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只见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内,静静的躺着一只造型精致、色泽银亮的手镯。

    换作一般人,可能会认为这只是个装饰品。

    但晏栖却知道,这是一枚手环状的暗器,内藏各种危险又精巧的杀招。

    是她在原世界傍身御敌的武器——粟鸢!

    绳学知看到晏栖的反应,不由得关心地问道:“小姐,你怎么了?这东西是有什么古怪么?”

    “没……没什么。”晏栖伸手拿起盒子里的手镯,“你先回去休息吧。”

    绳学知:“是。”

    绳学知走后,晏栖一边推开门走进卧室,一边重又端详起手中的物什,心中疑问迭起。

    看着看着,她目光顿了下,反转着镯子看向里侧。

    这不是粟鸢。

    她的粟鸢内侧有道划痕,眼前的这个一片光滑,显然是新打造的。

    然而知道这不是粟鸢,晏栖心底的震惊却没减半分。

    因为除了缺少这点瑕疵,这个镯子和她的粟鸢一模一样。

    司聿卿怎么会知道她在原世界的武器,并给她打造出了个一样的?

    晏栖正百思不得其解,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情绪未明的声音,“这就是他送你的生日礼物?”

    晏栖愣了愣,一抬头,就见顾君辞双手插着裤袋,身姿慵懒的半倚在窗边的墙壁上。

    刚刚只顾着想镯子的事,她竟然连他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

    顾君辞抬步走到晏栖跟前,伸手拿过她手里的镯子,把玩了两下后,目光微深。

    见晏栖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他中指覆上镯子外侧的一处复古图案,顺着纹路轻轻一划,“嗖”的一下,手镯内飞出一枚银针,转瞬没入了对面的墙壁内。

    速度,力度,无一不让人惊叹。

    顾君辞顿了两秒,“倒挺适合你。”

    晏栖闻言有些心悸,看着顾君辞晦暗不明的脸,有些摸不清他这话几分真心,又夹杂着多少醋意。

    试图打马虎眼道:“你怎么知道这还能当武器用?一般人看它不就是个镯子么?”

    “你在质疑你男人的智商?”顾君辞将手镯往晏栖身后的桌子上一扔,双手撑在其身体两侧。

    “说说,司聿卿送你这个镯子什么意思,他为什么说这东西对你来说是个惊喜。以及,”

    说到这儿他顿了顿,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晏栖,“你收到这礼物,觉得惊喜么?”

    晏栖这一刻才明确体会到来自顾君辞的压迫感,也确定他是真的在闹情绪。

    但没找司聿卿弄清楚怎么回事,她也不想让顾君辞多想。

    只能打着哈哈安抚道:“我哪知道他送我这个什么意思?你也说了这东西适合我,没准他以为我也会喜欢,但因为是他送的,我一点也没觉得惊喜,真的!”

    顾君辞目光探究的看了她好一会儿,不知道是信了还是没信。

    晏栖被看的浑身发毛,想到什么,抬手戳着他的肩膀,语气颇横的反问道:“你给我的生日礼物呢?别说你没准备。”

    顾君辞捉住她的指尖,放进口中咬了下,“礼物不是送到你面前了?我们礼尚往来,嗯?”

    晏栖闻言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他说的生日礼物是他自己,当即俏脸一黑。

    “滚你的!我当时是在你生日快结束的时候才知道,没时间去挑礼物了才出此下策,你都提前知道我生日了还这么敷衍?”

    “不是下策和敷衍。”顾君辞像被触到了逆鳞,语气无比认真的纠正道:“那是我二十多年来收到的最珍贵的生日礼物。”

    晏栖感受到他灼热的目光,听着耳边郑重其事的话,不由得脸颊微热。

    下一刻,眼前就出现一个通体紫润的首饰盒,伴随着顾君辞低沉又富有磁性的轻笑声。

    “不过刚刚那话是逗你玩的,我人早就是你的了,你想什么时候要都可以。至于生日该有的仪式感,我这个做男朋友的,又怎么可能让我们栖栖失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