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吴氏妥协

    楚老爷子是个武将,老夫人也懂些拳脚功夫,楚枝就捡乡下有趣的事儿说给老夫人听。

    听到有猎户能一箭将熊瞎子射死时,惊讶的直拍手。

    “一箭就将熊瞎子射死,这样的身手,绝不是一般的猎户,此人若是参军,怕是能有不小作为。”

    “母亲和枝儿在说什么?什么不小作为?”

    楚章掀开帘子走了进来。

    刚沐浴后的他神清气爽,一眼就瞧见了楚枝。

    乍一看到楚枝,楚章微微愣了一下。

    楚枝连忙起身:“给父亲请安。”

    “好孩子,快起来。”

    楚章亲自将楚枝拉起。

    或许是血缘关系的影响,哪怕是第一次见面,楚章都打心眼里对这个女儿心生亲近。

    没错,这就是他楚章的女儿。

    “孩子。”半响,楚章才说出话来,“你受苦了。”

    一想到女儿吃了那么多的苦,楚章忍不住眼圈发红。

    楚枝微微摇头:“不苦。”

    她虽然长在农家,但她的养父养母确实很疼她,再加上家里就她一个女孩,哥哥弟弟都变着法宠她。

    楚枝确实没受什么苦。

    楚章却觉得她在安慰自己,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将楚章的表情瞧在眼里,老夫人这才安心。

    她刚才说要将楚曦送走,楚章极力反对,老夫人还怕楚章不喜欢枝儿。

    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

    只要楚章对枝儿好,老夫人也不会计较楚曦的事。

    老夫人有意促进他们父女两的感情,楚章满腔愧疚,极力弥补,楚枝又有心亲近。

    一顿饭下来,皆大欢喜。

    待楚枝走后,楚章主动提议:“儿子方才思量着,枝儿回府多日还没过明身份,委实不妥,正好我明日休沐,就叫大家去正厅,让枝儿给您敬杯茶,以后就是我楚家正儿八经嫡出的姑娘。”

    老夫人点头:“早该如此,只是没有提前准备,祭品什么也没有,明日就开祠堂怕是来不及。”

    楚章解释:“开祠堂上族谱自然要好好准备,这事先不急,等海棠春宴过后再办,先给枝儿正了身份这才是最要紧的。”

    “你说的不错,那就先敬茶吧!否则再这么拖下去,西苑那边指不定又生出什么事来。”

    楚曦就住在西苑。

    楚章表情讪讪。

    他心疼楚枝,想要弥补,但楚曦也是他亲手养大的,手心手背都是肉,这种情况下,楚章只能装傻。

    见他如此,老夫人就摆了摆手:“罢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回去歇息吧!”

    希望儿子能明白她的良苦用心。

    楚章从荣宁堂出来,直接去了吴氏那里。

    在楚章说要给楚枝证明身份时,吴氏直接将杯子给砸了。

    “我不同意!”

    楚章也动怒了:“枝儿是我的孩子,你同不同意我都会叫她认祖归宗!”

    “她算你哪门子的孩子?凭她出生乡野还是凭她粗俗蠢笨?”吴氏气的脸都青了,“我今日跟你把话说清了,我的孩子只有曦儿一个,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就能认的!”

    “你还敢提曦儿?”楚章冷笑,“你可知母亲原本就没打算送曦儿走?就是因为你今日打了楚枝,惹恼了母亲,她才要把曦儿送走,要不是我极力反对,恐怕你现在都见不上曦儿了!”

    “什么?”

    吴氏脸色一白。

    “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

    “不是……我不知道会这样……”

    一想到她误会了老夫人的意思,而曦儿又是因为她被差点送走,吴氏就胆颤心惊。

    楚章道:“曦儿在我们跟前长大,不是亲生却胜似亲生,楚家又不缺口吃的,自然不会将曦儿送走,至于枝儿,当初被抱错,最无辜的就是孩子,现下好不容易找了回来,我们必定要好好补偿她,我已经跟母亲商量过了,明日先敬茶过明身份,海棠春宴后再开祠堂。”

    他警告吴氏:“我不管你心里如何过不去,枝儿毕竟是我们的亲骨肉,从今往后,你要把她看的比曦儿还重要!”

    “不可能!”吴氏想都不想就拒绝,“我做不到!”

    “你——”

    吴氏忍不住嘤嘤嘤地哭了起来:“你是爷,自然不明白我这做娘的苦楚,我当时为生这个女儿伤了身子,又逢战乱,逃亡途中,我怕曦儿的哭声惹来流寇,将她死死捂在怀里,等后来发现时曦儿的脸都憋青了,就剩下了一口气,可这孩子缓过来后,非但没哭反而对着我笑,我当时就想,这辈子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对曦儿好。可那孩子,没在我身边待过一天,你叫我如何才能把她看的比曦儿还要重要?你这不是剜我的心吗?”

    楚章同吴氏感情深厚,很是敬重发妻。

    见吴氏哭得这般委屈,自然心生不忍。

    再加上他本身也疼爱楚曦,就做了退让。

    “既然如此,那也该一碗水端平!”

    吴氏连平常心对待楚枝都做不到,谈何一碗水端平。

    看出她不愿,楚章下了死命令:“她们两人,你要么一视同仁,要么就将曦儿送走,你自己看着办!”

    吴氏一僵,只能咬牙点头:“老爷放心,我明白了。”

    因为楚枝的事,吴氏心中有气,楚章也没有勉强,便歇在了周姨娘的院子。

    吴氏越想越不甘心,坐在床榻上不停抹眼泪。

    一想到书香门第出身的她,会有一个乡野长大的女儿,吴氏就觉得异常耻辱。

    最后在丫鬟的劝说下,堪堪睡去。

    楚枝一早醒来,就见钱嬷嬷和冬儿满脸笑意的看着自己。

    “恭喜姑娘,大喜事啊!”

    “怎么了?”

    冬儿端来盥洗用具,一边伺候楚枝梳洗,一边笑着回答:“天未亮老夫人就派人来说叫姑娘今日打扮好看一点,待辰时去正厅给她敬茶,这是要给姑娘过明身份呢!从今日开始,您就是府中正儿八经的嫡出小姐了,日后看谁还敢小瞧您!”

    楚枝看着梨木雕花镜里被盛装打扮的自己,缓缓笑了。

    是啊,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名正言顺了。

    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楚枝眼底一片幽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