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手后,病娇大佬总掐我桃花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6章 下次别再忤逆我

    姜瓷满脸愕然,乌黑的眼睛里蓄起了朦胧的水雾。

    她知道傅斯年是什么意思,这便是他对姜瓷忤逆他的惩罚,他就是要将她所有的自尊全部踩在脚底下。

    姜瓷企图用林微澜唤醒他的一丝理智。

    “可是你未婚妻还在外面,她随时都可能会进来,要是让她撞见,我们……”

    “既然你觉得为难,那就只好取你哥的一条腿了。”

    傅斯年说着便拿起手机给邢嘉树打去了电话。

    姜瓷急忙扑到傅斯年面前声音颤抖着祈求:“不要,求你了。”

    随后又在他双腿间跪下,手颤抖着去解他的皮带,一双眼睛蓄满了泪水,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斯年,你在哪?我们该回去了。”

    林微澜的声音在修复室外响起。

    只要她推开这扇门,便能看见他们此刻荒唐又羞耻的画面。

    姜瓷的视线看向门外林微澜的身影,心悬到了嗓子眼,紧张的额头直冒细汗。

    如果这种事被抓包,她应该会一辈子都抬不起头了吧。

    傅斯年见姜瓷分心,眉头微蹙,大手掌着她的后脑勺,用力地往下按。

    “别分心。”

    随后,林微澜拨通了傅斯年的电话,下一秒手机铃声响起。

    傅斯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没有丝毫要接通的意思,任由它响着,脸上更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慌张。

    林微澜将手机从耳边拿远几分,寻找声源,最后确定铃声是从修复室内响起,心中有些不好的感觉涌起来。

    “斯年,你在里面吗?”

    林微澜趴在门框上,透着纸质窗户往室内望去,没有任何回答,可是那铃声确确实实是从里面传来的。

    林微澜用力推门,咔嗒一声门缓缓打开,一缕光线照了进来。

    姜瓷的心已经悬到嗓子眼了。

    只要门再开打一点,林微澜便能将此刻风光旖旎的两人尽收眼底。

    “林小姐,傅总让我过来接您回老宅商量订婚的事。”

    “斯年呢?”

    林微澜说着,手搭在门框上,正要探头往屋内看。

    姜瓷吓得急忙将头藏在傅斯年怀里。

    邢特助耐心地解释着:“公司有事,傅总就先回去了,他让我先接您回老宅,他事情处理完就会立刻赶回去。”

    “哦。”

    林微澜还想再亲眼看看,屋内那个手机铃声究竟是不是傅斯年的,邢特助再次催促。

    “傅董事长已经在老宅等候多时了。”

    林微澜走后过了许久,直到姜瓷的瞳孔在一瞬间收缩到极致,呼吸越发急促,整张脸已经红透了,傅斯年这才心满意足地松开她。

    姜瓷累得瘫倒在地,模样狼狈,再看傅斯年,此刻已经穿戴整齐地站在操作台前,一副衣冠楚楚,温润如玉的模样。

    “你难道就不怕她发现吗?”

    姜瓷一双眼睛死死看着傅斯年,想从他那任何时候都能云淡风轻的脸上,看出些许慌张,可是她看到的除了无所谓再无其他任何情绪。

    “我傅斯年从未怕过,不过看样子你很怕?”

    傅斯年微微挑眉,看向姜瓷的眼神多了几分玩味。

    “下次别再忤逆我。”

    他丢下这句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扔给了姜瓷,大步离开了房间,像是一阵风,却只把她一个人吹得凌乱。

    是啊,他傅斯年又怎么会怕?

    就算被未婚妻发现,他也只是犯了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

    财阀集团继承人的一时兴起,这种花边新闻,有什么稀奇的。

    没人会责怪傅斯年,只会骂她是个破坏别人感情的第三者,用最恶毒的话让她社死。

    姜瓷将一地狼藉收拾干净,把秋海交给她的宋代柴窑修复好。

    此时天已经黑了,她赶紧去财务领了3个月的工资,就急忙赶去了医院。

    “你好,35床卓岚缴一下费。”

    姜瓷把就诊卡递给窗内的工作人员,他在机器上刷了一下,又递还给了姜瓷。

    “费用已经缴清了。”

    姜瓷一脸懵,昨天还有17万左右的费用未交,今天怎么就缴清了?

    “麻烦问一下是谁缴的?”

    “是病人的儿子缴的,5分钟前刚刚结清的医药费。”

    姜潮?

    他哪来的钱去缴医药费?难不成是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吗?

    这么想着,姜瓷感觉心里有些发毛,急忙往母亲的病房走去,不远处便看见姜潮浑身是伤的坐在椅子上,鼻子还流着血。

    姜瓷急忙跑过去。

    “哥,你怎么了?”

    少年看着姜瓷,微微一愣,心中有一种异样的情愫升起。

    “你就是姜潮的妹妹吧?你哥他跟人打……”

    “别跟她废话。”姜潮没好气地打断了少年的话。

    她又气又急又心疼:“哥,你又跟人打架了是不是?”

    姜瓷意识到自己态度不好,又深吸一口气,将心里的怒火压了压,语气稍微缓和了一些。

    “我先带你去处理一下伤口。”

    将姜瓷安置好后,姜瓷这才向一直默默跟在他们身后的男人致谢。

    “谢谢你送我哥来医院,你是他的朋友吗?”

    “算是吧,我叫江知野,既然你哥没什么事了,我就先走了。”

    少年嘴角微微上扬,像阳光洒了进来。

    姜瓷勉强地扯出一个笑容,微微点头,随后转身看向姜潮。

    “我刚去给妈缴费,收费员说妈的医药费已经缴清了,哥,你哪来那么多钱?”

    “这个不用你管,我说了医药费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就行。”

    “哥,你是不是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了?还有你这一身伤,是不是也是因为要给妈缴费才弄的?”

    姜瓷的话,一下子戳中了姜潮的逆鳞。

    他猛地站起身,怒视着姜瓷,一字一顿地说着:“姜瓷,你是嫌我这钱不干净?”

    姜瓷急忙解释。

    “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担心你走歪路。”

    姜瓷的话一出,姜潮便哈哈大笑了起来,像是听到了世间最可笑的话。

    “姜瓷,你竟然会担心我走歪路?你自己走的是什么正大光明的路吗?

    姜瓷,我告诉你,就算我真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这钱也比你向那个男人要来干净!”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