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撩!暗恋!总统阁下他温柔低哄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5章 傅瑾州VS沈慕白:你不配

    苏嫣恨恨道:“沈慕白简直就是人渣!沈家前些年落败,受人白眼的时候,是你陪他一步步站起来,是你带领着沈氏杀出一条血路!可如今他沈家风光了,胜利的果实他却想和宁萱一起分享!”

    宁蘅没说话。

    苏嫣顿了一会儿。

    又问:“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沈氏那边,你还去吗?”

    沈氏主打珠宝行业。

    宁蘅为了让自己配得上沈慕白,大学时兼修视觉传达设计,她似乎对所有事都天赋很强,年纪轻轻,就担任了沈氏的首席珠宝设计师。

    三年前。

    以一颗名叫“星月之瞳”的钻石,震惊国内珠宝设计圈。

    此后在沈氏发表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设计,带领沈氏走到如今。

    “我会去辞职。”因结婚,宁蘅请了几天假,如今时间也快到了。

    “辞职了就来跟我干吧。”苏嫣道:“往后我们姐妹一起发家致富。”

    苏嫣家里也开了一家珠宝公司,规模不如沈家,但也小有名气,几代人传承下来的。

    宁蘅含笑点头:“好。”

    另一边。

    亚斯兰宫——

    整整四个小时的会议开的人口干舌燥,结束之后,傅瑾州看了眼时间,拨了银河湾那边的电话。

    “……先生,夫人吃完午餐,就让司机老李送她去和朋友见面了,我这就让老李将夫人位置发送给您。”管弦如实回禀。

    傅瑾州收到位置后,出门,让元卿开车,前往。

    车上。

    元卿很是困惑:“阁下,夫人和朋友见面,我们不如就不要打扰了吧?”

    傅瑾州摩挲着腕间黑色的玉檀珠,冷冷斜睨他一眼。

    元卿顿时不敢吭声。

    到了那家咖啡厅楼下。

    后车座的男人似乎并没有下车的意思。

    元卿问:“阁下不上去看看吗?”

    “不必。”傅瑾州微微仰头,后背靠在椅背上,“就在这儿等。”

    咖啡馆内。

    宁蘅和苏嫣已经喝完了整杯的咖啡,又点了几个小菜,吃完后,下楼,却在楼下,撞见一个人。

    是沈慕白。

    别说她们看到了,元卿也看到了。

    “阁下,这……”

    男人那双深沉的眸子轻眯,眸底看不清情绪。

    他没发话,元卿也不敢有所动作。

    门前——

    苏嫣不善的看向沈慕白:“你来干什么?”

    沈慕白没看她,他挺拔的身姿拦在宁蘅面前,语调沉稳有力:“阿衡,我找了你很久,跟我回去。”

    沈慕白也是刚刚收到消息,她在这儿的。

    他来的匆匆,额头还在冒汗。

    宁蘅掀眸,淡淡的笑:“你是谁?凭什么管我?”

    沈慕白抿紧薄唇,垂在身侧的手攥了攥:“阿衡,虽然我不会娶你,但我向你保证,我会一生一世疼爱你,保护你。”

    宁蘅闻言,唇角更冷:“所以你是想让我当你的情妇么?”

    沈慕白动了动唇,最后沉默了。

    “啪”的一声!

    宁蘅伸手甩了他一巴掌。

    “我已经结婚了。”她不咸不淡的出声:“还望沈公子不要再来纠缠我,否则,别怪我告你骚扰。”

    说完。

    她错开他身侧,转身出门。

    也就是那一刹那。

    身后的沈慕白倏地看到了她颈侧的吻痕。

    他瞪大眼睛,眸底闪过一抹极致的愤怒和阴骛,他阴戾的伸手就要去桎梏她的手腕——

    却被苏嫣格挡在外!

    “你是听不懂人话吗?阿衡已经不要你了!甩了你了!别再恬不知耻赖上来!让人拍到可就丢了你沈家的颜面!”

    苏嫣丢下这话,和宁衡一块出门。

    沈慕白眼睁睁的看着宁衡离开。

    他看着宁蘅的背影。

    莫名之中,竟让他产生一种将会永远失去她的错觉。

    他看着她上了一辆车。

    车身很快扬长而去。

    不!

    不能让她走!

    沈慕白回神,立刻上了自己的车,追了上去。

    元卿看着这些变故,请示后方:“阁下……”

    傅瑾州:“跟上。”

    “是!”

    三辆车,前前后后的在宽敞的交通干道上疾行。

    沈慕白为了追上宁蘅,几乎将油门踩到底。

    三辆车行驶过闹市区,抵达一处荒无人烟的郊区时,傅瑾州忽然对元卿示意了一个眼神。

    元卿会意。

    “嘭!”

    林肯车重重的撞上沈慕白的那辆科迪亚克,发动机顿时熄火,两辆车同时停了下来。

    科迪亚克损伤不小。

    林肯却看起来毫发无伤!

    沈慕白沉着脸下车,下车后,便看到了也刚好从车上下来的傅瑾州。

    “是你?!”沈慕白顿时恨得眼睛赤红!

    “很抱歉,沈公子。”男人嘴上抱歉,面容却依旧慵懒潇洒,“你的损失,我赔偿。”

    沈慕白却厉声问:“宁蘅这几天一直都跟你在一起?”

    “不错。”傅瑾州弯唇,答。

    沈慕白想到刚才看到的吻痕,他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青筋跃起,一拳就要朝这边砸过来!

    元卿伸手扣住他!

    元卿是总统秘书长。

    受过长期专业训练,沈慕白自然不敌。

    沈慕白朝着这边狂啸:“你凭什么?!凭什么那样对她!你这个畜生!我杀了你!”

    “就凭我是她丈夫。”傅瑾州走到他面前,以一种睥睨的姿态,居高临下看着他,嗓音矜冷:“我当然可以。”

    “你胡说!这不可能!”沈慕白怒斥,“她不可能随随便便嫁你!”

    “你不信,也是事实。”

    傅瑾州扬唇,向来君子温润的面庞这一刻竟含着几分冷意,“如果你再敢对我的妻子心存妄念,别怪我下手无情。”

    男人说完,转过了身。

    沈慕白被元卿压制着,冲着他的背影怒吼:“你放开我!有本事和我正大光明的抢!你这样乘人之危算什么?!放开我!!!”

    男人上车的动作一顿。

    他侧眸,斜睨过来,那张高深莫测的面孔含着与生俱来的蔑视,嗤了声:

    “你、不、配。”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