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十足的野性

    “靳……”裘蝶还陷在那个走马观花的梦里没有完全清醒,下意识喊着心中最念的名字,软软地伸出了手。

    就在触上那英俊脸庞的前一秒,动作猛然僵住,骇然地瞪大双眼。

    “你……怎么会在这里?”

    是警局门口那个男人!

    他弯着腰,半个身体倾在自己的上方,强大的气势居高临下地压迫着。

    和昨天一样的衣着,大概是穿久的关系,很多地方都已经皱起,但却没有不好闻地味道,一股淡淡的烟草味。

    他的下摆随意地露在外头,领口的扣子开了好几颗,一副玩世不恭的桀骜模样,十足的野性。

    从裘蝶的角度,正好可以看见他的胸膛,分明的肌理往下延伸,在交错的光线里形成诱~人的视觉效果……

    在杂志上见过不少裸~着胸的模特,真人还是第一次见,心猛然加束,“怦怦怦”失了正常的频率。

    见她醒来,原本专注于她脸上的漆黑双懒洋洋眸往下一扫,又收了回去,继续忙自己的事。

    裘蝶感觉到脸上传来触感,如同柔软的羽毛划过。

    梦里那真实的、被刀刃划过的触感,就来自于此。

    他在自己脸上做什么?

    裘蝶心惊地伸手想抚,被元令玺一个斜视的眼神瞪得僵住——

    “不想烧成傻子就老实地躺着别动。”

    烧?

    裘蝶一怔,想起自己因为高烧在走廊倒了。

    晕过去前一秒,她好像看到了靳言。

    他来了吗?

    用力地推开眼前的男人,她急切地坐起,四下打量,却发现病房里除了她和陌生男人,没有别人。

    封靳言没来,是这个男人送自己过来的……

    垂下眸,裘蝶胸口难言的酸涩。

    生病脆弱的时候,陪在身边的不是相恋多年的男朋友,而是不相关的男人,她低落的心情可想而知。

    元令玺看她那副要死不活的模样心头就不爽,黑眸冷厉地眯起,“一脸春心荡漾,想野男人?”

    “与你无关。”裘蝶别开眼看窗外,还没从与封靳言闹翻的情绪中缓过来,脑子有些隐隐地胀痛。

    元令玺就是看她一脸春心荡漾不爽埋汰一下,结果却把自己搞得郁闷了,觉得这女人惨白着脸的模样碍眼到了极点。

    一把捞起床畔的包,“哗啦——”东西全倒出来,找到防水眼线笔,大掌虎口往裘蝶脸上一掐,刷刷刷写起了字。

    “你干什么?放——”裘蝶惊了一跳,赶忙伸手去掰。

    男人和女人天生就存在着体力的悬殊,加上她现在还病着,完全不是元令玺的对手,就这样被死死地扣着,乱写了一通。

    写完后,元令玺捏着她的下颚,翻来覆去地查看,待眼线水全干透了后,才扯嘴一笑,满意地放开。

    “你在我脸上乱写了什么?”裘蝶翻出化妆镜查看。

    这一看,差一点没气昏过去。

    这个莫名其妙不知道从里冒出来的陌生男人,居然用防水眼线笔在她脸上龙飞凤舞地写了两句子——

    左边:生是元家人。

    右边:死是元家死人。

    额头上横批:已婚妇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