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番821米:她嗔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个索吻狂魔。”

    盛西爵卸了自己的安全带,把女人怀里抱着的两瓶酒拿了出来放在车上,又替她解开了安全带,然后才在她耳边道,“好了,下车。”

    米悦看着他,抿唇道,“外面黑布隆冬的。绂”

    地下停车场,远处也还有一辆车停了下来有人上下车,不过隔得比较远,听不到什么声音,所以显得很安静,光线也暗。

    男人没说话,率先下了车,然后绕过车头走到副驾驶旁拉开车门,另一只手张开,“可以下来了?”

    米悦这才抬脚落地,下了车,被他半抱住了身子。

    一路上都是他牵着她搭乘电梯从负一楼到一楼的酒店前台。

    米悦低头看着自己被男人握在掌心的手,温热宽厚,不如她的手指细腻柔软,但极其的踏实,偶尔抬头偷看几眼,也觉得说不出来的安心。

    因为盛西爵的证件,包括钱夹全都落在之前的酒店了,所以是米悦办的入住手续。

    这酒店是自然比不上盛西爵之前定的五星级总统套房,但规格也还算是不错了,米悦要了间最好的房间,外面已经下起了倾盆大雨,电闪雷鸣也还在继续。

    米悦一进房间就把窗帘拉了个严严实实逼。

    舒了口气,已经感觉到男人走到了自己的身后,正想转身,却已经被人从后面抱住了,她原本还算高挑的身形在他的怀里显得格外的小鸟依人。

    男人低头,薄唇贴压在她的耳垂上,低低的笑着,“有这么害怕?你之前在家里似乎没这么怕?”

    温热的气息挠的仿佛不是皮肤,而是最敏感的神经,以至于全身都如同漫过了电流。

    米悦觉得很痒,小弧度的闪躲着,“家里……不一样。”

    既然是自己的家,那自然就给她一种更深的安全感。

    她人被翻转了过来,背脊抵在身后的玻璃上,被低头的男人精准的吻住,雄性气息淹没她的嗅觉跟味觉,除了吻着她的男人,其他的什么东西都像是如潮水般的往后褪去。

    甚至几乎要听不到雷鸣声。

    吻着吻着她的身子就几乎软了下去,只能被迫环着男人的脖子,隔着一层窗帘半靠在玻璃上。

    直到结束了一个长长的吻,盛西爵揽着她的腰肢,在她耳边低声笑语,“不早了,去洗个澡准备睡觉?”

    米悦在他怀里默默的点了点头。

    这酒店有个问题,她定房间的时候还没想到,盛西爵之前定的总统套房是有两间卧室的,现在这房间……就只有一间空间还算是大的卧室,配了浴室跟阳台。

    当然,床……也只有一张。

    她站在窗前盯着那一张双人床,脸上都是懊恼。

    盛西爵一眼洞穿她这点小心思,懒洋洋的嗓音好整以暇,“后悔不跟我睡一个套房,现在只能睡一张床了?”

    她仰着脸看他,无言。

    过了一会儿她才道,“我去洗澡。”

    说着就往浴室的方向走,还没走出两步就听到身后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你是准备不换衣服,还在在浴袍里挂空挡?”

    她一下就顿住了,懊恼值达到了满格。

    这个衣服,毫无疑问指的是,內衣。

    这种天气也不好出去买,买了同样是要洗的。

    米悦没有转身回头,抿着唇轻轻一哼,“我洗完再烘干就是了。”

    美国的酒店基本都是有烘干机的,何况这酒店虽然不是最顶级,但也算是一流的范围了。

    盛西爵勾了勾唇,不再说什么,只是道,“好。”

    米悦关上浴室的门,绑好头发,脱衣服洗澡,温热的水从花洒里淋到身上,淅淅沥沥的。

    她洗着洗着还是没忍住,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再看向镜子里的自己……是水温调得太高了吗,脸蛋被熏得红红的,全身都渲着一层粉红。

    心跳好像也快得离谱……好像快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

    她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的洗了大概有半个小时,才用浴巾擦干了身体裹上浴袍,又默默的洗着自己的贴身衣物,再放到烘干机里。

    就这么站在里面傻等着……除了马桶坐都没地方坐,她想出去在床上坐会儿,可是下面没穿东西,浴袍也刚到膝盖,凉飕飕的……

    刚想着浴室的门就被敲响了,男人低沉的嗓音在外面响起,“米悦。”

    “啊……怎么了?”

