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配他提桶跑路了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431章 世界入侵的炮灰6

    第431章 世界入侵的炮灰6

    涂予凡刚到原主门口,和袁母刚好碰个正着,袁母看到涂予凡先是惊喜,后面闪过担忧。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不会是被宗门赶出去了吧?”

    “....没有,娘,我是自己出来的,我进宗门只是当杂役,学不到什么武功。”

    袁母表情震惊又生气,她道:“没想到梁家居然是这样的人,娘可是给他们送了好多东西,可不能这样算了,我要去找他们!!”

    袁母将手中的活放下,说话语气急促了不少,看来气得不轻。

    袁父走了出来,无奈道:“去什么去!你不想活了,现在梁玉可是被收为掌门弟子,我们一把老骨头死了就算了,要是连累到予凡怎么办。”

    说起来袁予凡这个名字还是袁父后面特意改的,对原主充满着期望,希望他能够出人头地。

    现在听他说只是做了宗门的杂役,面上难免有几分失落。

    “没事,也算是见过世面。”

    涂予凡说道:“我已经是武者了,之前认识一个人,他看我十分不凡,就给了我一本秘籍,也练出了几分名堂,明天我会去镇里找一下事情。”

    袁父袁母眼神一亮,涂予凡又接着说道:“梁玉违反了宗门规定,已经受到处罚丢了命,以后不要靠近梁家了。”

    “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涂予凡暗想,这武林中的事,本来就瞬息万变,死亡也是常见之事。

    不过看着样子袁家也并没有想象中恨梁家,听道梁玉死亡的消息,神色还有几分同情。

    涂予凡也没说梁玉想要杀死他的事情,现在的梁玉早就不是本人,也没必要背负这样的名声。

    一段时间后,村里传出梁玉在宗门犯了错误,被处决的消息,应该是被通报了。

    梁家一片愁云惨淡,之前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颓败,之前想要攀交情的人纷纷远离梁家。

    大家又得知袁家儿子也成了武者,两家的情况瞬间反转,袁家来攀交情的人都快踏破门槛了。

    而且大多数都是前来说媒的人。

    涂予凡想起自己还要修仙,就不要耽误人家女孩子,断然和母亲拒绝。

    “也是,我家予凡现在可是武者,普通女孩子已经配不上了,起码得是世家女子。”

    涂予凡:她也挺敢想的,世家女子看涂予凡估计跟袁母看普通女子一样感觉。

    一个普通武者可够不上世家女子。

    不过只要能推了这些桃花,涂予凡就不会反驳。

    .....

    涂予凡最后到镇上当一间威虎武馆的老师,后天武者在镇上已经算是高手,威虎武馆为了留住他,还给了一本秘籍。

    黑虎掌。

    看名字又是一个很low的秘籍。

    不过涂予凡也不挑,威虎武馆还有专门的药浴,作为其中的老师拥有优惠。

    一年后,涂予凡很快成为先天,他现在变成武馆的顶梁柱,许多人慕名想要他教武学。

    他通过教导学生已经得到了不少钱银,境界也已经到了先天初期,他已经决定离开武馆了。

    “是不是因为给的月钱太少了?如果有什么需求,我们可以再商量一下。”威馆主不舍的挽留。

    “我准备出去游历一番。”

    “这样,这段时间多亏了小兄弟,我将月钱结给你。”

    涂予凡面无表情的说道:“多谢了。”

    他拿着只多不少的钱离开,面上闪过一丝冷意,这个威馆主好像对自己泄漏了一丝杀意。

    涂予凡有点不解,为啥对方要杀了自己,他待在威虎武馆这些天,并没有发生什么不快的事情。

    不过,既然想杀他,这个武馆也没必要存在了。

    涂予凡离开后,站在酒楼一直观看的人收回了视线,他匆忙跑到天行武馆。

    “馆主,袁予凡好像离开了威虎武馆。”

    天行武馆燕馆主神色一喜,颇为高兴道:“这正是天助我也,那老家伙疑心重,肯定以为袁予凡离开是为了投奔我们了。”

    自从涂予凡过来之后,抢走了天行武馆不少生意,因为他武功高强,武学造诣颇深,在他手下的学生进步很快。

    燕馆主也想着撬走涂予凡,没想到这小子油盐不进,不管说什么条件都拒绝了。

    燕馆主想着,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就让他在威虎武馆待不下去。

    之后他开始挑拨离间,让人传出涂予凡离开的消息,说有人看到涂予凡和天行武馆的人在一起,似有所勾结。

    两家武馆从很早就结下梁子,两家产生过好几次冲突。

    威馆主已经开始怀疑涂予凡了,结果刚好涂予凡准备离开武馆,这个巧合让威馆主对涂予凡愈发怀疑起来。

    涂予凡也不是不知道外面有些传言,不过他压根没有在意,一群乌合之众,他只是让自己有一个比较安全的环境修炼,现在已经达到了先天,就算是在天烈派,也是不可小瞧之人。

    涂予凡刚离开,就知道有人跟踪自己,为了更好的毁尸灭迹,涂予凡直接去了城外靠近丛林处。

    跟踪的人急忙赶过去,却发现涂予凡就站在他面前,和他相对而望。

    “不知张平详想找我何时,一直跟在我身后。”

    “威馆主待你不薄,在你落魄时候收留你,你却要去天行武馆,做这等忘恩负义之事,老夫不能不管。”

    涂予凡大脑上爬满了问号,什么鬼?先不说他只是辞职,现在跳槽都有生命危险了?

    而且什么叫收留,他一个武者在哪里都有人收,搞得没有他们他就会落魄下去一样。

    涂予凡刚准备挥手了结他,忽然听到深处有不小的动静。

    一个浑身褴褛的人跑了出来,怀里抱着一个黑布包着的东西。涂予凡余光扫视过去,眼神一闪。

    居然是天烈派那个神秘秘籍。

    还真的被人偷了出来,看来这个任务在无数人前赴后继的参与之下,终于有人成功完成了。

    唯一不巧的事遇到了自己,他对这部秘籍很感兴趣,说不定就是修真秘籍,这样他也可以直接修炼了。

    看到涂予凡挡在前头,抱着秘籍的人紧张的怒吼。

    “滚开!!”

    张平详也是被这句话惊住了。

    看着对方说滚开,涂予凡就让开一条道。

    张平详心里一阵鄙视。没有血性的家伙,也不知道馆主为何如此重视他,不过是教导学生比他好而已,实力可不一定。

    那个衣衫褴褛的人开始朝着张平详的方向奔跑过去,张平详直接嘲笑道:“哪来的傻子,你叫我滚我就滚么!”

    张平详抽出刀对着对方砍下去,那人眼神一冷伸手从袖口射出暗器,瞬间刺中张平详的脖颈,张平详瞪大了眼睛扑通一下倒了下去。

上一章 加书签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