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迁怒于陆南萧

    舒长荣第一次住进医院的时候,公司里的职员都不觉什么,毕竟年纪摆在那里,五十几岁快六十的人了,“气急攻心”住进医院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可是现二次住进了医院,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

    一时间公司里众说纷纭,有人说董事长是被陆南萧气得落下了病根,也有人说董事长是小题大做,有钱人都惜命。

    而最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不知从哪流出的传言,竟然说董事长“要不行了”……

    陆南萧不知道这个流言从何而来,不过却也没有理会,因为岳父舒长荣住院,他每天的工作量要比以前高出一倍,下了班还要和太太去医院陪岳父……所以根本没有心思顾及那些无中生有的事情。

    何况马上就是十、一,休假之前也是各公司最为忙碌的时候。

    终于到了10月1号,陆南萧也终于可以暂时缓解一下紧绷了一个多月的神经。

    清楚舒自己太太的个性,所以临睡前陆南萧专程和舒宥安做了沟通,笑着问,“太太,可不可以和你商量一件事?”

    “明天早上让我睡到自然醒好不好,然后我们一起再去医院陪爸。”

    “管理公司很辛苦吗?”舒宥安没有回应陆南萧的请求,而是不解的反问。

    陆南萧笑着将她揽紧了些,“当然啦,要不然爸怎么会累病了!”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舒宥安抬手覆上陆南萧的俊脸,即使很关心脸上习惯性的冰冷也没有什么变化,“早点睡吧。”

    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陆南萧和舒宥安一起去医院里看望父亲,舒宥安本打算陪父亲到晚上,谁知中午还不到就被舒长荣给赶了回来。

    说什么,休假日要么在家休息,要么就去外面玩,每天都见面的,有什么好陪的。

    舒宥安不知道父亲的病那么严重,而舒长荣又态度坚决,所以只好和陆南萧一起回了家。

    回家的路上,陆南萧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如果是之前,他定不会当着舒宥安的面前接听,因为一开始的时候,舒宥安根本不许他和家里联系,也是在她十八岁那年,两人有了夫妻之实之后,才许他和家里通电话。

    之前,他都收偷偷摸摸。

    按了蓝牙接听之后,母亲孙丽娟的声音马上就响起,“儿子,放假了吧。”

    “嗯,放假了,妈。”虽然带着耳机讲电话对驾车影响不是很大,可是陆南萧还是放慢了速度,因为舒宥安在身边。

    而在他看不到的另一端,父亲陆成喜正在不耐的催促孙丽娟“快点说正事!”

    孙丽娟不满的瞪了陆成喜一眼,再次和儿子讲电话的时候马上又是笑吟吟的,“儿子,是这样的,这不十一了吗,我和你爸也想散散心。”

    “好啊,反正你和爸也闲,想去哪里就……”

    陆南萧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母亲孙丽娟打断,“虽然我们想出去玩,可是你上次给的生活费用完啦!”

    陆南萧深吸了口气,他早该明白的,如果不是需要钱父母绝不会主动给他打电话。

    舒宥安在身边,不好说什么,自己有这样的父母怕被她嫌弃,所以正常的语气说,“好,稍晚一些我打给你。”

    陆南萧刚摘下耳机要挂断通话,孙丽娟急切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等等!稍晚一些是什么时候!”

    又是一声无声的叹息,陆南萧又戴上耳机,耐着性子说,“我现在在开车,大约半小时就会到家。”

    听陆南萧说半小时之后就给转钱,孙丽娟马上就乐了,“好好,那没什么事我先挂了,专心开车吧。”

    摊上这样的父母,陆南萧只能自己在心里默默地悲哀,而无法和自己的太太吐槽,毕竟再不济也是自己的父母,而且舒宥安又不是那种善解人意的性格。

    与此同时,孙丽娟刚把电话掐断,陆成喜就急忙的问,“大亮(陆南萧原名)怎么说?”

    孙丽娟一边把手机收起一边嫌弃的瞪陆成喜一眼,眉眼间透着抑制不住的喜悦,“还能怎么说,咱儿子现在又不缺钱,当然是给啦!”

    “他没说什么时候给打钱过来?”陆成喜又着急的追问,几天前又欠了不少的赌债,债主说如果今天不把钱还上就要剁下他一只手,他可不想成为残疾。

    “诶呀,你怎么这么着急!”孙丽娟不耐烦的白了陆成喜一眼,扭着腚向藤椅走去,“儿子现在在开车呢,得回了家才能转!”

    “那他什么时候回家?”陆成喜也跟了过来。

    孙丽娟一屁股坐在藤椅里,再次嫌弃的瞥了陆成喜一眼,一边惬意的摇着一边说,“他说半小时就能到家!”

    听说半小时钱就能打过来,陆成喜暗暗的舒了口气,不过很快就和妻子孙丽娟讲条件,“可说好了,这次我去银行取钱,上一次打过来的钱都让你买名牌衣服和化妆品了,我就捞着那么一丁点!”

    陆成喜捏着手指比划着,说完之后马上就皱眉挠着后脑勺,“你说大亮他岳父是不是不想再认我们这门亲家了,我们可都很长时间没收到礼物了?”

    “哼!他不认我们也是大亮的父母,除非他闺女不和我们大亮了!”孙丽娟说的理直气壮。

    ……

    虽然舒长荣说不用陪他,可是快要晚饭的时候舒宥安还是带了餐去了医院。

    陆南萧一个人在家无聊,便和两个好哥们去了会所打牌。

    每个患者对于放疗之后的反应各不相同,就像舒长荣,每次做过治疗之后都会呕吐不停。

    舒宥安提着晚饭来到医院的时候,舒长荣刚刚呕吐完,虚弱的躺在病牀上,管家老张守在病牀前,无措又心疼。

    看到女儿过来,舒长荣坚持展出一抹温和的笑,刚开口说,“不是叫你好好在家休息嘛,怎么又过来了,”

    舒长荣刚说了这一句话,马上就对着老张伸了手,老张赶紧将他扶起来搀扶着去了卫生间。

    舒宥安不知道父亲舒长荣想要做什么,不过从他苍白的脸色上也看的出来不是很好,马上放下食盒和老张一起搀扶着走进卫生间。

    在亲眼看见父亲呕吐了好几次之后,舒宥安赶紧的给陆南萧打电话,让他过来,当得知陆南萧和朋友在会所里,心中对父亲的心疼全部化作愤怒迁怒于陆南萧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