    “你洗完了?”

    他用的是问句,但语气是完全陈述的,水声停了,他自然知道她已经洗完了。?“洗……洗完了。”

    外面的男人没说话了,米悦正想着他叫她出去她要不要出去,结果门直接被推开了,男人高大的身形出现在了门口。

    米悦吓得短促的尖叫了声,“你……你怎么进来了?”

    盛西爵好笑的看着她一惊一乍的样子,看了眼她穿着的浴袍,“穿好衣服了

    tang,你叫什么?”

    “我待会儿出去。”

    他看了眼烘干机,淡淡的道,“至少得烘小半个钟头,你准备一直在这儿干站着?出来。”

    她没穿小内一裤呢。

    不自在的把浴袍往下扯了扯,米悦还是跟着他走了出去,做都做过了,不就是没穿里面那件……死杵在浴室里好像实在显得矫情。

    窗前有张小圆桌和小沙发,她几步走过去坐下,手不断的无意识的整理着衣摆。

    盛西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坐在窗户边儿上,不怕雷打到你。”

    他话音刚落,像是为了应景,一个炸雷猝不及防的响了。

    米悦吓得全身一缩,立即起身远离了窗户边上,回到床沿上坐着。

    酒店自然是装了避雷的措施,不可能打到她身上,纯属女人天生的畏惧作祟,她也很快的反应了过来,恼怒的看着他,“你干什么还吓我。”

    他起身坐到了她的身边,一把将她抱住,淡淡的笑道,“谁让你理我那么远。”

    米悦挣扎了两下就没动了,脑袋靠在他的胸膛上。

    他手臂微微的用力,就将她整个人带倒在床褥中,不过也只是躺下,没有进一步做什么。

    安安静静的,唯有咚咚咚的心跳声。

    米悦趴在他的胸膛上,还不忘问道,“会不会压到你的伤?”

    男人的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没吱声,但意思很明显,她于是也就趴着没动了。

    就这么躺了几分钟,米悦出声打破沉默,“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

    “说。”

    她抿唇,静了几秒,“你喜欢过晚安吗?”

    好像从开始对话开始他就不怎么规矩了,凑过来像是闻又像是亲的在她身上磨蹭着,闻言也只是不太在意的问道,“哪种喜欢?”

    他没有立即果断的否认米悦就有些不悦,虽然是很没道理的,因为就算喜欢过那也是已经过去了的事情,没道理拎出来计较。

    但女人么,总有些小情绪是控制不住的。

    她用额头撞了下男人的肩膀,脸蛋也板了起来。

    盛西爵捏着她的面颊,唇上的笑意极深,低哑的笑着,“像喜欢你的这种喜欢吗?”

    “那你对她的喜欢是哪种喜欢?”

    他腾出一只手扣着她的下颚,眯着眼睛笑,“一个问题一个吻。”

    米悦,“……”

    她红着脸蛋嗔道,“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个索吻狂魔。”

    “你没发现的还有很多。”

    米悦定定的看着自己上方的男人,犹豫了短暂的两秒钟,她还是抬手环住了他的脖子,主动的吻了上去。

    一分钟,三分钟,或者五分钟。

    她气息不顺,但还是问道,“快说。”

    “嗯,没有。”

    “就这么简单?”

    “你还想要多复杂?”

    她撇撇嘴,不信任的道,“可我觉得她对你很特别。”

    他挑眉,“特别就是喜欢?”

    虽然晚安家跟盛家并不是邻居,但她跟绾绾来往频繁地早已经超过了邻居,感情的确是亲密深厚,毕竟有十多年,等同于他半个亲妹妹了,他每次给绾绾带礼物都会顺便给她带上一份。

    但要说男女之情,他没有想过。

    米悦想了想,勉强的接受了这个问题的答案,紧跟着撅着唇,“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盛西爵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双眼含笑,但没有回答。

    她有些恼了,推他一把,“你说啊。”---题外话---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