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1章 大结局前夕

    韩湛看着卫月漓,只觉无比陌生。

    纵然多年不见,可年幼时,她经常将自己抱在膝头逗他玩耍,小脸娇俏可人,宛如银铃般的笑容回荡在侯府上空,父亲则在边上擦着缨枪,母亲坐在廊下看书,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后来母亲去了,父亲也走了,连小姨也变成了这样。

    韩湛盯了卫月漓许久,轻声道:“既如此,你现在又为何告诉我这些?”

    难道刚见面对他的疼爱,体贴入微的关怀和嘱咐,以及年幼的陪伴,全都是假的不成?

    卫月漓明白韩湛心中所想,不可抑制笑了起来。

    “我疼你,爱你,甚至把你当成了自己的孩子!”

    当初韩志山见卫月漓对韩湛极为疼爱,又知道卫月漓不想嫁人,便戏说:“既如此,你就当阿湛是你的儿子也是一样的,姨母姨母,那也是母亲。”

    一句话叫卫月漓醍醐灌顶,她低头看着怀中一双亮晶晶单纯清澈的眼眸,再看看韩志山,一个疯狂的念头在她心中滋长。

    她之所以喜欢韩志山,就是因为他纵然在外面再凶狠威严,令人闻风丧胆,可私下里却跟个孩子一样,看着你的时候眼睛清澈带着亮光,根本不像是一个保家卫国的将军。

    京城的人惯会笑里藏刀,韩志山不一样。

    他是真心待旁人好。

    既然如此,那便当韩湛是她和韩志山的孩子,又有何妨?

    连卫月漓自己都没有想到,她一个被家族教养着宠大的姑娘,竟然可以为了一个男人,卑微让步到这种地步。

    她可以不计前嫌接受莲姬,可以把韩湛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甚至将自己拥有的全部都给莲姬,只因为韩志山喜欢莲姬。

    爱屋及乌,不过如此。

    可是后来,莲姬却背叛了韩志山。

    她跟花仙乐有染,还被萧启荣玷污,甚至连韩湛都不是韩志山所生,卫月漓怎么都没想到,莲姬竟然这么脏!

    这样一个残花败柳,如何配得上韩志山的喜欢?

    偏生韩志山还不计前嫌,生怕莲姬不要自己,处处小心,祈求莲姬能够解开心结,敞开心扉。

    凭什么?

    韩志山才是受害者,是莲姬对不起韩志山,不是韩志山对不起莲姬,应该是莲姬对韩志山低声下气,祈求他的饶恕,可结果呢?

    这不公平!

    这一刻卫月漓恨毒了莲姬,既然莲姬对不起韩志山,那就再没必要留着了。

    她曾委婉提过一嘴,说莲姬做下这等丑事,若是传出去定会使得韩志山沦为笑柄,可是韩志山却浑不在意。

    甚至因为莲姬责怪卫月漓心思太毒。

    卫月漓如何能够忍受?

    便故意给韩志山下、药,又派人叫来莲姬,尔后叫莲姬看到她同韩志山在一起的一幕。

    莲姬看到之后,整个人都僵在原地,她似乎想到什么,脸色一白,继而怔忪。

    片刻之后,她默默地转身回房了。

    也不知道卫月漓没有胆子,还是因为她心生不忍,尚存一抹善念,最终没有进行到最后一步。

    事后韩志山怒不可遏,若非莲姬求情,恐怕卫月漓早就被送去做姑子了。

    因为这件事,莲姬才知道原来卫月漓心悦韩志山,比她还早。

    无奈韩志山就是喜欢莲姬,这才使得卫月漓深情错付。

    犹记当时,卫月漓站在莲姬面前,用怨恨的眼神看着莲姬:“感情的事没有对错,我就是喜欢他怎么了?凭什么责罚我?你就算杀了我,我也还是喜欢他!”

    是,感情没有对错,却有先来后到。

    可是……

    莲姬太过善良,她喜欢忠勇侯,却也知道自己如今这幅身子早就对不起他,即便韩志山不介意,但莲姬自己都无法原谅自己,何况……若是卫月漓能嫁给韩志山也是好的,毕竟她爱韩志山,也爱韩湛,莲姬看的出来,卫月漓是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若是有她在韩志山身边,也就放心了。

    那件事之后没多久,莲姬就去了。

    郁结于心,药石罔效。

    可惜后来,韩志山还是没有娶卫月漓。

    而卫月漓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了,莲姬死后竟然离开京城,从此便断了干系。

    也是偶尔给韩湛捎几封书信罢了。

    怪不得韩志山每次知道韩湛收到卫月漓的书信,都脸色铁青,如今韩湛才明白始末。

    如卫月漓自己所说,她确实疼爱韩湛,毕竟是当自己孩子去爱的人。

    再次见面,她纵然目的不纯,可还是不由自主的去关心他,想知道他到底过的好不好。

    她当真是矛盾。

    连卫月漓自己都在想,她在赵国这些年,早就变得心冷如铁,结果到头来,还是逃不过一个情字。

    “你杀不了我。”韩湛如是说道。

    卫月漓将他约到这里,必定是有目的,韩湛猜测她或许是恼羞成怒,想要杀了他以泄心头之恨。

    可惜韩湛在楚枝的提醒下,早就有所准备,带了轻一和护卫前来,卫月漓双拳难敌四手,她根本就杀不了韩湛。

    结果却见卫月漓哈哈大笑:“你以为我的目标真的是你吗?韩湛啊韩湛,你真的是太天真了!”

    韩湛想到什么,脸色咻然一变。

    果然就听卫月漓道:“你猜的不错,就是调虎离山!”

    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笑容畅快:“我因为韩志山这大半辈子都不快乐,你纵然不是韩志山所出,却被韩志山视若生命,又是莲姬之子,你若是痛了,疼了,他们必定会痛苦万分,今日我就要叫你尝尝痛失所爱的滋味有多撕心裂肺!”

    韩湛转身欲走,结果卫月漓早就有所准备,周围突然涌出来不少埋伏好的杀手,齐齐将韩湛缠住。

    “晚了!你就算去了也来不及,你当我为何要跟你说这么多?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若我没猜错,眼下楚枝已经落到了巫山手中。”卫月漓盯着同人交手的韩湛,咬牙切齿,“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巫山早就活不长久,不止是巫山,连楚王都没几日可活,只是没人知道罢了,因此楚王才会无比迫切想要巫山的命,如若不然,楚王一死,巫山必定把持朝政,偏偏楚王那几个王子,要么就生性淡薄,要么就是英年早逝之命,根本就没有帝王之命,这种情况下,楚王更不会要巫山活着,所以啊,巫山要在死之前,找到楚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