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海棠春宴

    楚曦最不能接受的就是她是农家女的事实,现在被楚枝戳破,她如何不恼?

    但再怎么,楚曦都要强笑着回答:“姐姐说笑了,我怎么会怪你?三婶说的对,姐姐替我受了那么多的苦,我欠了姐姐的,是我对不起姐姐,如果不是我……姐姐也不会到现在才回家。”

    林氏听了冷笑一声。

    别看楚曦比谁都娇贵傲气,眼高于顶,若是心虚了或者有求于人,就会像现在这样变得低声下气,以退为进,倒是会委曲求全的紧。

    倒是比吴氏都有心机。

    果然,老夫人就说道:“当初被抱错又不是你的错,不过你能这么想就很好,以后你要好好照顾你姐姐,她刚回府有很多事情不懂,你可要好好给你姐姐说说。”

    楚曦脸色微僵,顿了顿才笑着点头:“祖母放心,孙女都明白的。”

    刚说完,朝廷突然有事急召楚章,就匆匆走了。

    他一走,大厅的人也纷纷散了,就剩下几个女眷。

    而吴氏被林氏狠狠下了一次脸,又认了楚枝这个女儿,心里憋屈到了极点。

    这会儿强撑下来已是极限,就直接带着楚曦回院子了。

    刚回房,就把屋里一套上好的茶具给砸了。

    “林氏她这是什么意思?当着我的面给楚枝塞那么多东西,寒碜谁呢?亏她还好意思说,就她那满身的铜臭味,我多看她一眼都觉得恶心!这也罢了,竟然当着全家人的面指责我亏待楚枝,她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说我?”

    “母亲你不要生气了。”楚曦拉了拉吴氏的衣袖,“她就是那样的人,要不是那张脸长得好看叫三叔对她情深不渝,被三叔护的滴水不露,否则家里谁看的上她?母亲为这种人生气,女儿会心疼。”

    若是寻常姑娘这般议论长辈的事情,定会被人说的,但吴氏非但不觉得女儿这样做有什么不妥,反而觉得楚曦是真心体贴她。

    看着娇软可爱的女儿,吴氏的火气突然就散了。

    “还是我的娇娇心疼母亲,你说的对,为她这种人不值得!”

    林氏那眼皮子浅的,满嘴的黄白之物,简直俗不可耐。

    真不知道三弟看上她哪点了!

    每次只要跟林氏在一起,她就觉得掉价,有失身份的很。

    此时被吴氏暗骂俗不可耐的林氏,正哼着歌扭着小腰往回走。

    一旁的楚霖忍不住问道:“这般高兴?”

    “当然了!”林氏开心道,“你刚才看到二嫂那表情没?脸都绿了!”

    楚霖无奈摇头:“你也真是的,跟二嫂置什么气?她就是那样的人。”

    “我乐意!”林氏杏眼一竖,斜视楚霖,“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们娘俩平日怎么骂我的,我知道我爹是商户,入不了你们这些当官人的眼,觉得我家身份低下,我能嫁给你们家做媳妇是我们林家修了八辈子的福气,祖上冒青烟!那吴氏自持自己是书香门第出身,就处处高人一等瞧不上我,若真的只是身份原因,那也罢了,我林小小也不会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她不喜欢我,我躲着还不成?”

    “可关键是你们家大大小小里里外外,花的不还是我家的钱?别的就不说,二哥他在官场上上下下的打点费用,是我出的吧?咱们家每次宴请达官贵人,给别人送礼,都是我添补的吧?还有二嫂房里刚添的四扇梅兰竹菊的屏风,是花了我的银子吧?包括楚曦今天戴的那副蝴蝶嵌宝石的头面,也是我们家的铺子给送的吧?更不用说她往日穿的绫罗绸缎……等等!你说说,哪样不是我们林家在倒贴?”

    林氏越说越气:“可结果呢?花了我们的钱,还说我们上不了台面,尤其是二嫂,每当二弟官场需要打点,就开始哭哭啼啼找母亲说如何是好,母亲还不是找你,你又来找我,好,那我出银子,反正我们家别的没有,就剩下了银子,结果呢?银子给了事办了,却落了一句,‘满眼都是黄白之物俗不可耐’!既然你这么看不上我,那么有志气,就别使我的银子啊!我银子给你,落不了你一声好,还要被你骂,我是吃饱了撑的?”

    “娘子莫气,为夫知道你委屈,是为夫不好,叫娘子为了我忍气吞声,还望娘子原谅则个!”楚霖连忙拱手作揖,笑着讨饶,“气大伤身,娘子如此貌美如花,走出去谁不说娘子方才二八年华?若是生气就不美了。”

    说着凑近林氏,小声说道:“难道娘子想跟二嫂一样老气横秋的?”

    “呸!别以为说两句好听的这事就会过去!”林氏没好气瞪了他一眼,但上扬的嘴角显然被楚霖给逗笑了。

    “这哪里是好听的,分明是事实。”说着指着院子里的海棠对林氏说道,“娘子瞧这花可美?”

    “楚家的海棠花是圣上亲口夸赞过的,岂有不美。”

    楚霖执着林氏的玉手,深情道:“可在我看来,远不及娘子你面若桃花,眸如星辰,曼妙娇艳。”

    林氏被楚霖给闹了个大红脸,又羞又恼,佯怒瞪他:“再这般浑说我就真的不理你了。”

    见林氏不气了,楚霖连忙转移了话题:“你怎么会替五丫头说话?难道就为了膈应二嫂?”

    “不全是。”林氏说,“这孩子合我的眼缘。”

    “这……”楚霖竟无言以对。

    他知道娘子喜好非同一般,可楚枝长的又瘦又黑,真不知道娘子觉得她哪里好。

    林氏却说:“你不懂!”

    林氏不说,楚霖便没有再问。

    ……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海棠春宴这天。

    因海棠春宴设在别庄,到了这日,刚刚卯时,楚府人头攒动,灯火辉煌,府中一应家眷挪去别庄,至于宴会上的吃食,自有快马从府中送至庄上。

    到了庄子上,收拾妥当后,已是巳时。

    老夫人瞧了楚枝的打扮,很是满意:“贵气又不出挑,很好。”

    今日来的都是一等一的贵人,太出挑不但失礼还容易惹来祸事,像楚枝这样就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