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七章】赶集

    俞婉在地上挖了几条地龙丢进水里,不一会儿,果真有鱼儿摆着尾巴游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俞婉抓起地上的枯枝,猛地刺进水里!

    没有刺到,鱼儿逃脱了。

    俞婉并不灰心,换了地方继续。

    几番折腾后,俞婉成功刺到了一条野生大鲫鱼,这条鱼足有两斤重,在野生鲫鱼里算是十分肥硕了。

    之后俞婉刺上来的都没再有这么重的,但足有四条,也算是收获颇丰了。

    此时临近晌午,小铁蛋的肚子该饿了,俞婉见好就收,带上野鱼回家了。

    小铁蛋似是听到了她的脚步声,从灶屋里飞一般地跑了出来:“阿姐!你回来啦!”

    “嗯。”俞婉点点头,穿过自家后院儿的小毛竹地,随小铁蛋一块儿进了灶屋。

    “阿姐!”小铁蛋没着急去看她背篓里的东西,而是拉着她的手,指了指堂屋说,“大哥来了!给我们带了好多吃的!”

    大哥?

    俞婉心神一动,大伯家的长子?

    “大哥!阿姐回来了!”

    俞峰是奉爹娘之命前来给阿婉家送玉米面的,可这不代表他愿意同这个堂妹说话,在听见小铁蛋唤阿姐的一霎,他便转身离开了,却不料小铁蛋眼睛这么尖,又硬生生把他给叫住了。

    俞峰这会子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倒是俞婉神色恬淡地走了过来。

    俞婉没继承有关老宅的任何记忆,因此并不知原主与大伯家的事,还以为两家的关系很好,不然,他们怎么会那么照顾小铁蛋?

    俞婉将背篓放在灶屋,去堂屋见了俞峰。

    这是个身材高大的男子,年纪二十上下,常年日晒,肤色不算白,但五官刚毅,看上去也颇有几分俊朗。

    “大哥。”俞婉与他打了招呼。

    俞峰一惊,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小铁蛋跑过来,抓起桌上的两个布袋,对俞婉道:“阿姐!这是大哥送过来的小米!这是大哥送来的玉米面!”

    俞婉将布袋接在了手里。

    俞峰还当她要拒绝,却突然听得她温声道:“怎么这么多?大哥自己家里留了吗?”

    不是嫌弃送的少,而是担心太多了他们家里没得吃了?

    她几时担心过他们死活?!

    若不是亲耳听见,俞峰怕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俞婉看向一脸怔愣的大哥,微微地弯了弯唇角:“多谢大哥。”

    少女的笑容,清丽而灵动,没有一丝鄙夷,更没有敷衍,她是真心实意地在表达自己的感谢。

    俞峰定了定神,板着脸道:“不是什么值钱东西,我爹娘让我拿过来的,说……谢谢你昨天的鸡肉。”

    “好吃吗?”俞婉问。

    俞峰一愣,含糊地嗯了一声,又道:“家里还有事,我先走了。”

    “大哥先等等。”俞婉叫住他,快步去了灶屋,须臾,用篮子装了一条最大的野生鲫鱼与几个鲜嫩的冬笋出来,递给俞峰道,“鱼是刚抓的,笋也是刚挖的,都很新鲜。”

    俞峰张了张嘴,想拒绝,俞婉却不由分说地把篮子挎在他手上了。

    他方才撒谎了,玉米面和小米是他爹娘让他拿来的不错,却不是感激她送的鸡肉……他们其实很想问她,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她怎么说?”

    回家后,俞峰被一家人团团围住了,问话的是弟弟俞松。

    不待大哥回答,俞松接着道:“她是不是想找咱们借钱?”

    “咱们家哪儿来的钱?”大伯母瞪了二儿子一眼。

    “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要。”俞峰将篮子放在桌上,“还给了我这些东西。”

    还叫了我大哥。

    看着篮子里的冬笋与大鲫鱼,俞家人倒抽一口凉气。

    ……

    俞婉苏醒的事渐渐在村子里传开了,之后陆续有人上门,说不清是真心探望还是看热闹,每个上门的人都闻到了她家的鱼香。

    正所谓冬鲫夏鲤,冬天是鲫鱼最肥美的季节,而野生鲫鱼的味道还要更鲜美一些。

    由于没有盐巴,鱼汤的味道是原汁原味的,可饶是如此,依旧鲜得不像话。

    小铁蛋捧着一碗奶白色的鱼汤,喝得呼呼的,额头都冒出汗珠了。

    看着小铁蛋大快朵颐的样子,俞婉觉得自己仿佛发现了一个新的商机。

    “铁蛋,咱们家有绣花针吗?”午饭后,俞婉问弟弟。

    “有啊!阿姐等等,我去找来!”小铁蛋一溜烟儿跑进姜氏屋,拉开柜门,从一个小包袱里翻出了一个针线包。

    俞婉挑了两根细长的绣花针,用火烤软,折弯做了一对鱼钩。

    之后,她又去后院砍了一株毛竹,做成两个长长的鱼竿。

    “阿姐,你要去干嘛?”小铁蛋好奇地问。

    “晚上你就知道了。”

    俞婉用扁担挑着两个木桶,拿上一双鱼竿,从后院去了先前捕获鲫鱼的小河。

    两个时辰后,俞婉回来了,木桶被装得满满的,除了水,还有鱼。

    小铁蛋蹲在地上,小手扒拉着,一条一条地数:“……二、三、四、五、六……”

    数到十,后面的他就不会了。

    中午有乡亲上门时,俞婉用鱼汤与她们交换了一些信息,譬如她知道了这个村子叫莲花村,还知道了最近的集市在哪里,每月一旬一大集,三日一小集,明天就是大赶集的日子,这意味着摊贩会很多,但随之而来的,买东西的客人也会变多。

    而她,已经想好了要怎么卖。

    ……

    集市远在十里之外,为赶在天亮前抵达集市抢个好位置,俞婉不到五更(约凌晨三点)便起了,她以为自己起得够早,可看了村子里渐次亮起的灯火,方知乡亲们为了这次赶集全都卯足了劲。

    想想并不奇怪,年关将至,该卖的得赶紧卖掉,该买的也得赶紧买入,一旦除夕来临,集市将彻底关闭,一直到二月龙抬头的那天,才会重新招揽生意。

    大伯家的宅子也亮起了灯火。

    她昨日目送俞大哥回家,已经知道他家在哪儿了。

    “阿姐阿姐!你是不是要赶集?我也要去!”

    这个总是能睡到日上三竿的小家伙,竟然嗅到赶集的味道,破天荒地早醒了。

    “阿姐阿姐,你带我去嘛!我保证很听话的!我好久没去赶集了!”

    说的好像你赶过集似的,俞婉哭笑不得,揉了揉他的小脑袋:“好,我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