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请你拿稳反派黑月光剧本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9章 病娇反派总裁 9

    秦嘉哲冷声道,“让公司的人停了他最近的行程安排,另外也给他送一个人过去,听说他最近不是正好在追求一个艺人,凑一起吧,好事成双。”

    方武咳了一声,少爷这是打开了什么了不得的开关,他以前还击二少,从来没在这方面下过手。

    “那少爷您的腿要不要去找...”

    “你觉得赵宣的话能信吗?”秦嘉哲眼神幽深的盯着自己逐渐无力站起来的双腿。

    方武是很小就跟在秦嘉哲身边,是绝对的心腹,“我觉得赵宣有几分本事,少爷平时都是输液,而且依赖性越来越强...”

    副作用也叫人痛苦不堪。

    最关键是,他觉得有机会,哪怕是万分之一也该尝试。

    “先去调查赵宣的全部资料。”秦嘉哲突然问。

    “是。”

    好转后的秦嘉哲刚离开酒店,很快就接到了来自秦泽宇母亲的电话。

    “小哲啊,今天你王伯母一家过来吃饭,你父亲交代我叫你晚上回家。”

    秦嘉哲冷笑一声,没再说话,迅速的挂断电话。

    他坐在轮椅上,看着自己那不是残废却胜似残废的双腿,前两年好歹还能勉强走一走。

    随着时间的增长,今年几乎到了只要是自己走路久些,就会喘不过气,进而身体虚弱的倒下。

    秦泽宇与他母亲的打算,秦嘉哲不是不清楚,无非就是自己已经快死了,早死早腾出位置,让秦泽宇接手。

    呵,真是做梦。

    当初秦氏走下坡路,若不是他母亲与秦家联姻,注资三个亿,现在哪还有秦氏?

    即使是死,他也不会留给秦家那群恶心的人一分一毫。

    秦家。

    打完电话的中年妇人,面色发冷,没说话,盯着手机黑下去的屏幕。

    “竟然这样也没能弄死他。”秦泽宇眼神晦暗不明。

    “没事,这次没成功,以后有的是机会。”中年妇人抿唇轻笑,“再不济,秦嘉哲那个病秧子的身体,也活不了多久,迟早要死。”

    秦泽宇哼了一声,拿起茶几上的钥匙,手指套进钥匙扣圈里转着,如蛇信子吐露着毒液道,“也是,反正是早死的命,让他现在管着,也是免费替我们打工。”

    中年妇人温婉一笑,“你能这么想是最好,我们不急,也别太明显让你爸看出来。”

    秦泽宇嗯了一声,没耐心的说了一声,中午不在家吃饭就大步流星的离开了。

    *

    另一边的赵宣回到原主住处时,里面已经有个人在等着他了。

    他食指转着钥匙圈,还没来得及换鞋子,里面的人听到动静,就冲了出来。

    这屋子是姚北给他选的,说好不好,说坏不坏,好歹在原主可承担的房租范围内。

    “赵宣,我们昨天去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吗?”姚北眼神质问,“你为什么半路给我跑了,还把人给打昏了?”

    “姚哥你这话就抬举我了,你看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能打得过白总那样魁梧的人吗?”

    姚北唇角狠狠一抽,“......”魁梧?

    他深深的怀疑赵宣这是在内涵且嘲笑白总,毕竟白总发福,啤酒肚大的就像要临盆的孕妇。

    “姚哥,我说了我同意,但不是谁都可以。”赵宣笑得温温和和,但眼底毫无温度。

    开玩笑,就算没原主的要求,他也不能委屈自己去吃“猪食”啊!

    “昨天那包间里就白总和汪总...”姚北气得声音直线飙高,直到半路突然发觉不对。

    “难道你看上秦嘉哲...呸,秦总了?”姚北一脸不敢置信加你怎么敢想的表情。

    “这问题有点难,不过我觉得很快我就能拿到皇朝的剧本了。”赵宣眉眼含笑,淡然从容的换了鞋子。

    姚北一脸你疯了说什么大梦话的表情。

    “你知道皇朝是什么班底吗?那个班底,就算是最不起眼的角色也要科班出身,你一个刚参加了个选秀节目,还没正式出道的艺人,怎么可能拿到?”

    赵宣慢悠悠的去了冰箱,打开一看,嗯,除了两瓶矿泉水,什么也没了。

    他又到处看了看,终于在茶几下面的木板上找到了一包泡面。

    姚北亦步亦趋的跟在赵宣后面,自动忽略了赵宣的动作。

    “就是因为自己拿不到,才要借用别人的手,至少敲门砖总是需要的。”赵宣装了一壶水烧,淡淡道。

    否则,戏演的再好,也难以进入皇朝剧组啊!

    姚北觉得赵宣在异想天开,心累的不想和他沟通,“......你昨晚后来去了哪里?”

    赵宣一本正经道,“我去乐于助人了。”

    姚北,“......”一派胡说。

    他算是看出来了,现在赵宣不仅脑子有问题,说话也没一句实话。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白总被人痛打一顿进医院的事情到底和你有没有关系?”

    赵宣回视姚北,一脸坦诚道,“没有。”

    嗯,确实没有,他只是一开始把人打昏,锁在厕所里而已。

    揍人这种事情太费他精力了,没那个时间。

    “好,你说没有那我就信你一次。”

    姚北深吸了一口气,“等白总醒了,你就和我去医院看白总,顺便照顾他到出院。”

    赵宣挑眉,“要去你去,我可不去。”

    他还是微笑,但话却是不留余地。

    姚北快要被气死了,“赵宣,我告诉你,进了这个行业就没有你可以选择的余地,白总是公司的副总,他要是想封杀你,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哪怕他们只是个不大不小的公司,也够赵宣和姚北两个人受的了。

    “我说了,不去!”赵宣转到洗手间,慢悠悠的挤着牙膏。

    他有着得天独厚的长相,即使嗓子暂时还没好,但清雅的容貌如墨如画,风光霁月的气质撩人至极。

    尤其是他一个斜眼瞥过来,似笑非笑的神情,性感和帅气两个词同时出现在他身上。

    有着这么完美的容貌,气质又好,也难怪昨天白总看了更加狠下心要得手。

    昨天赵宣出去上洗手间,秦嘉哲也出去了,白总当着众人的面就让人给赵宣的酒下药。

    何其猖狂,可是在场没有一个人敢提醒,甚至同流合污的逼着赵宣喝。

    白总为人小心眼,睚眦必报,赵宣若是不低头,自己也难以脱身。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