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请你拿稳反派黑月光剧本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2章 病娇反派总裁 12

    “我给你脸了是吗?”秦嘉哲眉眼狠厉,冷冷地睨向秦小夫人,“你算什么东西?”

    秦小夫人索性也懒得再装,反正王家人走了,秦父偏瘫两年多,秦嘉哲也是个病秧子,活不了多久。

    “我是什么东西不重要,总之秦大少这辈子怕是没人愿意嫁过来了,一个病的走不动路的病秧子,性子古怪,谁敢嫁给你。”

    “你看不上王清雅,可人家也看不上你,她喜欢的是我儿子。”

    赵宣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真是佛口蛇心,恶心的手段倒是花样百出。

    找自己儿子的追求者过来羞辱秦嘉哲?

    赵宣想了想,觉得不能让秦嘉哲的十万块钱毫无价值的出了。

    因此,他轻笑道,“夫人这话说的不对,怎么会没有人愿意嫁给嘉嘉呢,我就特别的愿意!”

    秦小夫人,“......”

    秦父,“......”

    秦嘉哲垂眸,由于角度问题,无人看到他眼底汹涌的情绪。

    秦小夫人之前看赵宣的眼神还带着一点其他的意味,现在就只剩下了鄙夷不屑,像是在看什么垃圾。

    “原来是阿哲养的小情人啊!我们秦家是什么样的门第,你心里也该有点数吧,就算你一心想要攀上秦家,也得看看自己是什么样!”

    这话把赵宣里里外外鄙夷了一番,就差没有简单粗暴的说,你配不上。

    秦小夫人这番话自然不是为了秦嘉哲打抱不平,而是在变相的羞辱秦嘉哲,羞辱他也只能用钱买个小情人在身边陪着。

    真正门当户对的人家,不论男女,都看不上他。

    赵宣不以为意,风轻云淡道,“我和嘉嘉天生一对,有我在,他就死不了,倒是阿姨,纵欲过度,肾亏,过了四十岁,病体孱弱,面相是个老来无所依的苦相。”

    其他人,“!”他们听到了啥?

    纵欲过度???

    秦先生不是早就...瘫了吗?

    应该不行了吧?

    其他人眼观鼻鼻观心的低头,将这个惊天大秘密悄悄消化,但面上谁也不敢露出明显的表情来。

    秦小夫人身子不易察觉的颤抖,手心冒汗,“你是秦嘉哲的人,肯定是要胡说八道的,你以为你是道士还是能算命,说谎也不打草稿!”

    还诅咒阿泽!!

    真是口出狂言,这绝对是秦嘉哲请来胡说八道的神经病!

    赵宣面对秦小夫人凶狠威胁的眼神,无所畏惧的勾了勾唇,似笑非笑,“是吗?”

    这句话终究是在所有人心中留了痕迹,是不是不重要,反正种子是种下了!

    秦小夫人没再说话,但伪善的面具是彻底装不下去了,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赵宣。

    除了秦嘉哲和赵宣,无人看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神色。

    “下次再让我发现你们对我下黑手,就不是以牙还牙那么简单了!”秦嘉哲低低一笑,笑得眼眸黝黑阴冷。

    “我会把你儿子的双手送到你的餐桌上!”

    男人的笑声再搭配这凶残的话,异常的吓人。

    秦小夫人脸色霎变。

    疯子,真是个疯子!

    秦嘉哲懒得欣赏秦小夫人的面目狰狞,微侧头道,“走。”

    ——

    上车离开秦家,没吃晚饭的赵宣,饿得下意识的动了动长腿,手捂着肚子。

    原主因为工作和省钱的缘故,已经有了轻微的胃病,现在似乎胃疼了。

    秦嘉哲注意到身旁的人异常安静,不太适应的侧目看了一眼。

    就见容颜如画的赵宣此时微闭眼,双手捂着腹部,侧着身子,大长腿也微曲着,显得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无言的委屈。

    “你,怎么了?”秦嘉哲语气不冷不淡。

    “饿了,胃疼。”赵宣是个不会委屈自己的性子,实诚的回答。

    “......”

    秦嘉哲见赵宣侧头面对自己,睁开眼,声音稍轻,像是在控诉他的无情刻薄,苛待了他。

    他手指微动道,“去吃饭。”

    开车的方武自然是遵从秦嘉哲的命令,询问秦嘉哲去哪吃饭,秦嘉哲说了一个名字,嘉玉轩。

    赵宣,“......”光是听名字就知道肯定是秦嘉哲的地盘。

    一路无话,胃疼的赵宣,没心情说话,秦嘉哲的心情似乎更差了,整个车厢都透着无言的压抑。

    直到他们到了嘉玉轩,下了车,点菜,作为这里的老板,秦嘉哲他们的包厢自然是最好的,点的菜也很快就上来了。

    赵宣见秦嘉哲的筷子往性凉的菜夹,二话不说的把菜端走道,“这个菜你不能吃,对你的身体不好,性凉,吃多了容易呕吐,全身发冷。”

    严重者,会因此长期身体不好,越来越虚。

    这些他就没说了,省点口舌。

    秦嘉哲眼眸凉凉的瞥了一眼对面的赵宣,“你懂医术?”

    他查过赵宣,他是出身在落后村庄的农村人,大学也没上,不可能懂这么多。

    除非...他不是赵宣。

    赵宣面对秦嘉哲深不可测的眼神,平静道,“懂一点中医,你也知道我是农村人,对这些药材的作用大致知道一点。”

    秦嘉哲呵了一声,“是吗?”

    赵宣淡定且厚脸皮的点头,“是啊,可能是因为我太聪明了,天赋异禀,所以才会让你有此错觉。”

    秦嘉哲,“......”

    “你长期服药,药性对胃有损伤,要按时吃饭,不然将来胃疼起来有你受的。”赵宣注意到秦嘉哲挑食挑的厉害。

    鉴于他已经转了十万块给自己的份上,“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秦嘉哲握紧筷子,赵宣的话并未说错,他如今除了要吃的药,还有治胃疼的药。

    他黝黑的眸子盯着面如冠玉的赵宣看了半晌,意味不明道,“你管我。”

    这话是嘲讽赵宣多管闲事。

    “我不管你谁管你?”赵宣随口一答。

    废话,他要不是输给了阎王,他能下来管曾经的死对头?

    呵。

    秦嘉哲身子一僵,眼眸涌动,本来要夹菜的动作也停顿了一秒,抬眸望向赵宣,“我不用任何人管。”

    一语双关。

    他是没有家人了,但他也不需要别人的同情可怜。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