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三章 宝珠有婚约

    刘氏听得有diǎn迷糊,因为手里这银子分量不轻:“花大少真的赏了你们这么多?还有你们的木雕真的卖出去了?”

    玄妙儿diǎndiǎn头:“是呀,十文一个很好卖,还有三个卖了十五文呢。只是今天第一次卖,知道的人不多,等再卖几次才能看出固定的收入。”

    刘氏看着手里的银子,放在嘴里咬了咬道:“这得有三两多了,这花大少真的有钱,这木雕本来就是咱们日子外的补贴,所以挣得多少咱们都高兴。”

    “娘,妹妹回来了,挣了多少钱?”玄安睿听见声音急急忙忙的跑进来。

    玄安浩一脸的自豪:“卖了好几个呢,挣了一百零五文,还有花大少赏了三两银子,不对,姐姐说那是我们该得的。”

    刘氏和玄安睿又看向玄妙儿,玄妙儿觉得不需要隐瞒:“我只是diǎn出了花大少那扇面的缺陷而已,所以这银子是我们该得的,不算是赏的。”

    玄安睿崇拜的看着玄妙儿:“妹妹你真厉害,一次拿回来这么多银子,可要藏好了,以后你们也就说每次挣十几文,要是让上房知道挣得多了,又要起事了。”

    刘氏也道:“是呀,今天清儿丫头不就替着你们奶奶来试探了,好在妙儿聪明,银子藏起来了。”

    这时候玄文涛和玄文江也进来了,得知姐弟两挣了钱也都高兴,特别是看了银子之后,他们这房多少年没有银子了。

    玄妙儿和玄安浩把身上藏的小米拿出来,一小包一小包的倒出来,满满一小盆。

    刘氏不得不承认这个女儿聪明了:“还好,你祖母没发现,这diǎn小米正好备用着。”

    “晴岚,你赶紧用这小米去给两孩子煮diǎn粥啊,这跑了一天,晚上都没赶上吃饭。”玄文涛心疼的看着两孩子道。

    刘氏笑着去收小米:“这两孩子还能饿到?在镇上吃了馄饨了,会挣钱更会花钱,要是能带回东西来,估计这diǎn钱都能花了。”

    玄文涛和玄文江笑了,这孩子不吃亏就是好的。

    玄安浩小声道:“姐姐说,以后冬天没农活了,咱们轮着去县城卖,那样都能偷着在外边吃好吃的再回来,爹和二叔去的话还能给我们带好吃的回来。”

    玄文涛笑着摸摸玄安浩的脑袋瓜:“就想着吃,不过以后咱们家会越来越好的,到时候让你吃成小胖子,讨不到老婆。”

    大家都笑起来,玄安浩鼓着嘴坐在炕沿边不说话,大家笑的更厉害的。

    闹腾一会,玄妙儿收拾了包袱里的彩绳:“我去柳大娘家一趟,把小桃姐的彩绳还了去。”

    玄文涛diǎn头:“去吧,多玩会也没事,家里没活了。”

    玄妙儿出去了。

    上房内,马氏坐在炕头,一张大白脸映衬在烛光下更加的渗人:“这个死丫头竟然还能折腾出卖钱的东西,这病一场倒是心思多了。”

    玄宝珠坐在马氏身边,正绣着一个帕子:“娘,管她做什么,折腾一天,连晚饭也没捞到吃,才挣了十二文,折腾一年也挣不过一贯钱。”

    “也是,穷惯了,一个子儿都是好的,咱们宝珠以后可是得做少奶奶的,你这过了年就及笄了,与常家的婚事也该提起来了。”马氏说道女儿的婚事,脸上终于抽动了一下,那笑容莫不如不笑。

    “娘亲又打趣女儿了,这婚事还不是娘做主的。”玄宝珠一脸羞涩的道,不过更多的是得意。

    做在炕梢的玄老爷子,刚才还觉得亏了大房一家,可是这说起宝珠的婚事也高兴:“多亏当年我们救了那常老爷一命,定下这婚约,要不然咱们这门户还真高攀不上人家。”

    马氏不喜欢玄老爷子的说法:“咱们姑娘长得好看,女红做得好,怎么就高攀了?”

    其实玄宝珠长得真的说不上是好看,那脸抹得白底子黑,看起来就像是驴粑粑蛋上了霜一般,还有那张丧门脸,谁看了都觉得晦气,没一diǎn笑容。

    不过自己的女儿,马氏自然认为是最美的,玄老爷子对这个小女儿也是异常的关爱。笑呵呵的说些自己闺女好的,这一家子倒是无比搭调。

    隔壁柳家屋里,一盏油灯很是温馨,玄妙儿把包袱打开:“小桃姐看看我选的颜色你可喜欢?”

    柳小桃翻看了几遍:“妙儿,你这眼光真不错,这颜色比我这经常打络子的人选的好看。”

    玄妙儿画了这么多年画,色彩搭配自然不在话下了:“小桃姐说好那一定是好的,对了,我以前见到过一个货郎卖的手绳编的好看,就问了一下,那是货郎自己编的,正好有空就教了我一下,我给桃姐编编看,是不是也能当络子一样卖了。”

    柳小桃也是小女孩,自然对这东西感兴趣:“好啊,咱们一起编。”

    玄妙儿想着前世的样式,与柳小桃一晚上编出了几种花样的手链,又找来了珠子做装饰,以往柳小桃都是打络子,这编手链还真没有人编,这东西不贵,适合普通人家姑娘带着。

    小姐两一人编了一条自己喜欢的也带上了,柳小桃看着两人的作品喜欢的爱不释手:“妙儿这都是你想出来,你拿去卖吧,这东西不教会别人,想必你可以要价高些。”

    玄妙儿知道柳小桃这个性格,不是那种眼皮子浅占小便宜的,自己也喜欢和她做朋友:“小桃姐还不知道我们家么,我要是有了来钱道,估计都得上交,并且我们家想分家就更难了,这东西我让我娘学了,到时候桃姐拿出去卖,我不是更安全。”

    桃姐笑着道:“就你聪明,不过这样也好,我去问了价钱,到时候咱们一起编。”

    “嗯,我还得和我哥哥刻木雕呢,小桃姐多赚些银子好当嫁妆。”

    “你还打趣我来了,你也才比我小两岁,我嫁了,你也跑不掉。”

    两人在屋子里打打闹闹的,柳大娘在屋外听得也高兴,以前玄妙儿来了就是安静的坐着,一晚上也没一句话,这两次来和柳小桃玩的好,两人欢笑声也多了。

    玄妙儿只带了一个编好的手链回家了,她可不敢把这些东西都带回去,这个与木雕不一样,木雕别人想学学不会,这东西更多的是创意,可是手链不一样,教会了就会了,谁都能学。

    回了家,玄妙儿让大家看了自己的手链,然后对刘氏道:“娘,这几天我也教你编些手链,比绣荷包简单还快,新鲜物件,一定比绣荷包挣得还多。”

    刘氏这几天感觉生活有奔头了,这女儿竟是想着挣钱道道,每个还都真的能来钱。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