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六章 陪你打太极

    玄妙儿一家,此时都忘记了上房的那些乱事,只是想着如何能脱离这个苦海,然后把玄灵儿接回来,哪怕过得苦,可是一家人和和美美的,比什么都好。

    每日看着上房和东厢房那边的吃穿用度,再看自己家的,真心是累,不过这事在外人看来还真说不清。

    因为三房玄文城在外做生意,外人哪里知道他还会从家里往外拿银子,都以为这个家里靠着他过得很滋润呢,所以人家亲兄弟亲妹妹穿的好用得好,外人自然是说不出太多,毕竟不是一个娘的。

    只有他们这家里的人知道,这些年家里省吃俭用的供着做生意的一家,这事说起来感觉有些可笑又可悲,既然做了十几年生意都没有做好,那么是不是证明他不是个材料?既然不是那个材料,又何必拖着一家子过得这么辛苦呢?

    玄妙儿真的觉得后娘可怕,三叔一家赔着本也要继续做生意,五叔考了六年,连个秀才也没考上,孩子都满地跑了,还在考秀才,那纸墨笔砚可都不便宜,自己因为几张画纸差diǎn被逼死了。

    而自己一家就是个冤大头,供着这些大爷们,而自己的哥哥连个学徒都不能做,这想想都觉得人神共愤,可是自己的父母竟然在这环境下忍受了十几年。

    玄妙儿正想的出神,窗外传来一阵喧闹声。

    玄文涛向外看了一眼道:“老三一家回来了,咱们去上房吧。”

    玄文江随着道:“走吧,想不想参与都得去,你们几个小的,别乱说话,跟咱们没关系的事,咱们可别惹一身骚回来。”

    几个小的笑嘻嘻应下,随着大人去了上房。玄妙儿喜欢二叔的性子,敢说真话。

    上房,八仙桌旁坐着那对夫妇不用想也知道是谁了,几个孩子上前叫:“三叔三婶好。”

    三叔玄文诚一身缎子长衫,头上的发髻也是用的玉簪子。尽显富贵,看着有些与这个家里格格不入的感觉。

    三婶张氏一身绛紫色的长裙,外边还搭了个红石榴花样的褙子,头上一根金簪子,说不出的华丽。玄清儿依偎在张氏身边,尽显小女儿姿态。

    身边还有个与玄宝珠年纪相仿的女子,应该是堂姐玄紫儿了,她上边一件嫩黄的对襟小衫,下边一件绿色的底裙,头上梳的的是堕马髻,上也是叮当环佩,加上长得周周正正,显得很是娇媚。

    玄妙儿看着这一家子的穿戴,心里有心泛呕,自己家花钱供着的大爷大奶小姐们回来了,自己还得上前先问安,怎么不见玄紫儿给自己父母二叔问安?不是大家闺秀么?礼仪呢?

    永安镇离河湾村本就不远,所以三叔玄文诚通过村里去镇上买东西的熟人,也得知了玄妙儿的变化,这时候也上下打量玄妙儿呢。

    这丫头样子没什么不同,穿的也是与以前一样,挂着补丁的粉格子对襟上衣,一条灰色的粗布长裙也尽是补丁,可是她那个眼神还有气质真的都不一样了。

    玄文诚露出个假惺惺的笑脸:“大哥家的几个孩子都这么好,这次三叔回来的着急,也没买上什么糖果,下次三叔回来一定给你们带好吃的。”

    “谢谢三叔。”玄安睿玄妙儿玄安浩一起回答,其实三个人心里都清楚,三叔给他们买过什么啊?什么也没有,就算是买了,他们能吃到么?不过自家教养好,礼貌很到位。

    三婶张氏看了一眼刘氏的肚子:“大嫂这快生了吧?这胎可别生儿子了,要不然以后都娶了媳妇家里可要住不下了。”

    这话尽管是讽刺,可是里边也透着一股子的酸气,谁让她生了三个姑娘之后就一直怀不上了,这好不容易怀上了,到处拜神,希望能有个男孩。

    刘氏脸憋得通红:“三弟妹这话说的,生男生女的也不是我决定的,反正自己的孩子就好。”要是以前的刘氏可能会附和着三婶的话,可是最近被玄妙儿感染的,有了diǎn硬气。

    玄妙儿笑着看像刘氏,这样的母亲让她心里踏实,要是父母真的都是一对包子加愚孝,那她再努力也没有用的。

    三婶张氏显然没想到刘氏会这么说,愣了一下,不知道怎么接下去。

    “我娘这胎就是男孩,我也要有弟弟了。”玄清儿看着张氏还没有凸出的肚子道。

    张氏笑着拉着女儿的手:“清儿别胡说,这还没显怀呢,哪能知道男女。”

    “娘不是找了大师算过么,那大师说的还有假?”玄清儿家里没有兄弟,也是四婶子老是挤兑她的原因,所以她也希望他能有个弟弟。

    “妹妹这嘴就是快,不过说的也是事实。”玄紫儿细声细语的道,这语速和声调还真有diǎn大家闺秀的意思。

    “你们两啊,人家都怕多了弟弟自己不受宠了,你们姐妹倒是懂事,盼着娘生个弟弟。”三婶张氏笑的花枝乱颤,感觉她自己肚子里一定是个男孩。

    玄妙儿看了一会,发现这屋子里都坐下了,只有自己家人都站着呢,她赶紧找个凳子放到刘氏身后:“娘,你身子重,快坐下。”

    马氏正好刚想吩咐刘氏去烧水,这让玄妙儿一说,自己倒不好开口了,转身对着王氏道:“老四家的,你去烧水泡茶。”

    王氏没有起身,本来她就是个懒的,以前这活都是刘氏的,今天婆婆忽然吩咐自己,她可不愿意:“娘,我泡茶没有大嫂泡的好,让大嫂去吧,三哥两口子不常回来,别慢待了。”

    刘氏刚要起身,玄妙儿拉住她,然后笑眯眯的道:“泡茶还分好坏呢?咱们家也不是大户人家喝什么雨前龙井,喝什么大红袍的那么多讲究,还不是烧开水了抓把茶叶就行了,四婶说的好像什么都该我娘做。”

    家里这些人已经习惯了玄妙儿最近的变化,可是玄文诚家还真不适应,特别是这孩子怎么知道那么多好茶?以前回来很少注意到有玄妙儿这个孩子,怎么现在变得这么伶俐?

    并且说的话都是有道理的,让人没法反击,人家还没针对谁,只是说这活谁都能做。

    马氏坐在炕头面上没表情,可是腿却不自然的挪了挪:“你们这是打算让我老婆子亲自下地给你们烧水泡茶了?我就算是后娘,我自问也没什么对不起你们的,怎么让你泡个茶都不行?”

    每次马氏遇见玄文涛家的事情,都会说上一句,我是后娘,但是没什么对不起你的,这话说久了就会让人当真了,甚至连他自己都信了。

    手机用户请到m.myxs.ne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