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请你拿稳反派黑月光剧本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7章 病娇反派总裁 7

    秦嘉哲呵了一声,心道,也不知道是哪个禽兽昨天晚上不做人!

    说这话前,也不想想昨天发生的事情。

    他刚这么想,赵宣马上就不做人了,似笑非笑,眉梢微扬,带着无言的撩人,“再说,该看得都看了,你有的我也有。”

    “闭嘴。”

    秦嘉哲身上的火气眼看着越来越旺,赵宣总算是有点良心的闭嘴了。

    “...赵宣我告诉你,你休想从我这里拿到丝毫的好处。”

    “我们昨天不是达成共识了吗?”赵宣一脸无辜,怎么能下了床就不认账呢?

    秦嘉哲呵了一声,不说话,但讽刺之意十分明显。

    赵宣摸着下巴,琢磨着这具身体的长相应该也不算差,为什么秦嘉哲搞得一副非要你死我活的架势?

    “你是不是不喜欢在下面?”他一副努力找原因的认真模样,像极了上课时不懂就问的好学生。

    秦嘉哲身体一僵。

    感觉到收拾的压在身下动不了的赵宣,无声的笑了,抿唇道,“兄弟,这事他不能怪我知道吧?这是武力值的问题,你要是能打得过我,下次我让你在上面啊!”

    秦嘉哲眼神幽深的盯着赵宣深深的看了一眼,没再说话。

    赵宣还没等到秦嘉哲的回答,结果他人就被气得昏了...

    嗯,真的是晕了过去,赵宣赶紧松了手,把人翻过来,一看脸通红的。

    一摸额头,“好烫,这是发烧了?”

    赵宣本人略懂点医术,把了下脉,这一看,啧,身体真是一言难尽。

    “身体情况不太好,没几年活了,我这身体是炮灰,你该不会是什么短命鬼或者反派吧?”

    嗯,没有经验的赵宣,完全没想过秦嘉哲的发烧会和自己有关。

    他赶紧找了衣服换上,抱着人就往外走。

    刚一开门,外面就有人赶过来,“你放下少爷。”

    赵宣看着一脸防备的保镖,再看了看他身后拿着医药箱,不知道在这方面等了多久的医生,十分不客气道,“你们进来吧。”

    保镖,医生都有些凌乱,“??”这人是不是太自来熟了?

    赵宣懒得管他们心中的想法,赶紧把人放平躺在大床上。

    地上的那一地衣服,他也顾不上管,床上凌乱的痕迹更是直接忽略。

    “赶紧给他看看,他发烧了。”

    保镖,医生两人瞥了一眼那丢在地上凌乱的衣服,还有那乱成一团的床单,赶紧低下头。

    混乱的房间里,他们两人顿时有些手足无措,站哪都不是的窘迫。

    一个忘了反应,另一个则乖乖听话,赶紧拿出听诊器给秦嘉哲查看情况。

    被放好躺在大床上的秦嘉哲,没了之前和赵宣针锋相对时的凶狠冷厉,更像一个无害的病美人。

    白里透红的脸,眉头微蹙,看着都让人心疼。

    “少爷是发烧了。”医生进入莫得感情的打工人岗位,赶紧给秦嘉哲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药。

    “输液?”赵宣蹙眉道,“你们家少爷不是身体虚应该承受不了这样大剂量的退烧药进入,过后容易产生依赖,而且副作用重。”

    保镖一脸诧异加懵逼。

    医生意外的看了一眼赵宣,“您...是医生?”

    对,他称呼您。

    都进到房间了,他要是还看不出来赵宣和秦嘉哲的情况,就真成瞎子了。

    况且,秦少爷这身体本来就经不起折腾,可以说他之所以发烧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因为...咳咳。

    “啊,我不是。”赵宣反应迅速的否认。

    医生倒是没再继续问,赶紧拿出东西准备给秦嘉哲输液。

    他是秦嘉哲的专用医生,对秦嘉哲的身体再了解不过,先天不足,这几年更是每况愈下,一个普通的发烧都可能会要了半条命。

    “这药剂量对他后面恢复会有副作用。”

    “不下重药起不了作用,不退烧秦少爷会更难受。”

    “我有办法,针灸,按照人体穴道,用独特的针法,可以降温,然后服用中药。”赵宣迅速的pAss了医生的方案。

    这种高剂量的退烧输液药,对于秦嘉哲这种身体,事后需要休养好些天,头几天更是会头晕干呕,食欲不振。

    长此以往,还会产生免疫,下一次再发烧剂量需要更多。

    医生一脸懵逼的看了看淡然的赵宣,然后望向旁边的保镖,“方武,这位是做什么的?”

    “演戏的...艺人?”方武也不确定,迟疑的回答。

    主要是赵宣淡然从容的语气让他们都混乱了。

    医生在赵宣强势且坚定地眼神下败了,主动奉上自己的药箱,“我这里倒是有针,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用?”

    赵宣找到了一个针灸包,里面的针应该是每天都处理过的,还算干净。

    他动作迅速的用针扎在了几个重要的穴道上,另外写了一张单子给方武,让他抓药。

    下意识接了过来的方武,立即觉得不对,“你靠谱吗?”

    “有这怀疑犹豫的时间药都能买回来熬了。”赵宣似笑非笑。

    方武看向医生,医生看了下单子,确定至少没有害处便点头,犹豫后,方武还是下楼去买了药。

    对面就是个药房,很方便。

    医生眼瞧着秦嘉哲之前紧蹙的眉头逐渐舒展开,而后赵宣去打湿了一条毛巾,把秦嘉哲衣服打开,擦了擦。

    滚烫的身体,用凉水打湿的毛巾擦着,缓解的感觉让秦嘉哲逐渐满意的唇角微扬。

    医生意外,这种办法是很原始的办法,能起到的作用有限,主要还是那几个穴道扎到了关键之处。

    赵宣还在思考秦嘉哲为什么发烧,“他发烧是因为昨天...那事吗?”

    要真是,那他似乎有点小小的罪过。

    “一部分原因吧,主要是...太累,还有...你给秦少爷清洗了吗?”医生咳了一声,磕磕绊绊的问。

    新司机的赵宣,难得没跟上,“洗什么?”

    “那你为什么不给他事后清理一下?”医生一看赵宣这样就知道没有,其实男男最容易出现的就是事后不处理就发烧的问题。

    赵宣这下被问懵了,作为一个上万年的单身汉,一下还没扭转过来。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