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沙雕之间欢乐多

    得到黎相思的回复,寒季才拿着他那双小眼睛看向寒沉,见男人点了一下头,他才乐呵地坐了下来。

    拿着勺子就要去挖鸡蛋羹,就被寒沉用筷子打了一下手,无情地缩了回来。

    “她又不吃,不吃浪费了,我吃啊。”

    男人没理他,只是点了根烟。

    这幅表情,明显就是在告诉他:这是做给黎相思的,就算浪费了,也不给其他人吃。

    不吃就不吃。

    低头喝了一口粥,眼神却还是不自觉地往鸡蛋羹的方向瞥。笑眯眯道:“哥,你啥时候会做饭了?”

    被烟雾萦绕,男人的面容显得有些不真切。“她不在的十年里,做了很多遍,没人吃。”

    寒季皱了皱眉,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但依旧乐呵呵附和,“看起来手艺真好,下次也做给我吃吃呗?”

    “我已经同傅爷道了声歉,重新约了个日子,哥你可不能失约。你不是常说,商界最忌讳的就是自诩高贵,最重要的就是人脉吗?”

    “都没有她重要。”

    寒季停了一下,“我没听清,哥你再说一遍。”

    寒沉直起身,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拧了拧。眼神薄凉地看了他一眼,起身:“下次来记得叫嫂子,否则别进门。”

    寒季也站起身,“哥,你该不会是和黎相思结了两年婚,日久生情了吧?可是她和老太婆关系那么好,万一是老太婆的奸细怎么办?两年前黎家和韩家吃饭,她二话不说就选你,一看就是有预谋的。”

    男人垂在身侧的指尖猛地抖了一下。

    他是个生性多疑的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寒季他谁都不信。他有自己要做的事,每一步都走得很艰难,不能冒一点险。

    他是一个商人,在他的观念中,利益才是永恒的东西。

    这一世,他只想做一个好丈夫。

    “她是我的妻子。”

    留下一句话,让寒季摸不着头脑。

    昨晚下那么大的雨,林助理说进收费站前有道雷砸在车前的地面上,哥不会是被雷吓懵了吧?

    阿西吧!

    怎么能迁就黎相思?

    黎家和韩家本来关系就不错,老太婆和黎家长辈交往也挺多,黎相思可以说是两家长辈看着长大的。

    这样没有嫌疑的话,鬼信?

    吴妈从背后走了过来,偷偷地看了寒季一眼。

    在她的心里,给韩家每一个子孙儿女的颜值都打了一个分,二爷是一百分,三少爷是九十九分,而这位不被韩家承认的三爷,她也打了九十八分。

    扯了扯寒季的衣服,“面糊了不好吃,三爷快把面吃了。”

    寒季甩开她的手,没怎么用力。烦躁地走到椅子旁坐下,拿筷子夹了面,又扔回碗里。

    抬头,“吴妈,哥昨晚是不是被雷劈了?”

    “没有啊,二爷昨晚好好的,毫发无损。”

    “吴妈,你看那黎相思,表面上清冷玉女,实际上花花肠子多得很。就拿三个月前的事来说,她明明知道哥那么忙,还非得给老爷子打电话。就昨天,哥有要事要去帝都,她还给老爷子打电话……”

    “三爷,那是我打的电话,夫人都不知道。”吴妈挤了挤眉头。

    寒季愣了两拍。

    吴妈在韩家待了三十多年,性子比较怪癖,和哪个人都不太亲近,只喜欢长得漂亮的。

    所以,他才没对她有太多顾虑。老爷子让她来照顾哥和黎相思的生活,他也没说什么。

    吴妈往前走了一步,靠近他,左右看了一圈,轻言:“三爷,我是真的看不下去了,才给老爷子打电话。夫人十八岁就嫁给了二爷,我来的半年里,二爷回家的次数我都能数出来。”

    “老爷子让我来之前交代我,有风吹草动都要及时告诉他。但是我没说啊,我是个不爱嚼舌根的人,除非是这双老眼看不过去了。”

    “三个月前,那是夫人和二爷的结婚纪念日啊,二爷都没回来。”

    她指着这张餐桌,“这么大的桌子,夫人从早上就开始做饭,做了满满一桌,到最后都凉了。”

    “前些天,夫人参加韩氏集团的宴会,被青青小姐欺负了。你知道青青小姐拿什么欺负她吗?”

    寒季蹙眉,“拿什么?”

    “二爷啊。”

    “夫人不过才二十岁,还是个小小的姑娘。我的小姑娘三十岁了,我都不舍得让她在夫家受苦。要不是看在二爷长得好看的份上,我早就一日三餐天天给老爷子打电话,看我不整死他。”

    寒季:“……”

    怔了几秒抬头,“你的意思是让我尊重她了?”

    吴妈直起身,抬了抬下巴。“我是觉得二爷有改进了,你成天跟着二爷,以他马首是瞻。既然他开始接受夫人,你当然也得跟着接受啊。”

    寒季“哦”了一声。

    转过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目光放长,落在桌前的餐品上。笑了一下,“吴妈,我把鸡蛋羹吃了,到时候就说是你吃的哈。”

    “为……”

    一个字还没说完,鸡蛋羹就少了一半。

    又过了几秒钟,瓷碗见了底。

    寒季站起身,点点头。“哥的厨艺真不错。”他往外走,“吴妈,记得说你是吃的。因为……哥不打老人呀。”

    吴妈反应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向餐厅门口时,寒季已经不见了。“你个龟孙!让我背锅子!”

    看了一眼空碗,惆怅矛盾地呢喃:“要不是看你长得漂亮,我现在就去告诉二爷你吃了他做给夫人的鸡蛋羹。”

    **

    次卧卧室里。

    米黄色的溢出打开,里面是清一色的浅色衣裙。

    源于黎相思清冷的性子,她的衣服也都似荷叶那般淡绿,色彩不多。

    她拿了一条百搭的浅绿色织羽纱裙,没过了膝盖。

    “黎爸前几天打电话问我在纽约过得咋样呢,还说要和你一起来看我。”

    颜城和黎相思从小学一年级就是同学,一直到现在大三。虽然两个人家世背景相差有些大,但两人关系却甚过亲姐妹。

    颜城此时嘴里说的,是黎相思的父亲黎正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