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白番外85,大结局【4】

    自从墨老爷子去世后,墨耀雄也很快去了寺庙修行,萧夜白又从来不会来这里居住,所以老宅的佣人和保镖都被遣送了大半,宅院里也瞬间萧条不少。

    至于当初的那个阁楼,更是早在两年前就被拆掉……

    而现在,墨唯一终于带着一家人搬回来住,石伯便将阁楼那块地改为了果园菜圃,还找了专人负责,确保一年四季都能有新鲜的瓜果蔬菜吃。

    因为小诺诺特别喜欢小动物,于是除了两只拉布拉多,石伯又给园内添置了许多的猫猫狗狗……这也导致老宅子里每天都特别的热闹,说是鸡飞狗跳也不为过。

    此刻听着外面传来的说话声,小孩子的叫声,间或伴随着汪汪的狗叫声……

    墨唯一笑了笑,起身抱着笔记本电脑进入书房。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接到的第一个案子是离婚官司的原因,在那以后,陆谌禹很快又给她分配了一个离婚官司。

    然后墨唯一似乎就成为了禹锐里专门接离婚案子的律师。

    本身禹锐的女律师就少,现在还有了一个专打离婚官司的女律师,入职第一个案子的对家还是南城著名的离婚律师何大状……

    总之,这么一宣传,这一个月来禹锐律师所门庭若市,墨唯一每天都要接待好几个想离婚的客户。

    她甚至有些怀疑,陆谌禹是不是故意想培养她专门来打离婚官司?好跟自己的学长做竞争?

    毕竟博文律师事务所是专门打离婚官司的,这些年在南城也算颇有名气,禹锐则更专注其他的案件。

    但是说实话,“清官难断家务事”。

    如果可以的话,墨唯一更想多接触其他类别的案件,离婚案子接多了,很容易对婚姻产生阴影。

    她这一个月里,每天都要听当事人各种诉苦和指责,有一次调解现场,双方还差点打了起来……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

    墨唯一接通电话,“许女士……”

    “怎么办墨律师?”电话那头传来委托人的哭喊声,“刚才我去学校接孩子,结果老师跟我说汤汤被他爸爸接走了!我打电话,他不接,我去他住的地方,半天也等不到人!我现在真的要疯了!你说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啊,汤汤从生下来就是我一手带大的,他作为爸爸从来没有管过,现在要离婚了就来跟我抢孩子,他凭什么!墨律师你一定要帮我,我一定要得到孩子的抚养权,我不能没有汤汤……”

    和之前大部分都是家庭主妇的身份不一样,这次的当事人许女士算是一个女强人,在南城一家广告公司做高管,每天早起为全家人做早餐,送小孩去上学,然后去公司忙碌一天,晚上还得去接孩子放学。

    她形象不错,将家里操持的井井有条,工作上的表现也很出色,结果前几天却突然发现丈夫的手机上面有跟小三出轨撩骚的聊天记录……

    墨唯一安抚道,“你先别着急,周先生是孩子的亲生父亲,他肯定不会伤害到孩子的,而且你们现在还没有离婚,他作为父亲去接孩子也是很正常的……”

    “他就是想故意讨好汤汤!这阵子他天天跟那个女人一起给汤汤买各种好东西,还哄汤汤说想跟他们一起生活!他们就是故意的!汤汤还不到七岁,小孩子很容易被骗的……墨律师我现在该怎么办啊,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墨唯一扶着额头,“许女士放心,我是你的代理律师,我肯定会帮你的。你先别哭,听我说好吗?”

    “……”

    书房的门突然被敲了两下。

    墨唯一继续对那头说道,“现在这个阶段,你一定要保持冷静,我知道你很生气,但是等会见了孩子你千万不能发脾气,更不能当着你丈夫和情人的面发脾气……”

    房门被推开了。

    萧夜白穿着一身黑色站在门口,西服外套的扣子解开,里面白色衬衫也解开了两颗纽扣,俊美的脸廓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书桌后口若悬河沉的小女人。

    似乎是听到声音了,墨唯一很快抬头看了他一眼,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便收回视线,继续对着电脑那头滔滔不绝的劝说。

    终于将许女士劝好后,她放下手机,然后摇摇头,继续对着键盘疯狂打字。

    萧夜白:“……”

    一秒钟后,他直接抬脚走了过去。

    来到她的身后,看了眼屏幕上密密麻麻的word文档,低声说道,“唯一,我回来了。”

