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任家的女人

    屠峥将莲花坠戴回女子脖子,看着氧气罩下静静沉睡的大圆脸,心中微微一叹,不由又抬手抚了下女子已经稀疏难辨的眉宇。

    一旁待立的特护早已经把目光转开,心下暗暗惊奇。据说这位屠首长一到西南,军区里早就炸开了锅,多少女官兵打探消息,明里暗里地想要亲近交好。可惜首长大人性格冷硬、淡薄人情,眼里似乎完全看不到雌性动物,连队里被众星捧月的几个漂亮的文艺女兵都被彻底无视了。

    而今,竟然对这么个又肥又丑,被撞得像个破布娃娃,还一身怪病,即将变成植物人的女子,如此重视?!天天都来看护,一待就是个把钟头。这对于一个还身负重任,有一大堆事情要办的特种部队队长来说,无疑已经是不合常理了。

    除非,这女子是首长的女朋友,可是已经有人自称是人家两年多的男朋友。再不然就是亲戚!可是看首长这温柔不舍、呵护倍致的模样,实在是太……暧昧了点儿。

    “少尉!”

    屠峥已经连唤两声,第三声不得不扬高了几分。

    特护急忙应声,“是。”

    “有什么情况?”

    特护怔了下,立即道,“您来之前半小时,我去打水的空档,周冲和顾宝荷两人又来了。我是听其他护士和保洁员说的。但是他们没有到病房,就和后来的那个叫刘立波的学长离开了。”

    屠峥不置可否,点点头又问了一些情况,便让特护离开了。

    房中再无外人时,屠峥看着床上沉睡不醒的人儿,长长地吁出一声,抬手握住了女子的右手,这只手上也依然扎着管子,他的大拇指轻轻摩挲着掌心里肉肉的小手,眉心慢慢蹙了起来,目光变得有些深远。

    半晌,他开口,像对话,又如自语,“任莲盈,你还记得两年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时,你说的话吗?你说你不用读帝都最好的医学院,也一样可以成为帝国最好的制药师。到时候,会拿着你耀眼的成绩,闪瞎我的钛合金狗眼。”

    他似乎微微弯了下唇角,“任莲盈,我来了。不过,你给我看到的是什么?”

    病房内,呼吸器发出轻微的震动声,床头的加湿器喷出淡淡的白雾,依然闭目的女子仿佛什么都听不到,更感觉不到男子愈发高扬的声音里,那渐趋激跃的情绪。

    “任莲盈,我知道你能听到,你就真的甘心一直躺在这里到死,以这副样子去见你的母亲吗?!你们任家的女人,就只有这点儿出息?!”

    “任莲盈——”

    男人的声音仿佛一道惊雷,闪进任莲盈的意识里,她慌忙睁眼,就看到了那朵小小的墨莲,缓缓转动着,一片片的花瓣宛如微风过处,柔柔拂动。原来已经暗黑一片的花瓣,此时又亮起三五瓣深紫色来。

    咦,这是……她的灵气又回来了吗?

    很快,她就感觉到四肢百骇的刺痛传来,疼得她差点又昏死过去,虚弥之间仿佛看到从墨莲中伸展出去千丝万缕的黯紫色气流游入她的周身血脉中,所过之处,细胞再生,气血重聚,推动着她的命轮迅速运转起来。

    ……

    那时候,屠峥被陈风叫出了病房。

    屠峥问,“什么情况?”

    事实上,他们之前还在调查事情,陈风比他早一步离开来医院这边。却晚了这么久,才来病房找他,必然是又发生了什么事。

    陈风点头,忽就笑了,“我来时,恰巧碰到了几个人。队长,你猜猜看是谁?”

    屠峥眼神刮过,没接这茬,直接问,“周冲他们说了什么?”

    没能拐到人,陈风只得摊手,“三个大秘密。有好的,还有坏的,队长您想先听哪个!”

    屠峥直接横了陈风一眼。

    陈风连忙举手做投降状,嘻笑道,“一个坏消息,周冲同学趁着咱任姑娘即将报废的当口,想要取代任姑娘名义下的一个重要的制药项目的组长位置,以期毕业后项目完成,可能获得更大的名和利。”

    屠峥眸底冷光乍闪,点头,“还有?”

