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习以为常

    宁恩德是同性恋这件事,只有少数知道,就算是宁家人知道的也不会超过十个人。

    宁六爷没有想到这位萨凯蒂伯爵居然会知道。

    他好想不管这件事了,但他人在这里,总不能这样就离开。

    如果让家主知道的话,他一定会被大骂一顿。

    宁六爷突然觉得好头疼。

    安德烈见宁六爷沉默不语,他正色说:“舒芸将军是为了保护罗文星系开荒人员才会前往罗文星系的,身为负责罗文星系开荒的三大家族之一,萨凯蒂家族有义务保护舒芸将军的亲属。”

    说白了,今天的事他管了,而且会管到底。

    想带走舒姝是不可能了,除非有舒芸将军的批准。

    舒姝眨了眨眼,她若有所思地看向挡在她面前的安德烈。

    原来这位帅哥是萨凯蒂家族的人,而且地位应该不低,副局长和宁六爷都喊这位‘萨凯蒂伯爵’。

    只是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帮她,舒姝之前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我想这其中一定有误会。”副局长连忙打圆场。

    这两人,他都得罪不起,帮谁都讨不到好,现在他只能硬着头皮把这件事弱化。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我想舒小姐应该也累了,要不萨凯蒂伯爵先带她回去休息,我们这边查清情况再联系您,您看如何?”副局长提议道。

    安德烈不答,他转头看向舒姝问:“累了吗?”

    在副局长炙热的注视下,舒姝点了点头说:“有点。”

    “那我们先离开。”安德烈微笑,随后他和副局长打了一声招呼就离开了。

    看都没有看宁六爷一眼,显然是不想搭理他。

    等两人离开后,副局长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他笑着对宁六爷说:“六爷,我看这件事就这样吧。”

    心里却觉得宁家的做法感到不耻。

    人家好好的青春靓丽的女孩子,被你们宁家骗到露娜来和一个同性恋结婚,这实在是有点过分。

    但副局长绝对不敢在宁六爷面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他只想这位快点离开他的办公室。

    宁六爷冷冷地瞥了一眼副局长,就转身离开了。

    显然是生气了。

    “呸!宁家又怎么样?在萨凯蒂伯爵面前还不是怂了吗?”

    *

    警察局外。

    “萨凯蒂伯爵,谢谢您的帮助。”舒姝满脸真诚地感谢。

    虽然她不知道眼前的人为什么帮她,但不管如何她都要感谢对方的。

    安德烈摆了摆手说:“小事,你现在要去哪里?要送你吗?”

    “不用了,您已经帮我很多了,不能再麻烦您了。”舒姝连忙摇头说。

    安德烈也没有坚持,他本就抱着破坏一下宁家的‘好事’跟着舒姝来警察局的。现在目的达到了,他也没有必要管这女孩了。

    在副局长和宁六爷面前说的那些话不过是过过场而已,安德烈虽然喜欢八卦但他不喜欢惹麻烦。

    宁家这种好欺负的,他就无所谓了。

    如果这女孩就此赖上他的话,那么他不介意给这女孩上一堂残酷的现实课。

    反正他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什么大好人,他是个商人,利益为上是他的做事准则。

    好在这女孩很识趣,安德烈对此很满意。

    看着粉色的小脑袋在人群中消失,安德烈心情颇好地坐上早就等候在马路边上的车上。

    车的外表还原了远古时代的汽车,有四个橡皮轮胎。但轮胎只是装饰品而已,因为这种车是用浮力在地平面上飞行的。

    “伯爵大人,接下我们去哪里?”坐在驾驶座上的奥兰多礼貌地问。

    安德烈在后座上伸了一个懒腰:“去新月旅行社。”

    “现在已经下午三点多了,新月旅行社已经不营业了。”奥兰多提醒道。

    “那就先回去,晚上还要去MPClub。”安德烈撇了撇嘴,嘴里念念有词:“哪家旅行社下午三点就不营业了?西蒙那家伙是开着玩的吧?谁会去他的旅行社?”

    您就会去新月旅行社消费,还每次被坑一大笔钱。

    当然这句话奥兰多是不敢说出口的,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地吐槽。

    身为安德烈的特助,奥兰多很清楚安德烈对奥尔西尼公爵那复杂的感情。

    早上才发誓再也不踏入新月旅行社半步,现在又想过去,这种事实在是太平常不过了。

    反正,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

    SPQR在露娜的夜半球,所以这里永远是晚上。

    黄色的路灯照亮着石砖铺成的路面,舒姝跟着导航在小巷子里穿梭。

    SPQR是按照远古时代的城市一比一复刻的,有些路都很窄,只有两米多宽,浮力车根本无法进入,只能用浮力滑板。

    舒姝越走越偏,周围的人越来越少,但她仿佛没有发现般,依旧跟着导航往前走。

    到了一条昏暗的小巷子里,周围已经看不到任何一个人影了,舒姝随意地走入小巷子里。

    巷子的尽头是一扇生锈的冷灰色铁门,小巷子里唯一一盏破旧的灯照亮着那扇门。

    舒姝走到门前,举起手敲了三下门。

    厚重的咚咚咚在小巷子里回响。

    没过多久铁门上的一个只有三公分高,十公分宽的小窗口被拉开,一双木然的浅棕色眼睛出现在小窗口内。

    “找谁?”

    毫无起伏的声音,没有任何情感。

    舒姝笑着说:“我找姜茶。”

    “你是谁?”毫无起伏的声音继续问。

    舒姝依旧保持着笑容说:“Hide。”

    “请进。”

    话音刚落,铁门身后传来厚重的声音,像是大型机关在滚动的声音,过了几秒铁门才被打开。

    铁门没有完全打开,只开了一条缝隙,但足够让舒姝进去。

    看着里面黑不溜秋的样子,舒姝轻摇了一下头。

    她举起手在按了一下耳朵上的耳钉,立刻她脸上出现一层光幕,覆盖她的眼睛,像是戴了一副镜框比较广的眼镜。

    在手腕上的手镯上按了两下,光幕上的画面变得更加清晰,像是开了夜视功能,舒姝能看清门内的景象。

    满意的点了一下头,舒姝随意地进入铁门内。

    等她进入后,铁门又重新关上。

    昏暗的巷子恢复了安静,只有一只原本藏在黑暗中的蝙蝠,突然展翅飞走了。

    黑色的小身影消失在露娜永不变的夜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