    “知道了。”墨唯一声音很淡,纤细灵活的手指动作并没有停止。

    于是萧夜白弯下腰,直接从后面隔着椅背将她抱住,薄唇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后,没有离开,双手也顺势往下,就这么圈在了她柔软的细腰上。

    十一月初的南城已经很冷,但是因为在家里,室内开了暖气,墨唯一上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粉色罩衫,面料很宽松,蓬松乌黑的卷发也被扎成了一个丸子头,露出白皙纤细的脖颈。

    此刻男人温热的呼吸袭来,几乎就贴着她的耳朵,声音低沉到发苏,“都过去一个月了,你还不打算理我吗?”

    “……”墨唯一已经闻到了一股很明显的烟味,中间还混杂着似有若无的酒味……

    今天萧夜白是中午离开的,说是有个重要的应酬要参加。

    是挺重要的,都喝酒还抽烟了……

    墨唯一拧了拧眉头,忍不住说道,“别碰我,一身臭味……”

    “我不臭。”

    墨唯一:“…………”

    一开始,她真的不想理他的,毕竟诉讼材料还没有写完。

    直到薄唇再次落在了她的脖颈上……

    “你能不能别在这里影响我工作?”墨唯一低下头,伸手去拉腰上的那两只胳膊,“放开我!”

    结果萧夜白非但没有松开,反而还将双手圈的更紧,“什么工作?周末还这么忙?”

    “你不也忙着去应酬吗!”这话脱口而出。

    低低的笑声很快在她脖颈处响起,引来一阵阵的痒意。

    他声音低沉,薄唇贴着她细腻白皙的肌肤,边亲边暧昧的说道,“你要说不让我去,我肯定就不去了。”

    墨唯一懒得理他,“你能不能别这么靠着我……”

    “我刚才喝酒了,头有点晕。”

    “头晕你就上去睡觉!”墨唯一立刻拍了一下他的手背。

    结果萧夜白似乎还来劲了,薄唇直接往下,含住她罩衫的领口往旁边一拨,坚硬的牙齿直接咬上了里面

    bra的白色肩带。

    “你别闹行不行?”墨唯一发誓自己语气很冷淡,甚至……有些生气。

    但是她的声音细软,也不知怎的,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听着就像是在撒娇似的……

    果然,萧夜白再次发出了低低的笑声,“求我。”

    墨唯一:“……”

    我求你个头!

    她有些恼羞成怒,想使劲掰开他的手臂却根本没办法。

    很快的,肩膀上就传来一阵凉意,然后被男人温热的薄唇覆盖……

    其实这阵子,墨唯一她真的有在刻意的不搭理他。

    而且从一个月前方可盈那件事后,两人就再也没有亲热过了。

    一来彼此的工作都忙,二来身边还有个两岁多的儿子,萧夜白似乎也看得出来她有情绪,这阵子也挺安分的。

    可现在呢,可能是因为喝了酒吧,所谓“酒壮怂人胆”,居然在书房里就直接上手了……

    当他的手直接钻进罩衫的下摆,开始肆意的游走……

    墨唯一一咬牙,用手指甲使劲的掐了一下他手臂上的肉。

    “嘶——”

    男人发出低低一声倒吸凉气的声音,“你要谋杀亲夫吗?”

    墨唯一冷着漂亮的小脸蛋,“都说了我在工作!”

    “可是我想你了。”萧夜白说着,暧昧的朝着她已然发红的耳廓里吹着热气。

    这阵子他真的是被打进冷宫了,虽然每天晚上都能躺在同一张床上,但是墨唯一真的对他很冷淡……

    如果他不主动说话,她从来不会主动跟他说话。

    更别说夜里了,一到10点就带着小诺诺上床睡觉了,小家伙也重新回到了大床中央,所以虽然他跟她躺在了同一张床上,却根本没什么亲密的机会。

    眼下趁着酒意,终于近距离的接触到她柔软的身体,萧夜白有些激动,“唯一……”

    他说道,“我爱你。”

    声音很温柔,就像是在低低的呢喃,加上一直将她整个身子都控制在怀里,墨唯一觉得宽大的电脑椅都快不够坐了……

    她整个人不知何时落在他的腿上,耳朵也烫的不行,很快那股烫意还顺着耳朵往下,滑过脖颈,肩膀,锁骨……

    终于,墨唯一猛地抓住他的手,“我明天第一次上法庭!”

