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招供

    “那婉夫人的事情呢?在你的背后也有一个神秘的人是吗?”

    “那件事我就更不能告诉你了,因为在我身后的那个神秘人是个更厉害的人物。你们,以及乔府的每一个人,还有宋家的每一个人都会死在他的手里!”许容立面露狞相,手指着沁雪恶狠狠道。

    沁雪眉心微颦:“这里头还有宋家的事?”

    “当然。想知道吗?”

    “你有条件?”

    “想知道就放了我。不然的话,你们不久之后也会下来给我陪葬的!”

    “是一个和乔家和宋家都有仇的人,是吗?”

    “哈哈哈哈……”许容立仰头又大笑了起来,“想诈我?你还太嫩了点啊,吴侧夫人!我许容立出来混的时候你还在家做乖乖小姐呢!我猜你也不敢杀我吧?杀了我,乔家打算怎么跟宋公交待呢?总不能说我不小心落水,然后不幸感染了风寒就死掉了吧?你们认为宋公会信吗?”

    “我们可以这样说,”沁雪缓步走近许容立跟前,目光幽冷道,“许姨娘不慎中毒而亡,后经查证,是宋家六小姐宋沁月所为。两人因为之前的月夜灭蛇案而起了争执。宋六小姐不想留下活口便将许姨娘灭了口!如果宋公还不信,再跟他讲讲几年前来找许姨娘的那个男人,查一查那个男人现如今身在何处,再查一查是谁替徐姨娘处理掉那个男人的,如果有可能的话,顺着那个男人的线索一路查下去,没准许姨娘的身世就能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我杀你了!”许容立忽然暴起,一把掐住了沁雪的脖子。

    “你杀了我也没用!”沁雪扯着许容立的双手,挣扎道,“你做过的恶事早晚被人揭发出来,你早晚得下去!”

    “那我在下去之前先送你一程!反正宋沁月也看你不顺眼,早就想除掉你了!”

    “你俩果然有勾结!”

    “勾结了又怎样?还不是因为你这个外宅女人给乔三公子生了个儿子!宋家怎么能容忍外面的女人先生下儿子呢?是你自己招惹了你不该招惹的,是你活该!”许容立推倒沁雪,将沁雪推倒在地,用力地掐着她的脖子,双目瞪得像魔鬼。

    “十三年前,婉娘就不该在府门口收留了你!”沁雪愤恨道。

    “那是她蠢!我根本没想过让她收留我,我在宋府门口等了一天一夜不是为了等她,我根本就不稀罕做她的婢子!你那么喜欢她是吧?那好,稍后我再把她也送下去!”

    “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我还会怕你?”沁雪使劲一蹬,将许容立从自己身上蹬了下去。

    许容立一下子滚得老远,后背撞在了床边上,顿时疼傻了。沁雪趁机爬了起来,扶着纱屏,大口地喘息。当她回头去看许容立时,发现这女人正睁着一双恐惧的目光看着她。

    “你……你到底……到底是谁?”许容立指向沁雪,颤抖得厉害。

    “你觉得我是谁呢?”沁雪喘气道。

    “你说你死过一次……你说话又这么地像那个死去的宋沁雪……天哪!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许容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神更惶恐了。

    “也许我就是呢?”沁雪邪魅地又一冷笑。

    “啊!”这女人居然捧着脸惶恐地尖叫了起来。

    房间外忽然吵闹了起来,仿佛有人想闯进来。沁雪侧耳一听,原来是宋沁月。片刻后,宋沁月推门闯了进来,飞一般地跑到了纱屏后面。见许容立神情慌乱地蜷缩着,她急忙问道:“姨娘!姨娘您怎么了?”

    许容立双目呆滞地看着地面,任凭宋沁月怎么问她,她都没说话。宋沁月转头瞪了沁雪一眼,冲了过来问道:“你到底对我姨娘做了什么?”

    “那得问你姨娘自己做了什么?”沁雪一字不差地还了回去。

    “吴园儿,你到底想干什么?你就那么和我过不去吗?你有事可以冲我来,为什么要来欺负我的一个姨娘?她已经病了,你还来折磨她,你这个女人的心怎么会那么狠呢?”

    “你的姨娘?哼,”沁雪松开了扶着纱屏的手,冷冷地看着宋沁月道,“你倒是很关心这个才做了你父亲三年小妾的姨娘,却忘记了那个抚养了你十几年的姨娘。说起来,你们俩挺臭味相投的,都是为了自己可以牺牲别人!”

    宋沁月那脸顿时红了,扬手想抽沁雪,却被乔百翎紧紧抓住了手腕。正争执着,许容立忽然站起来往门外奔了。乔百翎忙转头大喊:”蒲姑姑拦住她……“

    蒲姑姑根本拦不住许容立。许容立像一头疯了的母狼似的冲了出去,在百合阁里胡乱地跑来跑去。护院,婢子连同乔百翎蒲姑姑一块儿才把她截住,绑了起来。唐氏闻讯赶来,吩咐将她暂时关在了房间里。

    露台上,歌舞已撤,月光冷冰冰地撒了一地。

    “爹,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否则叫我宋家的颜面存于何地?我姨娘远道而来,她不当做客也就罢了,竟还如此对待,难道这样的女人就是三巡哥哥从前说的贤惠温婉知书达理的小家碧玉吗?爹,您一定要为我做主!”宋沁月跪在乔安明跟前,泪眼婆娑道。

    乔安明目光清冷地扫了一眼旁边的沁雪,转头问唐氏:“许容立怎么样了?”

    唐氏道:“医师已经看过了,说她受了惊吓,需要精心修养。”

    “为何会闹到这个地步?”

    “这……”

    “侯爷,”沁雪上前跪下道,“这事儿还是由我来解释吧。”

    乔安明点点头:“我倒很想听听你的解释。”

    “月夜灭蛇一事,侯爷已下令不再追究,也已处死了玄安,玄安也已招供。此事貌似已经完结了。但事情真的就像玄安所说的那样吗?我并不这样认为。我不甘心,所以才偷偷潜入许姨娘的房间向她逼问。”

    “那你逼问了什么出来?”

    沁雪缓缓抬手,扯掉了挡住脖子的那条绣花白巾,露出了她殷红殷红的脖子。众人一看都惊了,乔安明也愣了一下,指问道:“这是许姨娘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