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1·5

    那份厚达上千页的调查报告正以每秒数十张的速度翻转着,以至于屏幕上完全是一团散乱的光影。

    宣冥只看到一个标题,具体的内容却根本来不及去阅读。他不知道青年能否看清报告里的内容,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刚才撂下的那句话。

    他说他知道系统来自于哪里,而这份笃定是在得到科研报告之后,也就是说,这种高智能的,可远程操控和监视监听的设备,果然是米国制造的吧?它在那份科研报告里有记录?

    米国的科技发展水平真的已经领先全世界这么多了吗?

    忧心忡忡的宣冥又点燃一支香烟,并更加凝神倾听青年与系统的对话。

    与此同时,参会人员都来齐了,作为主讲人的乔亚楠走上讲台,开始发言。

    卷发青年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人身上,而是懒洋洋地问道:“科技发展是自下而上,遵循着特定逻辑规律的,这一点你应该明白吧?”

    “我当然明白,但是这与我有什么关系吗?”系统不屑地回答。

    “当然有关系。你刚才告诉我,你可以探知别人对我的好感度,你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吗?”庄理在脑海中轻笑。

    “代表着什么?”系统有点懵。

    代表着什么?宣冥也很想知道答案。作为最直接的受害者,他比任何人都更加渴望去了解系统这种该死的玩意儿。

    “代表着你所具备的科学技术让你可以直接扫描别人的大脑,得出神经元图谱,又经由心灵词典,把神经元的活动用语言转译出来。你能与我进行意识层面的交流也是同样的原理。”

    “你竟然了解我的工作机制?”系统非常惊讶。

    “这很难吗?”庄理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继续道:“既然你能做到上述几点,那么就表明,你在我的大脑内部,而且是纳米级的生物机器人,你的诞生涉及到量子学的深刻应用,而现在的人类,”

    庄理轻轻敲击电脑屏幕上的科研发展报告,做下判断:“还做不到这种程度。他们甚至连量子计算机还没发明出来。”

    系统沉默了。

    宣冥却被这段对话摄住了心神。

    庄理继续说道:“把量子学研究透彻并深度应用之后,很多匪夷所思的,类似于魔法一般的科技会陆续成为现实,譬如隐形传送,也就是神话传说中的隔空取物,这一点你应该能办到吧?”

    系统没敢应声,它受到主神的限制,不能提及任何一项超出该世界科学技术发展的东西。

    宣冥默默为卷发青年喝彩。安宝儿的系统就能进行隐形传送。

    庄理不需要系统的回应,他已经沉浸在这种科学推导的游戏里:“以你所具备的科技水平,你能在宏观物体上制造量子相干性,并把该物体通过量子纠缠原理打散成粒子,传送到远方,又再次还原。而现在的人类至少需要花费几百年时间才能做到。”

    “同理,你也可以做到隐形。”

    系统继续保持沉默。

    宣冥眉头的折痕已不知不觉舒展。青年又猜对了!

    当安宝儿从那条荒无人烟的公路上莫名其妙冒出来的时候,他就曾怀疑过对方会不会隐形。

    “隐形的关键是纳米技术,十亿分之一米直径的反光纳米颗粒所组成的织物才有可能具备完全排开光线的负折射率。而纳米技术的关键又是量子技术,这是一环扣一环的。”

    庄理拿起圆珠笔,在会议记录本上画了一棵树。

    他点了点树冠的位置:“你的科技水平处于量子学的顶峰。”

    他在树冠下的一根枝杈上写了AI两个字母,继续道:“在你下方是智能机器人。是的,你比智能机器人更先进一点,你是纳米生物机器人,有自主学习能力,可以进化。从你的语气变化中我可以感受到这一点。”

    他在写着AI二字的枝杈上方又画了一根枝杈,慢慢写出四个字——意识投影。

    “而要制造像你这样通人性的机器人,把人类的意识投影在你的主控程序中是必须的。也就是说,当你真正成为一个机器人之前,你或许是某个人类的意识残存物。这残存物是死后进行的剥离,亦或者活着的时候强行进行了剥离,我就不清楚了。”

    庄理饶有兴致地笑起来。

    系统却开始瑟瑟发抖。它从来没想过自己有可能是一个被强行剥离了意识的人类。

    滚烫的烟灰落在宣冥的手背上,而他却丝毫感觉不到疼痛。卷发青年的剖析足够吸引他全部心神。

    庄理在意识投影的下方,AI的上方,画了一根枝杈,写道——思维读取。

    “你与我能在脑内进行沟通,运用的就是这项技术。”

    庄理在AI的下方连续画了三根树枝,陆续写道——隐形传送、隐形、力场,而后轻笑道:“是的,隐形传送的科技含量还在意识投影和思维读取之下,隐形技术也并不算难,只需利用光线的折射原理就可以轻易做到。至于力场,那不过是物理学的入门而已。没有力场,人类根本不可能进入宇宙进行探索。”

    系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嗤笑一声,仿佛非常不屑。

    看见它的反应,庄理饶有趣味地勾了勾唇。

    力场技术是物理学的入门?这句话未免太过狂妄了。宣冥深深看了卷发青年一眼。

    庄理用笔尖点了点纸面,摇头道:“不过很遗憾,在这棵科技树里,没有任何一项技术是现在的人类能够做到的。”

    系统轻哼一声。

    庄理拿出另外一张纸,衔接在科技树的上方,徐徐道:“所以,你是从哪儿来的?人类的科技在你之下,他们绝不是你的创造者。”

    系统继续沉默。

    宣冥:是啊,你是从哪里来的?