    罩衫已经被拉下去大半,露出白皙纤细的漂亮肩膀,萧夜白整张脸埋在上面,此时听到这话,没有再动。

    墨唯一没说话,只是动了动肩膀。

    等男人终于将脸移开,她起身,伸手将衣领拉了上去,“这个案子对我很重要,第一次上法庭我不想输,所以这些文件我必须马上写好,你出去吧。”

    “……”

    书房里是持久的安静。

    直到萧夜白从座位上起身。

    因为刚才的一番折腾,他外套里面的白色衬衫有些许褶皱,眉心更是皱成了一个“川”字。

    墨唯一很快坐了回去,双手放上键盘。

    男人没有说话,但是也没有离开,那股烟酒味还萦绕在四周,她身上仿佛也还留着他温热有力的触感……

    直到……

    “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墨唯一手指一顿。

    她长叹口气,“我……”

    “明天早上我要出差。”萧夜白突然打断她,“去海城,要待一周的时间。”

    去海城出差?

    还要待一周的时间?

    下一秒。

    “你跟我去出差,好不好?”

    墨唯一拒绝的很快,“我刚说了明天我要上法庭,我没空。”

    “如果你担心诺诺,我们可以把诺诺也带上。”萧夜白像是在自说自话,更像是早已做好了安排,“现在海城那边天气暖和,也适合带孩子过去,刚好可以带他去玩迪士尼,还有那边很多游乐场……”

    “我说了我没空!”墨唯一终于忍不住打断他。

    萧夜白望着她,“我跟陆谌禹说,让他给你换个律师,再给你放一星期的假。”

    “……”墨唯一闭了闭眼。

    她在忍耐。

    等看到萧夜白居然掏出手机,拨通号码,对着电话那头说道,“陆律师……”

    墨唯一迅速起身,伸出手,将他的手机夺了下来,然后再点了“挂断”。

    再抬起头,墨唯一精致的五官有着明显的冷漠,“萧夜白,你知道我这一个月为什么不搭理你吗?”

    萧夜白说:“你在生我的气。”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改一下你这个一意孤行的坏习惯呢?你要我陪你去出差,我就得陪你是吧?我没有自己的生活吗?我没有工作要忙吗?你出差要我陪,难道跟你比起来,我的工作就那么不重要吗?为什么你总是这样自私,不管什么事情,你从来都是只顾自己,想做什么就做,想怎样就就去安排,什么都是订好了或者做完了才告诉我,根本不会过问我的意见!我真的是受够你了!”

    可能是冷战一周,难得见她如此爆发,萧夜白安静的看着她,就这么等她把话说完……

    漆黑的深色瞳眸里,隐约有着淡淡的情绪浮现。

    但是很快的,男人的声音继续平缓的响起,“我记得以前,我们刚结婚的时候,每次我出差,你都缠着我要跟我一起过去,但当时我从来没有答应过,所以这一次我想带你一起去。”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墨唯一觉得简直跟他无法沟通,“萧夜白,我不一样了,我不是以前那个眼里只有你的单纯小女孩了,我现在有自己的工作,我很忙,我真的没空陪你去出什么差!这样说你满意了吗?我真的累了,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我要工作,你出去!”

    说完这一切,她重新坐回位置,继续工作。

    书房里很快再度响起了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的声音。

    萧夜白站在那里,深眸翻江倒海,各种情绪不停的变幻着,最终,他淡淡的开口说道,“你忙,我上去收拾行李。”

    说完这些,便抬脚慢慢地离开了。

    墨唯一低着头,小脸面无表情,直到房门传来被关上的声音,她停下动作,然后抬眼看着紧闭的房门。

    就这样看了好几秒钟。

    然后她像是反应过来,摇摇头,告诉自己:不给他长点记性,他永远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

    萧夜白来到二楼的卧室,关上房门,修长手指慢慢解开西服外套。

    手机突然响了,男人从西服外套的口袋里找出手机。

    “董事长。”

    电话里,仲恺毕恭毕敬的说道,“明天早晨你和公主飞去海城的机票都订好了,那边的酒店房间也已经安排好了,相关要求我都跟酒店管理沟通过了,一定会按照您的要求去布置,对了,您给公主预订的礼服也做好了,会在您生日的前一天晚上送到房间……”

    萧夜白一言不发,放下手机,挂断电话。

    ……

    “嘟嘟嘟——”

    电话那头,仲恺还以为信号不好,忙再拨打过去。

    结果。

    仲恺:“……”

    是他安排的不好吗?

