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回忆那么伤

    江南的小巷透着古朴,青砖琉璃瓦的建筑与缓缓驶来的豪车显得格格不入。

    轿车停下,管家下车前舒长荣吩咐,“老张,多买些凤梨口味的,安安喜欢吃。”

    老张恭敬的应承,撑开雨伞向对面的一家店铺走去。

    舒宥安和父亲一起坐在后座里,年幼的她视线刚及玻璃窗。

    望着小巷,六岁的女孩,脸上是与这个年纪不符的冷漠。

    舒家人已经习惯了这个样子的舒宥安,小小年纪就经历那么恐怖的遭遇,能保住性命已经是万幸,怎么还奢望能和正常的孩子一样。

    雨滴打在屋檐上,又沿着琉璃青瓦砸向青石地面,春忙季节,又是雨天,巷子里几乎没人走动,整条小巷更是一览无遗的收罗在视野中。

    忽然,舒宥安抬手指向车窗外,“爸爸,我要他做我的玩具。”

    舒长荣顺着女儿指着的方向看去,小巷十几米的地方,一群男孩正在围殴一个少年,那少年蜷缩在青石地上,没有一点还手之力,旁边一个女孩被人反剪了双腕,正哭着求他们住手……

    虽然女儿没有指明要哪一个,可是舒长荣就是明白了。

    压抑着翻涌的心情,问,“安安决定了?”

    哑谜一样的交流,可是父女两个都明白彼此的意思。

    舒宥安坚定的点头,”嗯。”

    舒长荣暗暗叹了口气,对着前面吩咐,“小李,去把人带回来。”

    司机也一样明白自家小姐的意思,应承一声,推开驾驶室的门冲进了细雨中。

    小雨还在淅淅沥沥个不停,舒宥安紧扒着车窗边缘,抿唇盯着那个蜷缩在地上被拳打脚踢的少年,小小的身子微抖着。

    看得出女儿的紧张,舒长荣伸臂将女儿揽了回来,轻轻的抚着女儿的头,“安安不担心,李叔叔会搞定。”

    舒宥安转向父亲,六岁的孩子,眸子里透着这个年龄不该有的坚定,“爸爸,安安会保护哥哥!安安长大了!”

    舒长荣心鼻子一酸,眼眶也有些发热,压抑着心中的哽咽连连点头,“爸爸知道……”

    那一段往事,谁都不愿提起,那时,他的女儿才不过四岁半,却亲眼目睹那么血腥残忍的事……

    “先生,大小姐,人已经带回来了。”司机架着少年来到车前,少年耷拉着脑袋,脸上布着淤青。

    舒宥安连忙推开车门,为少年腾出位置,等少年坐进来之后小小的她跪在座位里将少年抱住,小手轻抚着少年的头,贴心的安慰着,“哥哥不怕,安安会保护你,安安不会再让坏人欺负哥哥……”

    少年不知是意识混沌,还是因为贪恋小人身上的温暖,竟然没有拒绝,轻阖眼眸搭在舒宥安单薄的肩上。

    这画面让人心酸,连司机握在方向盘上的手都不由得收紧,六岁的孩子,本该是天真无邪的年纪,可是自家的大小姐,却要承受这个年纪的孩子不该承受的……

    司机不忍这让人感伤的画面,推开驾驶室的门去接应买糕点的管家。

    老张买了凤梨酥回来之后,又忙着去买药,帮少年做了简单的处理和检查,少年的意识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六岁的孩子,心智并没有表面这样成熟,看见少年眼角的创可贴并没有把伤口完全盖住,便伸手帮忙。

    只是年幼的舒宥安下手也没个轻重,弄疼了少年,少年抽痛的闭眼蹙眉嘶了一声,待睁开眼时,面前已经多了一块凤梨酥。

    “吃了这个就不疼了。”

    可爱的小萝莉,认真的神情,少年不忍拒绝,张口把一整块凤梨酥都包在口中。

    舒宥安抿着嘴唇,看着少年把一整块凤梨酥咽下后,说:“吃了我的凤梨酥就要听我的话,现在起,你是我最宝贝的玩具,要陪着我一起吃饭,睡觉,做游戏……”

    眼前的画面与记忆中的重合,青翠的草坪上,女孩喂了一块凤梨酥给哥哥,稚嫩的声音奶声奶气的说:吃了我的凤梨酥就要听我的话,现在起,你是我最宝贝的玩具,要陪着我一起吃饭,睡觉,做游戏……

    有些事不愿去碰触,因为那是一辈子都无法愈合的疤,舒长荣抬手压住胸口,将脸别向了窗外。

    少年被眼前漂亮可爱的小萝莉童言童语的话逗得笑了,并不知道“玩具”在小小的舒宥安心中有多么重要,好脾气的答应,“好,哥哥做你的玩具。”

    本意是哄小孩子的话,却不知道,在年幼的舒宥安心中,却是一诺千金的承诺。

    少年客气的道谢之后准备下车离开,谁知刚搭上车门,就被身边的小萝莉抓紧了另一只胳膊。

    舒宥安也不说话,紧抱着少年的胳膊不肯放手,粉嫩的唇紧抿。

    少年不解,疑惑的看向舒长荣。

    舒长荣明白女儿的意思,虽然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对是错,但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只要是女儿想要的,他都会不遗余力的去满足,不管对错,只要不触犯法律。

    和善的说,“小伙子,我女儿和你很投缘,可不可以陪她一起玩?”

    少年有些为难,先不说他们并不认识,就是自己的年龄也和面前小萝莉相差太多,也根本没办法玩在一起。

    “先生,这……不好吧。”

    舒长荣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突然的问,“你家就住在附近?方不方便去你家里坐坐?”

    人家刚答救自己,邀到家里做客也是应该的,少年刚要答应,副驾上的管家先他开了口,“老爷,时间来不及了。”

    本就是大小姐临时起意想吃点心,又因为这个少年耽搁了不少时间,如果再去这少年家里,就是一路飞驰怕是也无法在申请的起飞时间赶到。

    舒长荣本能的看向不肯放手的女儿,暗暗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先斩后奏”了。

    “走吧,去机场。”

    “先生,我还没下车呢!”少年着急的提醒。

    舒长荣笑容温和,“小伙子,我着急赶航班,你看这样行不,你给家里打个电话,告诉你的父母,你去我家里玩几天,过些日子我再送你回来。”

    少年:“先生,我们并不熟悉……”

    “没关系,凡事都要有个过程。”舒长荣淡淡的回,拿出手机,送了过来。

    经过自己女儿时,被小人一把夺了过去藏在了身后,然后继续抱紧了少年的胳膊。

    舒长荣知道女儿的心思,也没有强迫把手机拿出来,而是对着副驾上的管家吩咐,“老张,跟小伙子家里打个招呼。”

    老张默默地拿出手机,等着少年告诉自己号码,少年抿了嘴唇,“我家……没有电话。”

    而且这个时间……他的爸妈根本不会在家。

    “那么这样吧,等到了我家我再联系你的父母。”舒长荣和善的提议,为了让少年放心,又耐心的解释,“放心,我不是人贩子,人贩子不会拐你这么大的孩子。”

    少年动了动唇,想要说什么,最后却没有出口,收回视线时,对上小萝莉紧绷的小脸,少年不自觉的展出一抹温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