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门好细腰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4章 云川世子

    要瞒过敖七悄悄出府,很不容易。

    但巧的是,敖七入夜就和叶闯吃酒去了,剩下两个侍卫见冯蕴闭门入睡,自行退守到长门院外。

    冯蕴轻松从后角门离开。

    花月涧在北雍军进城前就已关门打烊,整条街上悄无声息,空无一人,从门前行走太过招摇,冯蕴选择了带着大满和小满从临河的后门而入。

    门半掩着,一敲就开了。

    往里是一个清幽的小院,荷塘翠竹,很得雅趣。

    这里是安渡郡最大的欢场,但背后的东家是谁,普通人不得而知……

    冯蕴也是在前世萧呈登基做了齐国皇帝后,领兵北上和北雍军大战三月再和谈休战的时候才知道,促成和谈事宜的人,正是这位中立国云川王的世子淳于焰。

    而淳于焰当初就在花月涧。

    云川国与晋、齐、西贺三国接壤,对晋、齐两国都依附示好,只称王,不称帝。

    淳于焰是云川王室的嫡长子,常年游走于大晋大齐和西贺乃至闽越等小国,与各方交好,可谓占尽了好处。

    仆女将冯蕴带上二楼雅榭,弯腰揖礼。

    “世子,冯氏女郎到了。”

    “许她一人入内。”那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漫不经心,清朗如泉,余音徐徐。

    好听,也凉薄。

    “女郎,请!”

    仆女撩动帘帷,一股淡香几乎瞬间摄走冯蕴的呼吸。

    屋里青烟袅袅,鹅梨帐中香的味道,很是浓郁。

    淳于焰慵懒地躺在软榻上,隔着一层垂坠的帐幔,冯蕴只看到一个隐约的影子在里间,广袖宽袍,窄腰半系,瞧不分明……

    还是那个淳于焰啊,从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冯蕴微微欠身,“冯氏女见过淳于世子。”

    帐幔里传出一声冷笑。

    “冯氏阿蕴,不愧许州八郡第一美。”

    分明是褒赞的话,可落入耳朵却好似钢针,字字扎人。

    冯蕴前世与淳于焰有些不太愉悦的交集,知道这人癫狂,扭曲,于是眼观鼻、鼻观心,礼数周到但疏离。

    “想必世子已知冯氏女来意,我愿以农事要术换世子粟米十万石,宿麦十万石……”

    “农事要术?”一声嘲弄,好似在说冯蕴自不量力。

    帘子无风而动,一个仆从捧檀木托盘半跪在前,轻唤一声世子。帐幔里便探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握住青瓷盏……

    细微的动作优雅至极,冯蕴很难忽略。

    若非前世吃够了这人的苦,她只怕也会被勾得心乱如麻。

    “世子不用小瞧我手上的农事要术,它可为云川带来成倍的收获,并一改耕作的劣势。从长远计,世子稳赚不亏。”

    淳于焰笑了。

    “单靠你一张巧嘴便要我二十万石。冯氏女,你这心胸……真是一般大。”

    冯蕴深呼吸,只当听不出他话里的讥诮和羞臊。

    青瓷盏轻响一声,淳于焰再度发问:“何人指派你来的?裴妄之,还是萧子偁?”

    冯蕴道:“世子明鉴,小女子守着偌大的府邸,几十口人几十张嘴,无粮可用,难以生存……当然,也想以此向裴将军邀功,换得安宁。”

    乱世女子,无非为活下去。显然淳于焰清楚她的处境,听了这话似是信了,又问:“云川有二十万石米粮藏于安渡郡,你如何得知?”

    这件事,冯蕴上辈子只在事后听了一嘴,并不确定是不是有这二十万石粮存在,更不知淳于焰把粮藏于何处……

    这也是她为何试探的原因。

    冯蕴低头,淡淡开口,“不瞒世子,是有仙人托梦相告……”

    “装神弄鬼。”一声冷笑染上寒意。

    “桑焦、殷幼。拖下去,杀了。”

    冯蕴身上凉了一半。

    若说怪僻,淳于焰敢称第一,无人称第二。

    他是真的说杀人就杀人,从不手软。

    “不要!”冯蕴故作害怕地退后两步,咬着下唇迟疑片刻,摇头喃喃,“阿及,还记得鸡鸣寺的并蒂双生莲吗?”

    仿佛一瞬,又似过了很久,才听得帐里的淳于世子清冷的声音。

    “你是何人?”

    冯蕴答:“莲姬。”

    一股寒气无声无息蔓延开来,像毒蛇的信子,凝结在冯蕴的脸上,但帐中人久久没有发出半点声音,让人怀疑屋子里究竟有没有人。

    淳于焰和莲姬的事情,是冯蕴前世得知的。

    有一次淳于焰酒后失态,误把她错认成莲姬,追至摇影台,强行脱她的衣服,要查看腰上的胎记,差一点被裴獗斩于辟雍剑下,但他仍然不肯罢手,甚至因此食髓知味,玩出兴致来了,仗着母家与裴獗的表亲关系,跟裴獗斗智斗勇,心血来潮就来纠缠她……

    她猜,自己和莲姬有相似的地方,才会让淳于焰错认,于是为了二十万石粮草和她的未来,豪赌一场。

    就算淳于焰不肯相信她,也不会轻易放过寻找莲姬的机会……

    果然,淳于焰笑了,狷狂狠恣。

    “脱下衣衫,我看看。”

    这话可以说孟浪轻浮,咄咄逼人。

    两侧仆从低下头,不敢多看。

    冯蕴微蹙了下眉尖,纤细的指节伸向迷楼灰的宽衣,身姿站得挺拔傲人,束腰帛带缓慢散开,垂落在地。

    只剩一件雪白的中衣。

    淳于焰轻笑,“雪梅不错。”

    冯蕴几不可察地吸了口气,脸色凝住。

    没有女郎不爱俏,在她的中衣领口有几朵交缠的缠枝梅花,含苞吐蕊很是清雅。

    这原是体己的小私物,叫男子看去总归是不雅。

    但她没声,只当听不见淳于焰的笑。

    “为何停下?继续!”

