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豪门千金(15)

    虽然南宫景警告了那些人,但是依旧有风声传了出去,当时在场的人那么多,还有请来的服务人员,哪里查得到是谁泄露出去的。

    苏衣衣之前就有点不好的名声,这次在加上这件事,苏衣衣名声是彻底毁了。

    南宫景找上门时笙已经预料到了,只是她没想到南宫景会绑架她。

    “南宫景,我看你真的是疯了。”时笙安静的坐在两个彪形大汉中间,神色淡然,微微上翘的唇角,似乎有几分讥讽。

    南宫景坐在她对面,面容沧桑,像是老了好几岁,他没有从对面的女人身上看到害怕,惊慌,恐惧,更没有对他的爱意。

    他只看到了平静。

    南宫景心底一阵暴躁,许乘月不该是这样的。

    “衣衣受的罪,我会让你千百倍的还回来。”南宫景说完这句话就有些狼狈的移开了视线。

    他讨厌对面那个女人一脸平静,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子,他要她跪在地上求饶,跪着给衣衣道歉。

    “关我什么事?”妈的智障!

    “你敢说不是你指使的?”他已经查到下药的人是谁,但是他不相信这件事和许乘月没有关系,一定她在背后指使的,只有她才会那么恨衣衣,恨不得毁了她。

    时笙推了推旁边的彪形大汉,给自己留出更多的空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坐着,“如果是我来做这件事,苏衣衣何止是受那点罪。”

    原主曾经又做错了什么,苏衣衣明知道那饮料里被动了手脚,还换给原主。最后还将南宫景叫来,她不过是把她曾经对原主做的还给她,她还没动手。

    “你怎么那么恶毒。”南宫景猛的转头过,满身的阴戾。

    “谢谢夸奖,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

    “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到底是谁啊!男主大人你这脑回路也特么的是挺清奇的。

    老子现在不和你说,有你哭的时候。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她没什么攻击力,南宫景并没有绑她,车子开了许久,到后面越来越颠簸,最后直接进了山。

    车子停在山里的一处别墅前,时笙被粗鲁的扯出来,南宫景让人将她关在了二楼的一个房间,这次倒是把她给绑上了。

    【宿主,你为什么一再挑衅南宫景。】

    时笙扭着身子,麻溜的给自己松了绑。

    【……】宿主这技能它好像没给点亮啊!

    “因为这样我就有正当理由把他往死里整了。”时笙将绳子扔到地上,摸了摸被绑得有些疼的手臂。

    【……你的任务并没有逆袭男女主。】因为是第一个世界,它特意选了个简单的,让宿主熟悉一下业务。

    “啊,我看他们不爽。”时笙不知从哪儿摸出一个手机,指尖在屏幕上滑动了几下,帅气的揣回了兜里。

    对时笙来说,这些人就是智能npc,她不过是个玩家,要怎么玩儿,她高兴就好。

    等系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已经晚了,当然这是后话。

    房间里有一扇窗户,时笙往下面看了一眼,院子里有两个人守着,时笙琢磨了下,自己怎么跑比较帅气。

    就在她思考的时候,她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出现在别墅外面。

    握草草草,楚变态怎么来了?

    楚棠坐在车里,目光透过车窗,看向二楼的窗户,时笙惊了惊,明明是黑乎乎的车窗,她却感觉到了楚棠在看着她。

    车子并没有停留,直接开了过去。

    从时笙的方向看去,能看到远处的别墅,这里应该是一处用来度假的别墅山区。这种地方有时候会用来作为谈判的地方,楚棠来这里也不是说不过去。

    见此时笙微微松口气,在心底安慰自己应该是巧合。

    ……

    楚棠的车驶进了不远处的一栋白色别墅,他的车一进去,几个保镖就从别墅里出来,恭敬的站在车子两侧。

    助理先下车给楚棠开门。

    楚棠从车里下来,依旧是那副清贵公子模样,双手插在裤兜里,明明不是很雅观的动作,在他做来却是优雅无比。

    “楚少,许小姐的位置已经查清楚了。”助理从保镖手中接过一个平板电脑,上面显示的是南宫景别墅的三维图,而二楼的一个房间,有一个红点。

    楚棠只瞥了一眼,嘴角勾了勾,“不用惊动他们,在外围确保她安全。”

    助理满肚子的疑惑,他们不是应该冲进去把人救出来?

    然后许小姐感激涕零,以身相许?

    楚少最近的作风越来越摸不透了。

    摸不透的情况下,助理只能严格的执行楚棠的命令,安排人在外围确保那位许小姐的安全。楚少好不容易有个感兴趣的姑娘,可不能就这么没了。

    助理怕有什么三长两短,所以亲自去盯着,傍晚的时候,他看到有辆车进了南宫景的别墅,下来一男一女,男的他有印象,凌家的那个小少爷。

    真是可惜,动楚少的东西……呸呸,动楚少的人,这凌家小少爷怕是要不保了。

    “去查查那个女人是谁。”助理给旁边的保镖吩咐了一声。

    助理在手上的平板电脑上点了点,立即有清晰的画面显示,最先显示的是时笙所在的房间,她似乎有所察觉,正直勾勾的盯着他……透过屏幕盯着他。

    时笙看的方向是窗户的旁边,她看了一会儿,就收回了视线。

    正好这个时候,房门也被人打开。

    看到双手环胸站在房间的时笙,南宫景一脚踹向旁边的大汉,“让你绑着她,你怎么做事的。”

    大汉诧异的同时又很委屈,他绑了的啊!

    苏衣衣从南宫景后面走出来,阴沉着脸盯着时笙,都是这个女人,毁了她。

    她要让她生不如死。

    也许是怕南宫景和凌浩看到自己脸上的狰狞,她强迫自己压下了一些恨意。

    “绑起来。”南宫景又是一脚踹向那个大汉。

    大汉立即朝着时笙走去,心底直犯嘀咕,他真的绑了的!

    时笙面不改色的站着,一直放在裤兜里的手伸了出来,看清时笙手中的东西,那个大汉直接僵在了那里。

    大汉的身子挡住了后面几人的视线,所以他们并不清楚大汉怎么停下了。

    南宫景不耐烦的催促了几声,可大汉都没动。

    如果转到他前面,就会发现他满头冷汗,眼底满是惊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