    庄理在科技树的上方又描绘了两根枝杈,轻笑道:“现在的人类无法创造你,所以你要么来自于未来,要么来自于高维度空间。”

    他把写着未来二字的枝杈涂掉,语气笃定:“但是我可以百分之百肯定,你来自于高维度。”

    他扒掉了系统又一张皮。

    系统没有身体,也没有灵魂,却感觉到了何谓震惊。这个人类的分析能力有点可怕!

    宣冥的心中掀起一阵又一阵惊涛骇浪。高维度空间真的存在吗?这确定不是一个天方夜谭?

    庄理的语气却还是那么慵懒,“知道我是怎么猜出来的吗?”

    系统没敢做声。

    宣冥却差点脱口而出——你到底是怎么得出这个匪夷所思的结论的?

    “当我推测你可以利用光线的折射原理加以隐形时,你对我的话嗤之以鼻。”庄理把位于科技树下方的那根代表着隐形技术的枝杈划掉,在意识投影和思维读取的中间添加了一根枝杈,重新写上“隐形”二字。

    系统发出一声惊呼,仿佛意识到了什么。

    宣冥却还搞不清状况。在他看来,隐形技术已经有很多人在研究,而且陆续取得了一些成果,科研难度并不算高,怎么反而位于科技树的最顶端?

    庄理狡黠地笑了:“是的,隐形技术与意识投影和思维读取属于同一层面的科技,为什么?因为刚才我所说的隐形是借助负折射率的织物达到的光线弯曲,而非真正意义上的隐形。”

    “真正意义上的隐形是光线直接穿透的虚无状态,是把一个人拉入三维空间和四维空间的夹缝而形成的绝对隐匿,是看不见也触不到的。”

    “这种科技是四维空间的产物,而你对此十分了解,所以我可以肯定,你至少来自于四维空间,甚至更高维度。你口中的主神是你的创造者,也是高维度生物。”

    系统艰难开口:“你刚才故意诈我。”

    宣冥也终于忆起一个可疑的细节:安宝儿能在自己出事后马上开车抵达现场,那她一定牢牢跟随在自己后面。但自己遭到卡车和跑车夹击时,她的车却无踪无影。

    事实上,那条路紧临悬崖,且宽度只有十米,是完全没有地方让安宝儿的车停靠隐藏的。

    她能如此快速地出现,是因为她进入了庄理刚才所说的那种绝对隐形的状态。她可以看见外界,外界却看不见她,也触不到她,所以车祸发生时,她其实也参与了那场竞逐。

    这样一来,所有的疑点就能解释得通了。

    这种科技简直可怕!

    对此类科技知之甚详的人又该聪明到何种程度?

    因为内心太过震撼,宣冥夹着香烟的两根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而庄理却完全忽略了旁人的存在,只专心与系统交锋,语气更添几分盎然:“我不需要诈你,也不需要你告诉我答案。世间的一切自有其逻辑。给我一个小小的线索,我就能理清这其中的逻辑关系。”

    “当你出现在我的脑海,并能与我的意识进行交流时,我就已经猜到你的来历。知道为什么吗?”他的语气像猫逗老鼠一般充满着恶趣味。

    但系统却不得不上勾。

    它急迫地追问:“为什么?是我程序出错,信息外泄了吗?”

    “因为人类的大脑是连接四维空间的钥匙。人类原本是三维生物,但人类的意识却是四维的,能与意识直接进行交流的你,又能来自于哪里呢?”

    庄理摇头叹息:“四维产物进入三维,会受到空间的挤压进而失去一部分功能,这是世界为了维持能量平衡采取的必要手段。但你却还保留着原有的科技水平,你就没想过为什么吗?”

    “为什么?”自诩智商远远高出人类的系统现在卑微的像个小学生。

    “因为投放你的主神为你挑选了一个维度相等的空间,也就是人类的大脑让你寄存。在这里,你不必受到降维打击。”

    “所以我不是受你辖制的傀儡,而是能让你存活的希望。不是我渴望绑定你,而是你迫切地需要绑定一个宿主,以获得生存下去的机会。在选择权上,我占据绝对优势。”

    说到这里,庄理转动着那支圆珠笔,眯着狭长的丹凤眼,轻松自如地笑了。

    至此,系统的最后一层皮被他扒了下来。

    恰在此时,不知道乔亚楠讲了什么,会议室里响起掌声。

    宣冥杵灭烟蒂,抬起手,缓慢而有力地鼓掌,深邃眼眸却直勾勾地看向卷发青年。

    系统原本已经慌了,在触及到自己的某个隐藏程序后却又得意地笑起来:“占据绝对优势?你确定?忘了告诉你,其实我不需要你的同意也可以强行与你进行绑定。”

    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