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猎妻 19,不走了,在这里陪你

    孙烙瞪她一眼,“发生这么大的事,我能走得安心吗?我担心你会害怕,所以改了机票赶回来看看你最新章节。”

    孙烙说着话,另一边有人接过水,分发给大家,孙烙拉着安以然在一边站着,直看她的脸色。虽然她极力表现得平静,可她眼底翻起的情绪泄露出她内心的不安,孙烙轻轻握着她的手,心疼的说:

    “我一不在,你就受伤,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

    她手上深深浅浅的伤已经结了血痂,看起来甚是可怜。孙烙握着她冰凉的手,轻轻搓着,把温暖度给她。

    “我不走了,就在这里陪你。”他说。

    安以然立马抬头看他,急急劝着:“别呀,你不说那个大客户很重要吗,都已经约好了怎么可以忽然失约?不论做什么,诚信不是最重要的吗?”

    孙烙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她现在这样,叫他怎么放心离开?孙烙不做声,但似乎是决定了。

    安以然不放弃,孙烙要真留这里陪她,她那心得煎熬多久?心平气和的劝说:

    “你这样是不对的,诚信很重要,你这次要失约了以后在与人合作信用值会大打折扣,你应该知道现在人的信用值有多重要。你要想想,你这次失信于人小的来说影响你个人信誉度,大的来说就影响到你身后的整个公司,不仅这样,如果对方恼火你的失约,在同行面前诋毁你,这不是得不偿失……”

    孙烙眉头微微抖动,这女人……

    转身想找个地儿清静清静,心里直恨,也不想想他火急火燎的从机场折回来是为了谁?还以为她多少会感动,不感动至少给他句软话吧。

    安以然看孙烙那不耐烦的神色也不管,快步敢上前拉着他衣服继续努力:“孙烙,你这是任性。小时候我爸爸经常说,每一次任性的时候要想想任性的后果。我不是危言耸听,我也知道或许在你看来这次的合作根本什么都算,你们合不合作对你们都没什么损失,可是你要知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孙烙用力将两道浓眉用力往上耸,直耸到额头一个不可能到达的高度,然后特无奈的说:

    “安以然,我现在才知道你废话这么多!”

    安以然再接再厉,好脾气的笑着说:“这不是废话,好吧,在你看来这或许是废话,都说忠言逆耳,或许你不爱听,可我说的也不无道理对不对……”巴拉巴拉又是一大串,直到孙烙终于受不了,大喝一声:

    “停!”

    安以然很配合的闭嘴,仰脸望着他,眼里那叫一个干净澄澈,看得孙烙那马上要爆发的邪火怎么也发泄不出去,就那么憋在心里上蹿下跳,难受得很。

    “你想好了?”安以然满脸期待。

    孙烙那个气啊,当下扣住她肩膀给劲儿摇了好几下,咬牙切齿的说:“安以然,你就这么不待见我?就这么想我离开?你是不是特烦我整天跟你后面,我这走了你是不是心里特高兴?”

    安以然扒拉不开他的手,依然好脾气的笑着,摇头说:“没有的事,古人云,男儿志在四方,皆以……”

    “闭嘴!”

    孙烙发了狠,不客气的打断这美妙却显聒噪的声音。顿了下,垂眼看她浅笑依然的脸,又狠不下心。板着脸说:

    “答应你了,晚上订晚班机票走。”

    安以然眼里瞬间被笑意填满,伸手很哥儿们的拍拍他肩膀,那意思是他好样儿的,笑着说:“嗯,就该这样的,你对工作认真点,你爷爷也会高兴不是?你们家家大业大,都说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你要……”

    “安以然——”孙烙泄气,大掌直接卡上她脖子。安以然立马一激灵,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

    她,怕痒!

    孙烙看她那瞬间僵硬的样子又是好笑,怒气瞬间飞了。心里直无奈,以前觉得她遥远得跟仙儿似地,成人的时候又太接地气儿了,唠唠叨叨跟小唐僧似地,什么事儿都能扯出一堆理来。可令他又爱又恨,他在想是不是跟她太熟了啊?

    孙烙双手握着她脖子,安以然话都不敢说,她脖子是最敏感的地方,怕痒得很。她觉得人如果有前世,那么她上辈子一定是上吊死的,要不然她那脖子怎么会是她的死穴呢?在学校里时,钱丽一说不过她,起手一招就往她脖子招呼,立马就能让她认输讨饶。

    孙烙将她头拉近,他自己再凑上去,很想亲她一下,又怕唐突,可她那样儿他看着实在可爱,所以退而求其次用额头抵上她额头,说:

    “我就去几天,要遇到什么困难就给我打电话。”顿了下,强硬了语气再说:“不准拿我当外人,我是你朋友好哥们儿,最铁那种,记住没?”

    “嗯。”安以然勉强飘出丝声音回应。

    “还有,你家的事,你爸和你大哥会处理的,就算处理不了责任也该是他们承担。今天的事,里里外外都跟你没半点儿关系,我想不用我说你都该知道自己的能力,所以,千万不要强出头。你这人看着冷静,其实就是傻。你要记住我的话,嗯?”孙烙不放心,免不了又叮嘱了几句。

    “嗯。”安以然又是轻飘飘一句回应。

    孙烙觉得她没长心,怎么能这么无视他的一片真心呢?

    松了手,板着脸说:“以然,我说的话你认真记着,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知道了,你说很多遍了,我不会忘记的。”安以然无奈的说,忽然发生这么大的事,她也很想帮忙,可她哪里能做什么?不过干着急罢了。

    “乖。”孙烙总算满意了。

    另一边安父召集安氏上层领导在开会,主要是找出这次失事的原因,一是尽快给社会一个交代,再者是找方法弥补。

    然而从工程图到实施以及材料的选择上等等,没有一项不合格,全都是再三确认才开工,大到地基小到工程图数据,都没问题,安氏人都找不出纰漏。

    所有人神色严肃,一句话不敢说。

    “会不会是……以欣的设计图有问题?”安以镍最开始就避开了报纸上揭露的“真相”,安以欣的实力他是相信的,她没有那个能力一定不会接手。可到现在,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安父皱紧眉,最后让谢豪把安以欣的设计稿取来。

    谢豪离开医院直奔安氏,安以欣的设计成稿他是第一个看的,不会有问题,当时他特地检查过承重设计,因为不是传统的圈梁配筋,所以还和安以欣讨论过双层双向的板筋能不能用,或者直接钢筋取代,就这承重与坚固的问题他们讨论了两天才定下来。

    谢豪直奔设计部,拿到设计原稿时快速检查了遍,没问题。可抬眼之时脑中飞快闪过一个想法,当下拿笔在几个重要转折部位改了几笔,并且改了承重钢筋的数量。

    谢豪手不断发抖,强迫自己镇定。

    本书由本站首发,请勿转载!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