    陈风看了眼屠峥不动如山的表情,瘪了下嘴,继续道,“要是队长有心,那接下来这两个就绝对是好消息了。”这话换来屠峥一个不客气的厉眼,某急忙咽下口水,“正如之前咱们推测的一样,周冲和顾宝荷是对奸夫淫妇。队长,这种不道德的事情,你肯定会告诉任姑娘的,对不对?就算咱生得不乍样儿,还有点儿小毛病,可也不能自惭形秽,就屈居在一个渣男身边,是不?”

    屠峥突然抬手,吓得陈风一下蹦得老远,结果只是拿电话。

    陈风又咽下一口唾沫,“队长,你难道不觉得这是天大的好消息了吗?只要任姑娘知道被男友和闺蜜双重背叛,您正好趁虚而入啊!”

    “三!”屠峥数道。

    陈风负气地哇哇叫起来,“队长,队长,慢着,我说我说。第三个好消息就是,那个顾宝荷都怀上周冲的孩子了,人证物证都有,我顺便让小结巴查了下医院记录,那姑娘胆儿可真大啊,竟然就在这家妇产科做的检察。你看,这是电子档截图。啧啧,都有七周半了,快两个月了。周冲这斯渣男的名号是彻底坐实了。”

    屠峥的电话终于接通了,“胡子,烈风的组织纪律性散慢,侦察分析能力,以及潜伏纪律都有待提升。给他安排这三个科目的加强训练,级别?”

    陈风直接扑上来抢电话了,可惜屠峥轻轻侧身,手一推,就化解了他的冲力。

    “双SS级别,每个科目至少在A或以上。”

    隐约之中,电话那头的胡子听到陈风的哀嚎,非常愉悦地挂掉了电话,回头对身边的小伙伴们报告这等好消息,“小疯子又皮痒了,又借机挑逗队长,被双SS了。哈哈!”

    于是,在名为“五虎将”的企业级微信群里,迅速弹出三句话。

    大胡子:恭喜小疯子挑战双SS。

    小结巴:贺喜!

    笑笑笑:恭喜!

    挂断电话,屠峥下令,“以后别让周冲再靠近病房。”

    “是,首长!”特护非常恭敬地应下。

    陈风等人一走,又蹭到屠峥身边,跟着进了病房,看到床上躺着的小胖妞,啧了一声,“队长,顾宝荷长得那么娇媚可爱,又那么体贴男人,和任姑娘一比……啧,你别生气,我这是实打实的分析啊!哪个正常人会放着娇俏小美人儿不选,会选这个又,嗯嗯,又,嗯嗯……”

    顶着那冷气腾腾的冷眼儿,陈风觉得太苦逼了,“队长,我的意思是,或许任姑娘早就知道这两有奸情也说不定。只是爱之深,才不得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委屈……”

    “绝不可能!”

    屠峥终于开口打断了话,目光掷向了窗外,不知落在何处。

    陈风本等着下文,结果这又没声儿了,一时间好奇心真要搔死他的心肝儿了,又冒死一问,“队长,你怎么那么肯定啊?还是,你早就跟任姑娘私定……”

    后话果然被雷电眼给掐了,“任家的女人,从不委曲求全。”

    陈风讶然,“任家的女人?这个任家,很了不起?”

    家庭教育,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一个人的德行、价值观以及生活面貌。尤其是女孩子,娇养出来的世家女子,和普通家庭的平民女子,光是一眼就能分辨出大不同。

    屠峥收回了目光,落回女子身上,声音隐含几分叹息,“不是了不起,而是很了不得。任家祖上数代均是隐居于市的大制药师,与皇家关系都十分密切,从不入朝入仕。算来历史,盛过前朝皇室,还有远祖族人得道成仙的传说,一度家财万贯,富可敌国,显赫一时。”

    拥有如此身家背景,何惧一个小小周冲、顾宝荷?!

    不拘家世背景,光是任莲盈幼年时遭遇的家变,形成的性格和脾性必然也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形发生吧?!

    ------题外话------

    接下来,就轮到咱们小盈子主动出击,开始虐渣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