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妃绝嗣?我胎穿做娘的宝贝女儿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401章 凶签

    第401章 凶签

    顾城皱起眉毛:“你老看后面做什么?”一边说一边朝着后面转。

    当他的目光彻底看见身后,吓得朝后退了好几步。

    只见后面站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隐明大师。

    隐明大师面无表情站在他身后,单手盘着手里的佛珠,从脸色上看不出任何不对,只是显得有些沉默。

    顾城看见他,却像是看见洪水猛兽似的,往后退了好几步。

    好悬才把身形稳住。

    “……隐明…大师。”他的舌头都快打结了:“您怎么在这里?”

    门不是关着的么?顾城想不通里面为什么会有人。

    有人就算了,他们还当着人家的面翻墙进来……顾城现在说不出来的心虚。

    隐明大师只是淡淡看了顾城一眼,眼神中没有责怪,而且仅仅是看了一眼,视线很快放到了墙上的顾萱那里。

    就像是顾萱看起来非常特殊一样,他本来看不出任何私人情绪的目光,在看见顾萱的那一刹那带上了深意。

    仔细看,还能发现其中点点困惑。

    顾萱只觉得自己坐在墙上,如坐针毡。

    她想自己跳下去又不敢,但坐在上面就要接受隐明大师的打量,总感觉大师的眼神好像能看透人的本质。

    在这样的目光下,顾萱莫名有些心虚。

    偏偏墙外的听雨听荷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见顾城跳下去之后公主还坐在上面,世子似乎并不管公主,她们担忧道:

    “公主,要不您还是下来吧?在上面坐着太危险了,这里没开门就下次来,下次上香味娘娘祈福也很灵。”

    生怕公主落下来摔到,听雨听荷伸出手:“奴婢接着您,您快下来好了。”

    声音虽然不大,但在这么安静的情况下,他们都能听见。

    顾萱下意识偷偷去看隐明大师的表情,恰好和对方的目光撞在一起。

    “两位施主既是要祈福,那便进来吧。”

    隐明大师说罢,直接转身推开了供着牌位的门口。

    然后自己走了进去。

    门口的大门他没管,主要是这两人都快翻进来了,把大门打开也没用。

    从始至终没有一句责怪,让顾城大大松了一口气,忙不迭上前伸出手想接住顾萱:

    “阿萱妹妹,快下来。”

    也难为他了,一直都想着要将顾萱安全接下来。

    顾萱小心试探着往下踩,在顾城的帮助下站在了地上。

    两人跟着隐明大师的步伐一起,走进了房间里。

    房间里静静供着许多牌位,这些灵前插着香蜡,他们进去的时候隐明大师刚好转身。

    两人这才发现他的手里拿着刚引燃的香蜡,这时候分成两份递向他们。

    顾萱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连父皇都不害怕,却有些忌惮隐明大师。

    照理说父皇是天下之主,应当是这世上最具有威严之人。

    而隐明大师是佛门之人,本是慈悲为怀。

    或许是因为对方有一双太过明察秋毫的眼睛,好像时世间的一切变化规律都不能逃开他的注视。

    “各位先贤都在这里,两位施主有所求的便可跪拜了,心诚则灵,若是结束,便自行离去。”

    隐明大师说完也没走,而是站在一旁,口中念了一句法号。

    顾萱和顾城跪在蒲团上,虽然隐明大师的这番表现堪称奇怪,但顾萱此时非常虔诚,跪在蒲团上,希望母后的身子能快些好起来。

    顾城也闭上眼睛许下心底的愿望,他许愿很快,恭敬磕头起身后,顾萱还闭着眼睛在祷告。

    不过她的愿望单一,也落后不了多少,很快也插上香蜡起身。

    两人正斟酌着向隐明大师道谢,然后离开。谁知道还没开口,隐明大师就开口了:

    “这位施主可是当今公主?”他看着顾萱:“可是襄嘉长公主?”

    皇宫众人的生辰八字都供在国安寺日夜祈福,方才外面的听雨听荷称呼公主,而顾萱看上去年岁不小。

    仔细想来,汉宪宗膝下只有一个襄嘉长公主是这个年龄。

    “是。”顾萱神色恭敬。

    “这位施主先出去等着,贫僧还有话要和这位施主单独说。”这话是隐明大师对顾城说的。

    顾城不明所以,看顾萱也是一脸困惑,一时间颇为踌躇。

    但想着隐明大师超脱世俗,知道常人所不知道的,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提点阿萱妹妹。

    有些事情是自己没办法听的,想了想还是对顾萱说:

    “阿萱妹妹,那我在外面等你。”说完才转身出去。

    看着顾城的身影消失在门口,顾萱心底有些不安,抬头看着隐明大师,欲言又止。

    仿佛是看出她的紧张,隐明大师的眼神显得非常宽悯,无形之中降低了顾萱的心理压力。

    他从一旁拿出一个小圆筒一样的东西,放在顾萱面前上下摇了摇。

    听见里面清脆的碰撞声,顾萱立马猜出了这是什么东西。

    ——抽签桶。

    隐明大师单独将自己留下来,却将抽签桶放在她面前,难道其中有什么寓意?

    不容顾萱多想,隐明大师就开口了:“施主,从中抽取一支即可。”

    顾萱依言,仔细从里面拿了一根出来。

    上面的文字符号晦涩难懂,好像并不是汉文,而是另一种民族的符号。

    至少顾萱没办法从这种类似象形文字的图案上看出任何消息。

    她直接将手里的签递给了隐明大师。

    隐明大师一扫,低声说:“施主,最近切要注意您的安全,是凶签。”

    ……

    从上香的地方回来,顾萱还沉浸在刚才隐明大师的解签之中。

    他莫名其妙让自己抽签,现在又告诉她抽出的签是凶签,要说不是为了提醒她,顾萱自己都不相信。

    顾城还特意问她隐明大师说了什么,顾萱不想多一个人担心,便摇头将这事搪塞了过去。

    抽签凶险,就意味着自己需要多多注意,告诉别人也没办法。

    顾城没想太多,听顾萱说没什么事,还真的相信了。

    他不会想到隐明大师专门给顾萱抽了签,甚至抽签的结果也不好。

    一路上将顾萱送到院子外面才离开。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