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请你拿稳反派黑月光剧本

夜晚
护眼
简体
繁體

第14章 病娇反派总裁 14

    “别啊,一起吃个面呗,就当庆祝我头一天住进你家。”赵宣一把抓住秦嘉哲的轮椅,真诚邀请。

    秦嘉哲手指一动,睨了赵宣一眼,似乎在说,这有什么好庆祝的?

    “阿姨,麻烦煮两个人的,你家少爷也要。”赵宣丝毫不介意秦嘉哲的冷淡,习惯性的打了个响指,自来熟的朝刘妈补充道。

    刘妈迟疑的看了一眼秦嘉哲,见他脸色虽然不好看,但没反驳,便点头应好。

    方武偷瞄了一眼少爷,见他抿唇,没再说要上去,便默默地放下手,在一旁等着。

    他总觉得大少爷对赵宣似乎不太一样,少爷的脾气古怪这个形容不算夸张,就连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方武也经常搞不清少爷到底是怎么想的。

    说他讨厌赵宣吧,好像确实没给赵宣什么好脸色,但一边黑着脸,一边同意人住进来...

    说不讨厌吧,少爷对赵宣又没什么特别之处。

    “哦,差点忘了还有你,阿姨,三个人,这还有个保镖他也没吃饭。”

    好吧。

    这次,方武看清楚了。

    少爷的脸色彻底黑了。

    秦嘉哲瞥了一眼笑眯眯,似乎对谁都好的赵宣,“...中央空调。”

    沾花惹草。

    “中央空调?你热吗?”刚进入世界没多久,还是个“乡巴佬进城”的赵宣,一脸真挚的问。

    秦嘉哲脸色发黑,以为赵宣在故意装傻,抿唇不说话了。

    赵宣经过上千年的“养老”,脾气倒是越来越好了,还能心平气和的调侃道,“闹脾气不吃饭那是小孩子才做的事情。”

    他的声线还没有完全恢复,偏哑的声线丝毫不显得难听,甚至还因为压低,而带着独特的温柔耐心。

    秦嘉哲耳尖发烫,别开眼,“...我不饿。”

    别以为他说话...温柔点,之前的事情就能一笔勾销。

    “我不信,你胃痛的脸色都变了。”赵宣现在哄秦嘉哲已经哄得得心应手了。

    “我没有胃疼。”

    “你有。”

    秦嘉哲黝黑深沉的眸子直指赵宣道,“我没有胃疼。”

    或者应该说,他已经胃疼到麻木了。

    常年的吃药,加大剂量,他现在已经吃什么都是苦的,没有食欲。

    长期的食欲不振,导致他早就胃疼到习惯,麻木了。

    赵宣这一刻神奇的看懂了秦嘉哲心中的想法,突然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曾经他讨厌楚歌作为天道的刻板规矩。

    可对方好歹是风光无限的,而不是秦嘉哲这般,看似风光,实则悬空,随时都可能坍塌跌下悬崖。

    这本小说主要是写两个主角的剧情,对于赵宣的描述很少,一笔带过,秦嘉哲作为秦泽宇主角攻的同父异母大哥,是板上钉钉的反派。

    设定的自然是要多惨有多惨,所以黑化的也招人恨。

    秦嘉哲脸色阴沉,“...别用那种眼神看我。”

    他的语气阴森森的,像是在说,再看,剜了你的眼珠子。

    赵宣一脸无辜懵逼:......

    他用什么眼神了?

    秦嘉哲悄无声息的攥紧轮椅扶手,他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

    不知自己又怎么招惹了秦嘉哲的赵宣一脸无奈的拿出手机在网上搜查关于秦家的新闻。

    这一查,他下意识的抬眸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男人,心道,好大的一盆狗血。

    简单总结就是,现在的秦小夫人是秦嘉哲父亲大学时期的初恋,两人据说恋爱三年,感情不错,只是遇到了棒打鸳鸯的长辈...

    长辈不松口,秦家又出现了资金链问题,秦父忍痛与爱人分手,娶了原配,也就是秦嘉哲的母亲。

    秦嘉哲的母亲应该是爱惨了秦父,若不然也不能明知道丈夫有个白月光还带着三亿注资和丰厚的嫁妆嫁入秦家。

    秦家的这些个恩怨情仇也算是一大狗血剧了,当年的动静不小,不少新闻留到现在。

    秦嘉哲的母亲是在秦嘉哲七岁时抑郁症发作割脉自杀,当时秦嘉哲的外公还在,强硬干涉了一番,逼着秦老爷子把当初注资的三亿股份转给外孙。

    秦大夫人死去不到一个月,秦父张扬的娶回初恋,还大办婚宴,弄得当时人尽皆知。

    次年秦老爷子病逝,同年几个月后,秦嘉哲的外公意外车祸而死。

    啧啧,这个小说世界的作者寥寥几句话就定了秦嘉哲悲惨的童年。

    亲人接连逝去,只留下秦嘉哲这个年幼体弱的秦大少爷在群狼环伺的环境里艰难挣扎。

    当年的是非曲折这些新闻是说不清的,唯一能够了解到的就是...在这个过程里,秦嘉哲应该是受了不少的苦。

    看完新闻,刘妈的面也煮好了,吃面时,秦嘉哲隐约感觉到对面的赵宣,眼神越来越古怪了...

    秦嘉哲,.....

    就不该把他留下,烦人。

    晚上,一如既往不愿意让别人帮忙的秦嘉哲,把轮椅留在门口,把衣服放在椅子上。

    方武把热水放好在浴缸里,秦嘉哲只需要自己走到浴缸里,沐浴露和洗发露都在浴缸旁边地上,伸手就能拿到。

    “你守在这里干嘛?被罚了?”赵宣无聊上来找秦嘉哲看腿,就见方武挺直背的站在房门口。

    房门紧闭,方武像是被罚站的小学生。

    方武没说话,目视前方。

    赵宣也不生气,双手插兜,姿势慵懒优雅,“我有事找你家少爷,劳驾移个步。”

    方武沉默道,“...少爷在洗澡。”

    赵宣蹙眉,“他在洗澡,你在外面?你都不搭把手?”

    方武瞥了一眼胆大的赵宣,没说话,但赵宣却明白了方武的意思。

    “死要面子活受罪。”赵宣想也不想的轻叹。

    “让开,你打不过我,我不想动手。”

    方武没让。

    赵宣也没客气,直接动手,三下五除二就把人给打得趴在地上。

    至于他则打开门,大摇大摆的进去了。

    刚进去,就耳尖的听到一些不对劲的声音,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磨蹭地板,还有急促的呼吸。

    里面跌倒在地,迟迟无法站起来的秦嘉哲,眼眶都红了,倒不是想哭,而是痛加...绝望。

    绝望的认识到自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就连最基本的洗澡都需要借别人之手...

    废人!

    秦嘉哲死死地咬了一口自己的手背,忍住莫名涌上来的泪意。

上一章加书签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