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我杀敌就能变强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9章 埋伏

    单凭一种没有多少人在意的羊膻味,白仲就能知道李牧的骑兵追上来了。

    桓齮再一次想起,出发之前白仲说过的话。

    不仅把他的战略全部分析对了,连李牧接下来会怎么做,也能完整地分析出来。

    如果说上战场杀敌,桓齮认为白仲绝对是个无双勇将,但是对战局的分析,又表现出了惊人能力,可以说有勇有谋,军事才能并不差,还十分细心,能捕捉到战场上连他自己都无法捕捉的细节。

    “白百将观察入微,智勇双全,本帅佩服!”

    桓齮为帅那么多年,能让自己佩服的人不多,又道:“本帅也受教了。”

    他身边的部将,还有王离、李信等人见了,很是惊讶。

    作为一军主帅,桓齮竟对一个百将说受教了!

    “属下只是运气比较好!”

    白仲知道谦虚还是要有的。

    桓齮特意来找白仲,还想再看看白仲的见解如何,于是问:“白百将认为,接下来该怎么办?本帅想赶在李牧之前,尽快拿下肥城,作为我军据点,再按照原计划组成防线,拦截李牧。”

    将帅居然和一个百将讨论战略?

    这句话又让在场的众人感到惊讶,目光纷纷落在白仲身上,想到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的目光马上变得有点期待。

    “属下担心,番吾有失。”

    白仲抬起头,往西南方向指了过去,道:“我们应该回赤丽,不能去肥城。”

    这是他一直坚持的想法,只想保存这数万士兵。

    肥之战最好不要打起来。

    往西南边走,还有一处树林可以阻隔赵军骑兵的追杀,他们北上去宜安的时候,就在那树林旁经过。

    桓齮沉默了,没有马上回应。

    他在想,回去赤丽算是战败,不仅拿不下宜安,还损失了那么多士兵,连主营的粮草辎重都没有了,按军法就是有罪,会削爵削职,失去了手中的权力,还会导致大王的不爽。

    反正主营已经没有了,他认为加快速度先拿下肥城,再用肥城挡住李牧的兵马,还有逆转的机会。

    “白百将为何会说,番吾可能有失?”

    桓齮问道。

    “这个我……给不出原因,就一种感觉。”

    白仲总不能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知道以后的历史走向。

    桓齮抬起头,沉吟了一会,最后选择坚持自己的想法,道:“继续去肥城,加快速度!”

    作为王翦的儿子,王贲的统帅能力当然不差,番吾有他在肯定没问题。

    另外,蒙武渡过漳水,正在攻打邺城。

    赵国无论如何也无法同时应对三路秦军。

    秦军突然来袭,肥城肯定毫无防备,他相信只要拖着李牧,一战即可破城。

    桓齮坚信番吾不会出事,还是想去肥城赌一把,也不想带罪回去赤丽受罚,最后丢掉自己的爵位官职,只要把李牧拦截在北方,三路大军攻破邯郸,灭了赵国,这一仗的失败,可以用功抵消,甚至还能立功。

    赵国能打的,只有李牧一人。

    李牧回不去,赵王迁支撑不了多久。

    白仲有勇有谋,分析得很厉害,但想法太保守了,也许是刚入伍,对大秦军中的情况不怎么了解,知道的军情不多,才认为番吾会失利。

    桓齮想不出王贲会在番吾失利的理由。

    大军在军令的催促之下,开始加快速度赶路。

    比起刚才的还要快,更显得桓齮的迫切想法,却忽略了目前秦军士气骤降的问题。

    白仲知道劝说又不成功,只有跟着大军继续前进。

    “白百将,我相信王贲将军不会失利。”

    王离对自己父亲,还是信心十足。

    “也许吧!”

    白仲点了点头,看着王离前去领队,再一次对身边的部下叮嘱道:“等会打起来,一定要跟在王将军身边。”

    他们郑重地点了点头。

    然而,他们走了不多久,后方又传来马蹄之声。

    “李牧又来了!”

    军中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

    依旧是赵军的骑兵最先追上,冲杀向秦军的后军。

    后军顿时被冲乱。

    桓齮往后去指挥战斗,快速作出调整,再次用断后的人,把李牧的骑兵拦下来。

    接下来他们前进的速度,比刚才的更快。

    到了这个时候,桓齮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和李牧的骑兵比拼速度,毕竟在黑夜中,哪怕有火把照明,骑兵奔跑的速度也不会太快。

    一边催促着赶路,桓齮又一边让人准备绊马索等陷阱。

    希望通过各种方法,尽可能地拖延骑兵追杀的速度。

    “百将,我们这样走下去,哪怕到了肥城,也没力气攻城。”

    侯文山气喘吁吁地说道。

    章邯说道:“百将说过,会有恶战,果然没错。”

    白仲往后方看了一眼,骑兵暂时又追不上来,才说道:“你们尽可能活下来。”

    大军又走了好久,终于天亮。

    远远看去,一座城楼出现在眼前。

    那就是桓齮渴望的肥城。

    “快去!”

    “准备攻城。”

    桓齮觉得胜利在望,肥城的守将,一定想不到秦军会放弃宜安,突然前来攻打。

    然而在他们正要来到肥城城下的时候,道路两边的树林中,毫无征兆地疾射出一排箭矢。

    利箭如飞蝗般掠过,落入秦军之中,惨叫的声音持续响起。

    箭雨过后,两旁的树林,以及前方的肥城方向,走出一批数万人的赵军。

    埋伏!

    这里竟然还有埋伏!

    肥城附近怎么可能还有埋伏,就好像赵军早就知道了,秦军会来攻打肥城的一样。

    桓齮顿时大惊,正要下令冲出去,但是后方传来一阵马蹄声。

    李牧带着骑兵追了上来,那数万步兵,也跟在骑兵身后。

    赵军快速地把秦军包围起来。

    “桓将军,我在这里,等了你好久。”

    肥城的方向,一个中年男人策马上前,笑着看向桓齮那边。

    “司马尚,你怎么可能在这里!”

    桓齮不可置信地问。

    在这瞬间,他又后悔了,要是听了白仲的建议,说不定已经把李牧甩开,快回到赤丽了。

    “李牧将军让我在这里等你,他说你一定会攻打肥城。”

    司马尚说着,拔剑出鞘,高声道:“杀!”

    这个人就是司马尚!

    “司马尚怎会在这里?”

    白仲和桓齮一样大惊。

    他所知道的肥之战,司马尚并没有参战。

    现在司马尚就在眼前,还是李牧的安排,仿佛宣告着秦军的战败,没有任何挽回的可能。

    还真的是个死局!

    “杀!”

    李牧看到前方司马尚已经动手,眼眸中杀意一冷。

    差不多十万赵军,往数万疲惫不堪的秦军杀了过去,骑兵首先出击……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