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我最强皇孙,请老朱退位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8章 想办法,让老朱活得更久

    朝堂上怎么动乱,朱炫并不清楚。

    这件事持续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一个多月后,把吕家犯事的人捉得差不多,就收场了,流言也止住。

    吕氏吭都不敢吭一声,东宫现在很安静,不过朱元璋没有对吕氏做什么。

    朱炫住进乾清宫,还有侯显等人,贴身伺候,过得很舒服。

    朱元璋每天处理完了政务,都会来看一看自己的小乖孙,有时候还会把他抱到谨身殿,一边哄孩子,一边处理政务。

    有朱炫在身边,什么烦恼疲劳,烟消云散。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两年过去了。

    朱炫已经两岁多。

    一岁的时候,他就学会走路,一岁半左右,可以说话,作为一个成年人的灵魂,支配小孩子的身体,无论学什么都很快。

    这两年里面,朝中的人都知道,现在的皇宫里,住着一个备受宠爱的小孩子,无论做什么,都有朱元璋宠着。

    他们虽然好奇,但谁也不敢过问。

    朱炫感到奇怪的是,这两年里面,朱元璋没有立朱允炆为皇太孙。

    朱允炆没有上位,那么蓝玉还不用死,依旧的嚣张跋扈,不过也被朱元璋打压过,知道收敛一些,但本性还是难改。

    “可能是我的到来,无形中改变了历史。”

    朱炫心里在想。

    但是这些对他而言,并不重要,他的到来,本就会改变一切。

    这天早上,朱炫又来到谨身殿。

    朱元璋在批阅奏章,处理政务。

    朱炫就坐在旁边,拿起毛笔,认真地写字,字虽然写得不是很好看,但是能完整地写出来。

    一个月之前,朱元璋尝试教朱炫识字、写字。

    无论是什么字,不管有多难,朱炫看过一遍,基本都能记得,练习过一遍,还能完整地写出来,这么强的学习能力,让朱元璋他们惊为天人,直呼神童。

    “好!”

    朱元璋坐在一旁,看到朱炫写完了一页纸的百家姓,忍不住称赞。

    别人家的孩子,两岁的时候,连走路也不一定能学会,还是哭哭闹闹,但乖孙一岁就会了,现在两岁,已经可以写字、认字,放在整个大明,应该也找不出第二个。

    朱元璋心里自豪,标儿后继有人了。

    “皇爷爷,孙儿真的写得好?”

    朱炫一双大眼睛,亮闪闪地看向朱元璋,很期待地问。

    “允炫写得很好,是真的好!”

    朱元璋宠溺地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这两年里面,朱元璋已经给他起了名字,就叫做朱允炫,格式和朱允炆他们的一样。

    这个名字,比朱炫原本的,多了一个字,欣然地接受了。

    “是皇爷爷教得好。”

    朱炫抬了抬头道。

    朱元璋笑道:“你这孩子,会说话!”

    和孩子玩了一会,他就回到自己的桌子旁,看到堆积在桌面的奏章,又要处理政务。

    朱炫又道:“皇爷爷,孙儿想去大本堂!”

    大本堂,是朱元璋在洪武元年,建的一个藏书所,他请了名儒回来,这里教授太子、亲王等读书识字。

    朱炫看到老朱的年纪,一年比一年老,也有一些特别的心思。

    接下来的大明江山,不知道会交给谁,朱允炆其实还有机会,但朱允炆这个废物,不是个好的继承者,这条大腿抱不得,他也没打算改变朱允炆的命运。

    现在已经是洪武二十七年了,老朱没多少时间,到了洪武三十一年的时候,他还没满十岁,还是需要挑大腿来抱,目前最粗的大腿,依然是老朱。

    其次的话,就算是去抱朱棣的大腿,也比朱允炆好一百倍。

    现在的朱棣,就藩北平,没有见面的机会,于是他心里在想,让老朱多活几年,甚至十几年。

    毕竟皇爷爷对自己很好,很宠爱,言传身教,无微不至,朱炫一开始刻意讨好朱元璋,只是为了活下去,现在两年过去了,感情肯定深厚,有一种真正的爷孙感觉。

    他是真心想为朱元璋续命。

    首先得把朱元璋,从无穷无尽的奏章之中,解放出来,不再熬夜加班。

    六十多岁的老人,应该安享晚年,但朱元璋还是每天加班处理政务,特别是太子去了之后,所有的政务,又是他一手包揽,这样高强度的工作,哪能活得长久?

    以前的朱标,为朱元璋分担大部分工作,即使感染风寒,还在办公,所以病了几个月都好不起来,最后去了。

    其次,他还要帮朱元璋养生。

    年纪大了,想活得更长久一些,就只有养了。

    朱炫自认为,自己是捡来的,能得到朱元璋的宠溺,已经是破天荒,皇位做梦也轮不到自己,那么下一步就是把朱允熥拯救起来,取代朱允炆的位置,准备一条备用的大腿,让朱棣也没有机会。

    他的心里,便是如此计划……

    “哦!”

    朱元璋想亲自教导自己的乖孙,不想放到大本堂里,闻言好奇地问:“乖孙为何这样说?”

    朱炫眼神纯净,很单纯道:“孙儿看到皇爷爷每天要做那么多事情,还要分心教孙儿,不想让皇爷爷那么累。”

    朱元璋拿起奏章的手,停顿了片刻,随后把奏章丢到一边,把朱炫抱起来,心里泛起了酸楚。

    想当初,标儿也不想咱那么累。

    “皇爷爷,是孙儿说错什么了吗?”

    朱炫还故作不懂,抬起头,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又满是真诚,看不出虚假。

    朱元璋摇头道:“乖孙没说错,说的也很对,但是皇爷爷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皇爷爷请说!”

    “咱是天下人的皇帝,要对天下人负责,无论什么事情,咱都要亲自处理,才算对得起天下人,允炫要记住这一点。”

    朱元璋郑重道。

    朱炫心里就纳闷,老朱这是要教我当皇帝?

    就连云奇听了,也认为陛下有这个意思,看来小皇孙,很有可能会接过陛下的位置。

    “孙儿知道,皇爷爷是天下间,最厉害的人。”

    朱炫听了先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但是眼神依旧的纯净,甚至还很崇拜道:“皇爷爷可以管很多很多人,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让他们,帮皇爷爷分担?”

    “哈哈……”

    朱元璋看到小乖孙这个年纪,还能提出这样的问题,甚是欣慰,解释道:“以前咱也是有很多人,帮咱干活,后来咱不信任他们,让这些人做其他事情,不用他们帮。”

    他说的,就是废了丞相制度。

    胡惟庸之后,朝中再无丞相,所有事情,都是老朱亲力亲为。

    想要让皇爷爷放下那么繁忙的工作,内阁是必须要提前出现,朱炫不能直接提出来,这样很惊世骇俗。

    毕竟一个小孩子,哪懂得这么多。

    朱炫只能通过这样的谈话,逐渐把内阁引出来,好奇地问:“为什么不让别人帮?”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