热闹了好一阵子。

    七月份还是另一个人的生日。

    七月十八那天,初霜和盛庭一早就买了鲜花美酒上了半山墓园。

    人生前过生日,死了就只有忌日,可每年的这一天初霜都放不下,要来看一看哥哥。

    清晨山间萦绕些雾气,空气潮湿冷沛,一路往上,墓园寂静得有些压抑。

    青石路面有点滑,初霜一步没走稳,盛庭连忙拉住她手肘,“小心。”

    初霜将将站稳,人却怔住了,目光看着某一处一动不动。

    盛庭顺着看上去,远处某座墓碑前站着个人。

    那人身影修长挺直,怀里抱着一束菊花,地面撑放一把黑伞。

    即使隔得远,熟悉的人一看背影也识得。

    那是朝妤。

    视线里她放了菊花缓缓蹲下,不知在跟墓主人说些什么,墓前还放有一个燃着蜡烛的蛋糕。

    初霜注视良久,眼眸润湿,“还有人记得哥哥。”

    “原来每一年腊月,父母哥哥墓前的花都是朝妤姐放的,”眼角的泪珠潸然滚下,她字音微哽,“她到底有多爱……”

    朝妤在墓前守了很久,欲转身离开时,视线里出现两个人。

    她顿了顿,看着初霜有些愣然。

    初霜瞥见她眼角还未干的泪泽,鼻尖一酸,每每一想到这么些年朝妤一个人孤单走过来,心里非常能感同身受。

    光是想想都难过的要窒息。

    她是哥哥的爱人呀,是原本会成为她嫂嫂的人。

    对视片刻,初霜先开了口。

    “嫂嫂。”

    朝妤目光先是一愣,继而由震惊转为悲戚,泪水几乎是断了线的往下掉。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