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似玉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81章 释怀

    来一趟桂云初霜都得去云离山拜佛祈福,清晨初日未露她和盛庭就早早出发了。

    林间鸟啼不断,一路沿着小径上山,清早山间雾气蒸腾,神清气爽,走起路来并不枯燥乏味。

    爬到半山时,山顶钟声磬磬回荡在山林间,增添了几分庄严肃穆之感。

    到道清寺烧香祈福完毕两人留下吃了斋饭,午后才动身下山。

    下山走的另一条路,行至中途,偶然遇见山谷间的飞瀑,飞流直下水花四溅,底下是一汪翠绿的潭水。

    从他们这个位置看去,小瀑隐在遮天林木中,磅礴水声不绝于耳,在夏日晴朗的午后,实在叫人心旷神怡。

    “最近雨水多,这条瀑布竟然都有水了,我们来的真是时候。”

    初霜想掏手机记录下眼前美景,一摸身上,愣住了。

    “怎么了?”盛庭问。

    “手机落在寺庙了,你等我一下,我回去拿。”

    盛庭拉住她,“我去拿,你坐着休息一会儿。”

    初霜:“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我一个人快去快回,你歇歇脚。”

    来回怎么也得十几二十分钟,初霜有些愧疚,“抱歉,我太丢三落四了,害你辛苦跑一趟。”

    盛庭捏了捏她脸颊,“这么点山路算什么,谁还没有个丢落东西的时候?”

    他拧开保温杯盖递给她,“正好这位置风景好,喝点水乖乖坐着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初霜仰头轻笑,“好。”

    盛庭走了,初霜坐在路边石头上欣赏了一会儿山间小瀑布。

    磅礴水声里似乎混杂着孩提的喊叫声,开始以为是幻听,过了会儿只听得那声音更明显。

    这个位置并不能看到瀑布下的全貌,初霜起身沿着石阶走下去。

    往下走了一段,她看清了,两个小孩子在潭水旁急的团团转,手足无措地盯着潭水中央,而那潭水里扑腾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

    初霜心里一紧,飞快沿着台阶往下跑。

    岸边两个孩子被吓得不轻,哭着喊着救命,其中一个小姑娘拿着不知哪里找来的一节木棍往水里伸,奈何距离落水男孩太远,根本无济于事。

    “别动!别往水边凑,站远一点!”

    怕她出事,初霜大声提醒。

    看见来人了,两个孩子哭的更厉害,手指着水里,“救……救救他……”

    从上面跑下来还没喘上一口气,只见水里的孩子扑腾的动作越来越小,初霜瞳子一缩,扑通跳进潭水。

    潭水清透刺骨,耳边水声隆隆,初霜的心跳像一只被暴力击打的鼓,浑身紧绷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游快点,再游快点。

    拉到小男孩衣领的时候她心跳都漏了一拍,顾不得许多,带着孩子就拼命往岸边游。

    人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觉得浑身有使不完的劲,一口气从上面跑下来再到把孩子救出,她终于敢松一口气。

    被救出来的小男孩昏迷不醒,初霜拖着他的身子打算给他排掉胸腔里的积水,身边一阵脚步声,一男一女神色匆匆而来。

    女人看见这一幕腿都快软了,连忙接过孩子给他排水。

    初霜坐在一旁喘息,另外两个孩子的哭啼还没停止,她目光虚虚落在孩子略显苍白的脸上,不知道自己唇部也没什么血色。

    胸腔的水排出,男孩呛了口水悠悠转醒。

    初霜终于吐出一口浊气,万幸。

    孩子父母这才反应过来跟她道谢,一对男女眼眶都红了,对着她千恩万谢十分感激,一边又是后悔自责没看好孩子。

    “没事,没什么的,孩子平安就好。”

    初霜云淡风轻地笑笑,起身离开。

    她走了,那对夫妻还在安抚孩子,初霜走了好远还能听到那位父亲又气又心疼教育孩子的声音。

    离开瀑布走到平坦的地方,阳光落下来,融融暖意包裹周身,初霜伸出手接触阳光,忽地,一滴晶莹落在手心。

    看着几秒,她捂眼大哭起来。

    十年前那么小的她看着最爱的哥哥溺亡,好多年来,她根本不敢想那天,一想到,会千万分恨自己当时的无能为力。

    如果那时她是个大人就好了,会游泳就好了。

    要是有人能去帮帮哥哥就好了……

    后来她努力学游泳,无数个午夜梦回,梦境将灵魂带回当时的大桥,她一次次成功把哥哥救了回来。

    一次,只要一次机会,她一定能带回哥哥!

    她在梦里演练了千百遍,不会失手的,就像刚刚救那个孩子一样……

    初霜泣不成声,“哥哥,这么多年过去,我终于原谅自己也原谅你了。”

    她曾经恨他为了寻死的人搭上性命丢下她,可真到自己遇上了,原来她也做不到袖手旁观。

    怎么旁观?

    那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哥哥那么好的人,再有一百次,他也会选择去救人。

    十年后的今天,在看见水里扑腾一脸惊慌的孩子,她想都没想就狂奔而下时,她终于理解了他的选择。

    看见那孩子平安醒来,父母感激涕零一家团圆的画面后,她终于释怀了。

    盛庭取了手机折返回来时只见初霜不知为何一身湿透哭的伤心,心下一紧,他连忙跑过去。

    “初霜,发生什么了?”

    初霜抬眸,从泪光里看见男人担忧的神色,她鼻头又一酸,紧紧抱住他。

    “盛庭,我终于释怀了,我不怪哥哥了。”

    “你那时跳海救人的举动我也真正理解了,你们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她的泪水沾湿他衣襟,盛庭见她突然的情绪爆发,无言将人抱住,手掌轻轻抚摸她背脊沉默地给她安慰。

    她哭了会儿平复好心情,盛庭拿出纸巾给她擦脸,瀑布下面的一家人也走了上来。

    那对父母看见初霜,又走过来说了不少感谢的话,还提到了酬谢,都被初霜婉拒了。

    下山回到车里,初霜才发觉一路上男人的话很少。

    系好安全带,她看了眼身边的人,盛庭没忙着开车,从车里拿出一支烟,临点燃想起什么似的手指一顿,火苗灭了。

    他扔了打火机,侧脸有些冷峻。

    “你刚刚去救人了?”

    初霜抿抿唇,“嗯。”

    车内有好一会儿沉寂,盛庭薄唇开合几度,话都咽了下去。

    再看一眼身边的人,他慢慢叹了口气,从后座给她拿了块厚毛巾。

    “下次不要冒这样的险了,”他眸光晦暗,神色微凝,“我终于知道上次你看见我是一种什么心情了。”

    “我没有办法指责你,但我真的很害怕,初霜。”

    初霜按了按他手臂,声音有点轻,“咱们扯平了。”

    男人目光凝着她好半晌,没忍住弹了弹她额头,“你之前是怎么教育我的,怎么到了自己身上反而还……”

    “对不起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事情都过了咱们不提了好吧?”初霜拉了拉他胳膊,弯了眼眸看着他。

    瞥见她有点带讨好的笑,盛庭想生气都生不起来,但还是有原则地说了一句。

    “以后,救人这种事得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听到没有?”

    “知道了,你也一样。”

    男人淡淡应了声,“嗯。”

    初霜戳了戳他,“回家吧,有点冷。”

    她还知道冷。

    盛庭终究硬不下心来,伸手捏了捏她鼻子,字音低哑,“下不为例。”

    初霜吻到他唇边,“下不为例。”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