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婚发糖:彪悍俏军嫂的八零年代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9章 早断早清净

    沈伊伊就将打算说了一遍:“秦烈他现在资历不够,没办法带家属去从军,我这么闲在家里也不是个事儿,所以想着有空,就去做点生意打发时间,也省得闲在家里胡思乱想。”

    说完又担心看着秦母,“妈你会不会觉得我做生意丢人?”

    这时候个体户才出现不久,所以十分不受待见,说白了就是个受鄙视。

    不过沈伊伊是打算干的,不干哪来的钱?

    秦母:“倒也没什么丢人的,都是靠本事吃饭,不偷不抢的,就是……就是怕你做不来啊,你脸皮薄。”

    沈伊伊顿时就放心了,笑着道:“我连老沈家那一窝子极品都不怕,还能怕丢脸?”很认真地看着秦母:“妈,多谢你!”

    秦母笑了:“那你打算做什么?”

    “我是计划卖茶叶蛋。”

    “茶叶蛋?”秦母很意外,“会做吗?”

    “那当然,我今天就做给妈你尝尝看,要是不能让妈觉得好吃,那我就不做这个买卖。”沈伊伊笑道。

    她就是鸡蛋批发还没联系上,至于这做茶叶蛋所需要的八角,茶叶,干辣椒还有桂皮与盐都准备好了。

    不过家里也是有鸡蛋的,有两斤,今天一早沈伊伊去菜市场买菜买回来的,就用家里这个鸡蛋了。

    等说服秦母这个婆婆,让她叛变帮自己说话,那秦父这个公公肯定不成问题。

    开始准备,搅和心情的人来了。

    外边一道柔柔弱弱的声音传进来:

    “请问,这是老秦家吗?”

    秦母还不知道是谁,但沈伊伊对这声音可再熟悉不过了。

    为沈家奉献了大半辈子的长女沈晚晚来了。

    沈伊伊连门都没有让她进,直接喊她上外边说话。

    也特别痛快利落,“行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忙得很!”

    沈晚晚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我听说你回娘家要钱,把咱们娘家闹得鸡飞狗跳鸡犬不宁?”

    “哟,没读过书还挺有文化的啊,一口气说了两个成语。”沈伊伊就知道是来说这个的,嗤了声。

    沈晚晚用谴责的目光看着她,“你可知道你这样做代表了什么?你是疯了吗?赶紧的,现在跟大姐一起回去跟妈磕个头认个错,跟妈保证你以后再也不敢这样了!”

    说着就要拉沈伊伊的手,被沈伊伊甩开了。

    “别碰我!沈晚晚,你自己想燃烧自己奉献自己是你的事,跟我可没关系,我做不来这事,也做不了!”

    沈晚晚不可思议看着她,“你是我妹妹沈伊伊吗?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我变成这样都是被他们给逼的!”沈伊伊冷笑道:“不过也多亏了被沈大刚跟朱美云打了一顿,不然我还真不能及时醒悟过来,还看不清楚娘家的真面目!反正我也是被老沈家五百块钱给卖掉的,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以后桥归桥路归路,大家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沈晚晚赶紧道:“你这说的什么胡话啊?哪有出嫁姑娘家不要娘家的,你这等于就是不要自己的根啊,人没什么都不能没根,根没了,那就是无根的浮萍,经不起一点风吹雨打的!”

    “你可打住吧。”沈伊伊上下打量着她:“别来跟我说什么娘家是根的,我自己的小家才是我真正要扎根的地方,娘家是我的根?真是笑话!”

    沈晚晚:“你就别犯傻了,没有娘家的女儿,夫家还不是随便拿捏吗?让你干啥就得干啥,想打你就打你,想骂你就骂你,想不让你吃饭,你就不能上桌,没了娘家,连个给你出气的人都没有!”

    沈伊伊上下打量了她一下:“你可算了吧,你跟沈早早被自己男人一天想三顿打,一个不顺心就打,一个不如意就扇,我这么多年来也没见过沈大刚兄弟三个给你们出气过吧?哦,对了,你妈那朵老白莲会苦口婆心地拉着你的手,说:‘这都是命,咱们女儿家就是蒲公英,落到哪里就是哪里,不过你放心,娘家永远是你的家。你手里有钱就拿回来,妈帮你存着!’”

    沈晚晚一脸不赞同:“妈都是为了咱们好,难道还有错吗?”

    沈伊伊是不愿意浪费时间在无关紧要的人跟事上边的,“说完了吗?说完了你可以走了。”

    沈晚晚拉住她,“伊伊,你听大姐的,咱就回去跟妈认个错!”

    沈伊伊看她,“沈晚晚,你家里是没镜子吗?”

    沈晚晚:“啥意思?”

    “你今年也不过才四十岁,但是你这张脸都老成什么样了?看起来比你妈都老,你自己过成这幅样子,你还想拉着我过你这样的日子?

    你不知道对于咱们出嫁的女儿,什么娘家婆家的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的小家吗?把自己小家经营好了,这才是真的好,别的都是虚的!亏你一把年纪了,这种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你是活到狗身上去了吧?

    这样的你,有什么资格站在我面前,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告诫我?

    不过好话难劝该死鬼,你自己非要往火坑里跳,我是拉不住的。但我不会跟着你一起跳!你以后也别再来了,我跟老沈家一刀两断了,不仅老沈家,你还有沈早早我也没兴趣跟往来,大家各自安好就行!”

    说完这些,沈伊伊直接头也不回直接回去,丝毫不搭理沈晚晚在后边喊她。

    一回家就把门关好。

    “伊伊,你大姐呢?”秦母都泡好两杯红糖水待客了。

    “被我赶走了,谁稀罕招待她。”沈伊伊直接道。

    秦母愣了一下,“这会不会不大好?”

    “不会,她是来劝我回去跟她妈磕头认错的,用不着放她进来,也不瞧瞧把自己过成什么一副德行,就这样的还想来劝我?我是傻了才愿意回老沈家那火坑呢!”沈伊伊道。

    “来了总得让进门来喝杯水。”秦母看着儿媳妇道。

    沈伊伊握着她的手道:“我知道妈你是为我好,是看我的面子,正因为我知道妈你疼我,所以我才不能拖泥带水,老沈家就是一窝吸血虫,我早一点断对咱们就早一点清净,咱们老秦家是什么清白家门,绝对不能让这些魑魅魍魉踏进来。”

    想着沈晚晚那副‘你错得离谱,你会后悔’的表情,沈伊伊更是嫌弃地不行,直接倒了一盆水把被沈晚晚踩过的门口给冲洗一遍!

    “可得去去晦气!”

    秦母:“……”

    儿媳妇好凶,但她好喜欢这样的儿媳妇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