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9章 夏小姐,收货

    夏若惜打开门,外面的人便往里面搬东西,很大个的纸箱,一箱一箱地抬进来,差不多堆满了整个客厅。

    裴亚爵矜贵地从楼上走下来,冷声道:“夏小姐,收货!”

    “啊?”夏若惜云里雾里,完全懵逼。

    裴亚爵冷声道:“原本我是打算亲自筹备婚礼的,订了一些糖果和糖果盒!”

    “哦哦。”夏若惜这才明白裴亚爵让她收的是什么货,她立即蹲到一个大纸箱面前,将一个纸箱拆开。

    她拆胶带的时候,竟然直接用指甲用力地从中间戳一个洞,然后往两边拉开,裴亚爵看着她这样的举动,觉得她随时有可能把指甲戳断。一个女人,怎么会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指甲?

    他记得,上个月黎曼晴还让他陪着做了个指甲,花了一个多小时,做得很精致。女人,不都应该是爱美的吗?

    这四年,她究竟是怎么过的?

    他起身,拿了一把剪刀过来,扔给她,冷声道:“不要让我看到你再用指甲去戳胶带,你以为,戳断了指甲就不用为我筹备婚礼了?做梦!”

    夏若惜:“……”

    好吧,她真的没有这么想过!

    她接过剪刀,剪开胶带,打开盒子,开始点数。

    外包装上有数量,她只要清点一下符不符就行了。

    她点完一箱以后,问询道:“抽查就行吗?还是每箱都要点?”

    “抽查?要是中间有漏的呢?”裴亚爵嘲讽着,“夏小姐做事从来都喜欢敷衍了事吗?”

    “我知道了,我会一箱一箱清点的。”夏若惜决定不与这个说话难听的男人计较。

    裴亚爵冷冷地哼了一声,再沉声道:“订了五万个糖果盒,十二种糖果,每种五万颗,一一清点!”

    夏若惜瞠目结舌:“十二种糖果,也要一一清点?糖果那么小的东西,不是会多赠送一些吗?”

    裴亚爵声音更冷了,透着浓浓的不悦:“我的婚礼,会使用赠送的糖果?”

    夏若惜:“……”

    好吧,这个男人赢了!他矜贵,他牛气冲天!用的糖果里面都要镶一块金子进去。

    裴亚爵说完便往二楼走去,在夏若惜看不到的位置,唇角腹黑地勾起。逃婚,哼!晚上再收拾她!

    夏若惜苦逼了,一箱一箱地拆开糖果盒,一一清点。

    点完一百个纸箱时,她觉得自己累瘫了,坐在客厅的地毯上,一动也不想动。

    蒋宇很客气地拿着一本购销单,请她签字:“夏小姐是吗?糖果盒要是数量没有问题的话,请您签收一下!”

    夏若惜:“……”

    她觉得她吃的那份外卖,已经完全消耗干净了。

    她签收好糖果盒,又开始拆糖果箱。纸箱拆开来,里面的糖果看上去包装精美。

    她不满地低喃:“真的镶金了?”

    蒋宇听到了夏若惜的低喃,笑道:“镶金倒是没有,但这些糖果都是定制的,没有多的。”

    “嗯,我知道了。”夏若惜有气无力地清点着。

    点糖果盒的时候,她还能偷一下懒,一层一层地取出来,看里面摆放整齐,也就基本不会差,因为外包装纸盒每个都一样大,排列整齐,她可以只数横排和竖列,再相乘就好。

    糖果就不行了,全部堆在一起,没有规律可循,只能一颗一颗地数。她将一箱糖果全部倒出来,为了不让自己出错,她每数好五百,就将糖果装进纸箱里,并在心里记个数,免得出错。

    数了七个五百以后,她深吸一口气,继续数。

    蒋宇看着夏若惜数得格外认真,突然问道:“夏小姐,这些糖果,您还要数多久呢?他们急着回去交差!”

    夏若惜摇头:“我也不知道,照这个速度,至少要两个小时吧!”

    蒋宇点头:“嗯,那我让他们多等一会儿。”

    两个小时就能点完吗?裴总裁可是交代了,不点够三个小时,这个月他的奖金就扣光呢。

    想着,他又打岔地问道:“夏小姐,您以前是做婚礼策划的啊?您在哪家公司任职啊?”

    夏若惜脑子顿时一蒙,她数了多少个五百了?

    看蒋宇一脸真诚的笑容,她无奈地笑道:“我刚回国,现在还没有找工作,先帮裴总裁策划一下婚礼!”

    “嗯。夏小姐的能力一定很强!”蒋宇赞道。

    夏若惜怪异地看一眼蒋宇,笑道:“您从哪里看出来的?”

    蒋宇朗声笑道:“能入得了裴总眼的,能力都不会差的。”

    “呵呵!”夏若惜干笑了两声。那个严苛的男人,才不是因为她有能力才让她策划婚礼的。

    她已经看出来了,他就是在刁难她泄愤。不过,她很乐意。要是这样就可以让他心情舒畅,让四年前的事情彻底在他心里过去,没有什么不可以的。

    想着,她又将纸箱里的糖果全部倒出来,又重新开始数。

    这次她学聪明了,她数五百,就放一小堆,数五百,又放一小堆。一箱糖果五千颗,数十小堆就行了。

    蒋宇看夏若惜改变了策略,他头痛了,这样想要让她耗三个小时,只能不停地打扰她,让她在五百以内出错,并且,耗着她说话,她的速度也会慢下来。没办法,一个月的奖金几万块,他舍不得啊!

    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蒋宇笑着问道:“夏小姐,您大学念的什么专业啊?我猜您的专业可能与文艺有关,我猜对了吗?”

    夏若惜:“……”

    她真的是有点烦躁的,数到三百多了,被蒋宇一问,她又忘了自己数了多少了。可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就问一下你念的什么专业,也没有恶意,你不至于脾气大到怼回去吧?

    夏若惜耐着性子笑答:“我念的哲学!”

    “哇,厉害!”蒋宇眸光炯亮,一脸崇拜的神情,继续侃侃而谈,“以前我念大学的时候,也想选与哲学或文学相关的学科,可家里不同意,非逼我选了工商管理。学得很枯燥,我高等数学总是考得很差,直到现在我都不理解,工商管理为什么要学那么复杂的数学?哈哈!”

    夏若惜:“……”

    她要点数啊,她真的没有时间闲聊。她有很多事情要做的,点完数以后,她还要做婚礼策划案的初稿,她想先做一个方案给裴亚爵看看,顺便打探一下他对婚礼有哪些大的要求。

    明天她想要把时间挪出来去妈妈以前住的那家医院看看,另外,她回来了,还没有见过芬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