    怎么回事……

    **

    翌日早晨。

    餐桌上,墨耀雄一边喂着小孙儿吃早饭,一边时不时的看看那对小夫妻。

    很显然这两人又在闹别扭了。

    从坐下到现在,除了小诺诺咿咿呀呀的声音,墨唯一和萧夜白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真的是……

    直到萧夜白放下碗筷,“我这几天出差,不在家。”

    “去哪?”

    问话的是墨耀雄。

    墨唯一端着豆浆慢慢地喝着,没什么反应。

    萧夜白看着她,薄唇淡淡的说道,“最近海城那边的分公司出了点问题,我必须过去一趟。”

    海城算是墨氏集团最重要的一个分据点,但确实距离南城实在是有些远……

    墨耀雄问道,“要去多久?”

    “一个星期。”

    与其说萧夜白是在对墨耀雄有问必答,倒不如是说给墨唯一听的,因为他回答问题的时候,一直都是看着墨唯一的。

    “现在那边气候还可以,不过早晚温差比较大,多带两件外套,在外面多注意身体。”墨耀雄说着,看了看时间,“还不到八点,唯一,你送一下夜白吧……”

    话还没说完,一阵手机铃声响起。

    原本高冷的喝豆浆的小女人立刻放下碗筷,拿起手机接听电话,甚至还满脸笑容,“许女士,找我有事吗?”

    一听就是客户打来的电话。

    “许女士,你先别哭,慢慢说……”

    “……”

    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墨唯一眉头紧皱,立刻说道,“我现在就过去,你先把医院名字和地址告诉我。”

    听到这话,餐桌上,除了还不到三岁的小诺诺,其他两个男人都皱起了眉。

    尤其是萧夜白,菲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有种略显低沉的气氛瞬间笼罩了整个餐厅。

    墨唯一记下地址,“好的,我知道了,你别怕,我马上就过去。”

    放下电话,她立刻抽了张纸巾,边擦边说道,“我现在得去一趟医院。”

    “发生什么事了?”问话的是萧夜白。

    “我当事人被她老公打了。”墨唯一简单说完,就转身离开了餐厅。

    墨耀雄无奈,还想说让她送夜白去机场呢……

    **

    墨唯一迅速换了身衣服下楼。

    墨耀雄不放心,“让容安陪你去吧。”

    墨唯一也没拒绝,“好。”

    刚才听许女士在那边一直哭,好像伤的挺严重的,她那个丈夫长得五大三粗,确实需要一个男人在现场。

    墨耀雄立刻给容安打电话。

    等墨唯一离开后,他放下手机,看着萧夜白表情阴郁的模样,忍不住劝,“有容安在,你放心……”

    萧夜白没有说话,直接转身上楼了。

    墨耀雄:“……”

    没多久,萧夜白提着行李箱再次下来。

    墨耀雄忙喊人,“诺诺快过来,跟爸爸说再见。”

    小家伙刚吃饱饭,此刻正在宽大的客厅里骑着心爱的摇摇车,听到这话,很敷衍的抬起小手挥了挥,“拔拔债见!”

    萧夜白走过去,大手摸了摸儿子柔软的黑发。

    虽然还是没有说话,但脸上的表情很温柔,甚至还勾了勾嘴角。

    直到男人提着行李箱离开,偌大的客厅里,突然安静下来。

    而小诺诺似乎也终于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以前拔拔上班都是直接离开的,但是今天提了一个那么大的箱子,而且都没有抱他唉……

    小包子脸懵逼的看看大门,再看看爷爷,伸出小手指了指,“拔拔……粗去哦,麻麻呢?”

    墨耀雄说,“爸爸和妈妈都去上班了,晚上就会回来。”

    “……”小诺诺似懂非懂。

    是这样吗?

    **

    于是等晚上,墨唯一回家后。

    小诺诺奶声奶气的问,“麻麻,拔拔呢?”

    墨唯一挑眉,“爸爸出差了。”

    “粗差?”

    “对啊。”

    小诺诺听不懂,“拔拔回来吗?”

    “过几天就回来了。”墨唯一说完,“爸,你来带诺诺玩会,我得去忙会工作。”

    墨耀雄走过来,忍不住问,“你这工作怎么这么忙?”

