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6章 无法改变

    “李牧得知肥城有失,一定会去救。”

    “只要他离开宜安,我们便在通往肥城的路上埋伏,李牧必败。”

    “传本帅的军令,军中主力明天中午集合,随本帅攻打肥城。”

    桓齮说话的声音,继续从主帐里传出来。

    王离竖起耳朵,听得清清楚楚,又被震惊到了。

    刚才和白仲交谈的时候,他觉得白仲说的没错,分析得合情合理,但也只是分析,将帅会不会这样做,谁也不知道。

    现在听到桓齮传下军令,还真的让白仲都分析对了。

    白仲还说过,攻打肥城不会成功。

    念及至此,王离看到其他将领陆续离开主帐,赶紧进去,拱手道:“参见将帅!”

    “王离侄儿找我有何事?”

    桓齮看到他进来便问道。

    王离说道:“方才我在外面,听到将帅你们的谈话,真的要转战肥城?”

    桓齮点头道:“宜安坚固,李牧拒不出战,只是固守,本帅没办法,唯有从肥城入手,只要拿下肥城,引李牧出城,再在半途埋伏,李牧不足为惧。”

    “将帅是否想过,如果李牧在我军主力离开后,偷袭我们主营,会怎么办?”

    王离把刚才白仲说过的话,挑重点复述了一遍。

    桓齮哈哈笑道:“果然是将门虎子,王离侄儿分析得很周全,你想告诉本帅的重要事情,就是这个?”

    王离本想说不是自己分析的,犹豫了一会,觉得事情还未发生,万一有什么错漏,有可能对白仲不好,等到战胜之后再为白仲请功,道:“没错,我认为先退回赤丽,保存实力,伺机而动。”

    桓齮说道:“你所想的,本帅也考虑到了,刚才我们商量的战略,你只听了后半部分。”

    “本帅打算明天晚上再带主力离开大营,同时虚张声势,营造出一种我们还未离开的错觉。”

    “李牧不敢出城,无法发现我们的主营已经空虚。”

    “等到快要把肥城拿下,再放出消息,引出李牧来救。”

    “赤丽已经失守,李牧不能看着肥城也被攻破,届时就算知道我军主力不在主营,也会马上来救肥城。”

    “其实拿下肥城之后,就算主营失守,被李牧攻占了,已经不再重要。”

    桓齮颇为自信道:“侄儿可知道,王贲将军最近在做什么?”

    “应该在上郡的军营内。”

    王离还不知道三路大军出战的事情。

    桓齮说道:“一个多月前,大王下令让王贲将军攻打狼孟,再东取番吾,让蒙武将军渡漳水,攻打邺城,一起逼近邯郸。”

    “竟还有此事!”

    王离讶然道。

    “只要拿下肥城,主营真的不再重要,本帅会和王贲将军联系,从番吾到赤丽、宜安等地,筑成防线,阻止李牧北境大军南下救邯郸。”

    “拦截李牧的同时,本帅又能打败李牧,消灭其部分兵力,削弱赵军的主力。”

    “赵国能打的只有李牧,如果李牧无法及时回邯郸支援,或者没有足够的兵力回援,赵国必被我大秦所灭。”

    古代交通不便,消息容易滞后,桓齮是不知道,韩魏已经出兵了。

    如果知道了,肯定不敢这样说。

    王离没想到大王要三线作战,暗想白仲也猜不到会这样。

    刚才他们聊的,只是桓齮单线攻取宜安的事情,像桓齮说的这样,好像并没有危机。

    只不过,王离又有点担忧地问:“如果拿不下肥城,而主营又被李牧攻破了呢?”

    没有主营,就没有粮草辎重。

    拿不下肥城的话,防线等于没有了,也是个死局。

    “不存在这种假设!”

    桓齮摇了摇头。

    刚才那些部将离开的时候,他已经让人去番吾,提前和王贲取得联系,请求配合了。

    只要防线组建起来,就能拖着北边的李牧,赵国无大将可用,邯郸必破,赵国必亡。

    秦军突然偷袭,肥城应该毫无防备,很容易攻破。

    “原来是我想太多了!”

    王离把其他的顾虑,暂时放下来。

    ——

    第二天中午。

    白仲刚带领士兵训练完毕,就得到桓齮集合的军令,今天晚上,跟随主力乘着月色,瞒过李牧离开大营,前去偷袭肥城。

    “怎么会这样!”

    白仲懵了,还是要攻打肥城。

    难道王离没有把那些话,都告诉桓齮?

    还是桓齮根本不相信?

    “百将,怎么了?”

    章邯奇怪地问。

    白仲说道:“你们先回去,我要找将帅。”

    他真的想改变这个结局。

    凭借自己的实力,要在死局中活下来、杀出去,白仲认为不难,也有信心做到,但不想看到数万秦军命丧于此。

    万一杀不出去,白仲还有可能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快领盒饭的穿越者。

    桓齮的主帐在哪里,其实很好找,最大的那个就是了。

    但是白仲刚靠近,就被拦下来。

    只是一个百将,想见桓齮真的不容易,但白仲的运气不错,刚表明身份,就遇到桓齮从校场上回来。

    “白百将,你找本帅有事?”

    桓齮问道。

    白仲先是拱手行礼,随后劝说道:“将帅,不能攻打肥城。”

    随后他把那番话,也说了一遍。

    桓齮一怔,回头看向后方跟随的王离,问:“王将军,昨天你跟本帅说的话,到底是你想出来的,还是白百将想出来的?”

    王离没想到白仲还会来找,尴尬道:“白百将。”

    “不错!”

    “身为百将,对军情知道的不多,也能分析出那么多来。”

    “白百将有大将之资。”

    “不过你知道的军情,还是太少了。”

    桓齮没有责怪王离的隐瞒,哈哈笑道:“王将军,把最近的事情,都和白百将说一说吧。”

    王离只能把白仲带走,把三线作战的事情,以及桓齮的安排,全部说了出来。

    “番吾!”

    白仲觉得这个地名很熟悉。

    这不就是番吾之战!

    肥之战后,赵军在番吾之战,再胜秦军。

    这是赵国最后一次胜利。

    如果番吾的秦军败了,桓齮的所有设想,都只是空想,不可能实现。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