    淳于焰似乎心情大好,从软榻慢慢起身。

    “要我亲手帮你脱?”

    冯蕴心跳微乱。

    隔着帐幔,她看到了月白色袍服下的一双赤脚,踩在干净的蒲席上,皮肤白得耀眼,很年轻细腻的足弓,连脚趾都精致得不像话,每往前一步,便有一种要夺走人呼吸的错觉。

    那瞬间,她竟有些害怕淳于焰掀开帐幔。

    两世为人,冯蕴从没看清过淳于焰究竟长什么样子,记忆里是他那千变万化的面具,以及那双冰霜似的美眸里不变的讥诮。

    “出去!”他命令垂立在旁的仆从。

    “喏。”侍从退步出去,将雅榭木门轻轻合上。

    雅榭里只有他二人,中间是帷幄轻帘。

    “本世子没有耐心。不要逼我亲自动手。”

    淳于焰确实是一个不怎么有耐心的人。冯蕴早就准备好了有这么一出,又有何惧?前世该看的不该看的都看过了,还怕露个腰么?

    她勾了勾唇,身子背转过去,后背对着他,指尖推着衣摆一点点地向上,慢慢将雪白的腰身面向帐幔,展露在他的眼前……

    烛火清晰的映出她的姿态,曳摆流云弱骨肌,一片浅粉色的伤疤落在软腰上。新鲜的、狰狞的血色,裸露眼前,

    帐幔无风而动,两簇明亮的火苗好像在帐中人的眼底燃烧。

    冯蕴看不见背后的人,却能感觉到有一双眼睛死死盯住她的伤。伤口是她故意弄出来的,还有林娥那天抓扯的痕迹。

    为了逼真,她对自己下了狠手。

    伤口有点痛,有点痒,尤其在淳于焰阴鸷的目光下,身上汗毛倒竖,愣是被看出一层鸡皮。

    “这纤腰如此不堪一握,何人舍得伤它?”淳于焰的声音带点嘲弄。

    “城破那日在乱军中被伤的。”冯蕴对答如流。

    “卿卿,你不是莲姬。”一声笑,清越的嗓音里有微不可察的沙哑,就好似男子动了情。

    冯蕴回头面对他,“世子何必自欺欺人?阿莲落入敌营,成了别人的姬妾,世子便不敢相认吗?”

    “为何早不来寻我?”

    “家母过世,我常被后母欺凌,又与兰陵萧三有婚约在先,心知此生与世子无缘……”

    她每多说一句,喉头哽意便多一分。

    呵!淳于焰的笑声,凉得人心底发寒,声音却蛊惑动人,“既如此,卿卿何须二十万石米粮?只要随我离开安渡郡,去往云川,从此再无人敢为难。你我长相厮守,岂不更妙?”

    冯蕴摇摇头。

    淳于焰:“卿不肯?”

    冯蕴拢住衣裳,眼睛沉了沉,“北雍军大营里,莲姬已许身大将军,不洁之身愧对世子……”

    淳于焰冷笑,“贞节是什么鬼东西?我淳于化及岂会在乎?”

    这人的自信让冯蕴很想打击他一下,“安渡万宁皆在裴将军掌控,世子如何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带走他的姬妾?”

    淳于焰哼笑一声,“不试怎么知道?”

    冯蕴道:“云川自立国以来对大晋称臣,执臣子之礼,若世子如此行事,只怕回到云川,也不好向云川王交代吧?”

    这一次,淳于焰沉默了许久。

    那灼热的视线在透过帐幔打量她,似杀气,又似缠绵,更像是在透过她的身子,看别的什么人。

    “莲姬,你便这样待你的阿郎?”

    啧!冯蕴都快替淳于焰难过起来。

    这些渣男,当真各有各的心头好。裴獗有他的临朝太后李桑若,萧子偁有他的白月光冯莹,淳于焰有他朱砂痣的莲姬,他们无一例外身居高位冷漠无情,又无一例外将情感给了心中的女子。

    冯蕴想想有些好笑,问他。

    “那世子同意吗?”

    “呵。”淳于焰的笑声突然明快起来,那笑意如簌簌飞花在月下洒落,浑然不再有半分凶戾。

    “云川富饶稳定,百姓安居,数十年间概无战事,我奉王命出籴,也只为不时之需。既然裴妄之要,爱姬又以农事要术交换,我可以给,但有条件……”

    冯蕴道:“世子请说。”

    淳于焰懒洋洋地捉起酒盏,“乱世之中,钱币无用,金银财宝更是俗物。我要的是……卿卿。不知裴妄之肯不肯割爱?”

    若不是淳于焰这厮喜怒无常,太难琢磨,其实跟他合作也是不错的选择。只不过要对付萧子偁,云川国缺少大晋的优势。

    烛火摇曳间,冯蕴如玉般雪白的脸上,浮出一丝笑意。

    “好呀。只要将军肯割爱,我无可不从。”

    淳于焰正寻思她为何答应得这样快,外间便传来兵刃相交之声,一个仆从跌跌撞撞跑进来,浑身是血。

    “世子,北雍军二话不说便闯进来要人……”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