    “没办法啊,做律师就是这样。”

    当事人一个电话,你就得为他排忧解难,更别提这个离婚案子比之前的所有都要棘手,牵扯到小孩子的抚养权。

    本来今天要开庭审理的,结果早晨她去了医院,许女士因为跟先生起了冲突,被推倒时碰倒了玻璃杯,人摔下去,整个手都被扎破流血,孩子也被吓得嚎啕大哭……

    真是心累啊!

    “你喜欢工作没问题,但既然回到家里了,就放松点,多陪陪孩子。”墨耀雄劝,“对了,今天夜白给你发消息没有?”

    墨唯一点头,“嗯,下午他到海城就给我发消息了。”

    其实一开始是打了电话过来。

    不过当时她跟何博文在会议室谈判,等结束后看到消息,就给了他回了一个“好”字。

    后来萧夜白也没发消息过来。

    估计是忙吧。

    “那就好。”墨耀雄点头。

    **

    许女士的手伤挺严重,在医院观察了几天,好不容易可以出院,直接找了墨唯一,表示坚决不接受调解。

    于是在萧夜白出差的这一周里,墨唯一都在为这个官司忙碌着。

    直到新的一周来临。

    早餐桌上,墨耀雄像是无意的问道,“夜白是不是今天回来?”

    墨唯一点头,“他说中午12点到南城。”

    昨晚萧夜白给她发了一条微信,说今天一大早要乘坐飞机回来,落地时间是中午十二点。

    墨耀雄点头,“今天刚好是他的生日,等会你先去机场接他,然后再去酒店。”

    墨唯一抿了抿红唇,“可是我今天上午要出庭。”

    “出完庭就过去,时间也差不多。”

    墨唯一端起豆浆喝了一口,“又不是没有人接他,我就不用过去了吧?”

    听到这话,墨耀雄的脸上有些失望。

    不过小夫妻倆之间的事情,他也不好意思多掺和,“那行吧,我让容安去接他。石伯在名都酒店订了包厢,等会你官司结束了就直接过去,三十岁可是一个大生日,不能马虎的。”

    “他又不喜欢过生日。”

    “你说什么?”

    墨唯一咳咳两声,“没什么。”

    说实在的,自从来到墨家,萧夜白似乎就对过生日这种事情不感兴趣。

    墨唯一记得他第一次过生日还是墨耀雄主动提起的,当时还专门定了个生日蛋糕,可惜全程某人都端着一张冷脸,连她送礼物时都没什么表情。

    后来每年他过生日的时候,墨唯一都会提前几个月就开始苦思冥想送他什么礼物,为了每次给他不一样的惊喜,甚至还去报班,学习了很多以前根本不会碰的东西,直到三年前她离开……

    果然。

    “对了,这次你给夜白准备了什么生日礼物准备?”墨耀雄问。

    墨唯一抽了纸巾给儿子擦嘴,“爸,我们都老夫老妻的了,这种形式上的东西就不需要了吧?再说了,他什么也不缺……”

    “你这孩子。”墨耀雄有些无奈,“我记得以前你每次都精挑细选为他准备……”

    “可我送他的都不喜欢。”

    “拔拔啊!”

    听到儿子突然喊爸爸,墨唯一冲他笑了笑,说话却依然无所谓的口吻,“既然他都不喜欢我的礼物,我干嘛还那么费劲?”

    再说了,她最近真的很忙,加上心里还呕着气呢,不可能还像以前那样满心欢喜的为他准备生日礼物……

    也没那份心情。

    “夜白这人面冷心热,你送他的礼物,其实都好好的保存着呢……”

    “来不及了。”墨唯一突然起身,“我得去法院了,宝宝来亲妈妈一下,祝妈妈今天官司打赢好不好?”

    小诺诺抬着小脸蛋,在她脸上“吧唧”一下。

    挥挥小手,乖巧又可爱。

    墨唯一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而墨耀雄摇摇头,很是无奈。

    ------题外话------

    **

    圣诞节快乐鸭~

    咋办,今天结局不了了…(′;︵;`)

    解开两人的心理隔阂就结局啦~

    然后你们想看的那些,单独开单篇写~

    有的不方便发这里的(比如唯一18岁爬小白床),咳咳恐怕只有小部分人能看咯~

    晚安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