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治病石枕

    瘦道士沉吟着,“着实是贵人,富贵命格,可不就是贵人么。”

    沈宛礼貌地冲道士福了一下身,转身欲回房,不想那道士挡住了去路,直惊得沈宛如见了鬼鬼一般,她明明记得瘦道士在楼下大厅,怎的眨眼间就上了二楼。

    瘦道士嬉笑道:“姑娘请我吃饭,我不白吃,我瞧姑娘面带忧色,贫道有一石枕,最是个宝贝,今儿借与姑娘消病祛灾,定能助姑娘心想事成。”

    沈宛还没回过神,道士就将一个沉甸甸的布包塞到她怀里。

    “道长……”

    “姑娘不用言谢,一日后我自来取回石枕。”

    道士落音时,人已经出了客栈,只眨眼之间就不见了踪影。

    小环歪头审视:“大姑娘,要不就试试石枕,那道人不是说石枕能消病祛灾,幸许真是个好的。”

    石妈妈放下乌盆,“大姑娘,且试试。”

    如若真的管用,也算是捡条命回来。

    郎中的药吃了几副对五姑娘的病一点不见起色,也只有试试了。

    沈宛走到床前,从布包里取出石枕,这是一只白玉石枕,并不是多好的白玉,瞧上去倒像是汉白玉,却又比寻常所见的汉白玉要明亮、润透。

    石妈妈抬起沈容的脑袋,沈宛将石枕支在了她的头上,双手合十,虔诚地道:“上天保佑妹妹可以早日康复!”

    *

    当时,沈宛只是抱着死马当着活马医,权且一试的心诚,不想将石枕给沈容使了后,沈容的病情竟日渐康复。

    沈宛要取了石枕还与道人,这会子沈容却紧搂着石枕不撒手,两人来回争夺了两下,沈宛轻呼一声:“妹妹!”

    沈容回过神来,定定地看着沈宛。

    沈宛以为她想要枕头,笑道:“妹妹若是喜欢这样的玉石枕头,待入了京,我着人给你做一个。这是旁人之物,不可贪占,道人能借我们姐妹,又治愈你的病,本有救命之恩。人不可无信。”

    言下之意:人家拿出宝贝给我们一用,你的病方才好了,怎么能再贪别人的宝贝石枕。

    沈容撒了手,“姐姐,刚才你有没有听到一个老人在说话?”

    沈宛凝眸,听到客栈外头有人在吆喝,“是外头卖糖葫芦的老翁?”

    她们定是没听到。“假作真时真亦假,黄粱一梦以为假,须知前世本此生。”她回到了沈容还是几岁之时,是不是一切还可改变。

    她虽好奇这石枕,但旁人之物,定不能强占。

    沈容笑了一下,对石妈妈道:“再与我盛碗肉粥。”

    沈宛将石枕包到那个布包里头,“小环,取五两碎银子。”

    沈宛捧着石枕,领着小环出了客房。

    沈容心下好奇,掀开被子就下地,石妈妈一把拉住了她,“奶娘,你让我瞧一眼,就瞧一眼,我不出门。”她一纵身站在门后。

    沈宛到了楼下大厅,福身行礼:“道长,石枕果真是宝贝,我妹妹枕上之后病就好了。道长妙手回春,请受小女一拜!”

    道长一把夺过石枕,启开布包,查看了一番,嘴里嘟囔道:“好大的福分!家雀浴huo化凤凰。”

    沈宛愣住,他虽说得小声,却还是一字不漏的落到她的耳中。她郑重地跪下,深深一拜,道长将石枕裹,重新揣入他那松松垮垮的怀中,虽是大冬天,他衣着宽大,半露着胸\膛,竟生生受了沈宛一拜。

    小环将钱袋捧递给道人,“我家大姑娘说,此次多亏道长的石枕治病,方令我家五姑娘才康复,这点零碎银子是孝敬道长打酒喝的。”

    道长一把抓过钱袋,抬头往楼上客房扫了一眼,正遇到门后探出脑袋的沈容,目光相遇,沈容非但没缩回脑袋,反而直直的迎视着道长,她眼眸微敛:这道长的声音,不就是早前她抱着枕头时听到的那个声音?

    沈容听闻过黄粱一梦的故事,传说一个书生在赴考途中得遇一个道人,用道人的枕头一睡便梦了一生……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