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司机

    “看什么?”到了公园的隐秘角落,韩深还是矜持。

    反而许意章更主动,伸手去掀他衣角,“我看下你腹肌呗。”

    韩深脸都红了,拨开她的手,“不要,冷。”

    “不冷,我手暖的,不信你试试。”她把手放到他脸上,黑漆漆的漂亮眼睛看着他,格外的无辜,“是不是?我手是暖的?”

    韩深整个耳根都是红的,脸色僵硬地说:“暖也不要。”

    “那你在陪我会。”

    “很晚了。”

    “不准,一个礼拜才约会一次,我舍不得你。”她紧紧抱着他,闷闷的音调带着浓厚不舍。

    韩深叹气,摸她小脑袋,“平时在学校不是经常见的吗?”

    “那不算约会,只是见面……”

    韩深被她这话说的,心口泛起了一丝酥麻。

    老实说,这么多年的感情要一下子放下是不可能的,但比起荒凉的结局,许意章更想要的是随心潇洒的人生,只要退出婚姻这个坎,将来至少能省80%的麻烦,她不愿委屈自己再去遭一次罪,就当这一世,她是来离经叛道的吧。

    *

    第二日她很早就起来。

    楚慧心早已准备好早餐,因为许父有晨运的习惯,晨运回来就要吃早饭。

    许意章盛了豆浆坐在楚慧心对面撕油条。

    楚慧心问她:“你最近怎么天天早出晚归?还带了那么多资料?你这是找工作去了?”

    这不是马上要结婚了么?许意章怎么忽然去工作了?

    细心的楚慧总觉得其中有什么问题。

    许意章喝着豆浆,愣了一下,是呢,要退婚的事情还没告诉父母,心里想说,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楚慧心说:“韩深他知道你找工作了吗?”

    许意章点点头,“知道的。”

    “那他怎么说?”

    “没说什么,我总是成年人了嘛,毕业了就要找工作奋斗的。”

    楚慧心眼神狐疑,像是在思考什么,“那就是到时候结婚后也继续工作是吗?”

    “嗯。”这是敷衍句。

    她是想说,但是马上要去上班了,这会不是说的时机。

    其实上一世她结婚后也找过工作,可是等她找到工作时就发现怀孕了,为了不欺骗公司她就没有去,再者她孕吐十分严重,根本没法在岗位上呆着,后来孕中期不孕吐了也不好找工作了,再后来小星星出生了,她就沦为带娃工具了,哪还有机会出去做个职场俏佳人。

    谨防楚慧心又关心起她来,她吃完早餐就赶紧溜了,到公司发现才七点半。

    来得是早了点。

    用工牌刷开门,她先是把自己的工作位置整理了一下,又去整理傅祈然的工作范围,最后冲了一杯咖啡坐在电脑前继续给秦甄的策划案找资料。

    忽然,公司门“滴”了一声。

    门禁开了。

    应该是有员工来了。

    许意章回头,想跟同事打个招呼的,却没想到,来人是傅祈然。

    他穿着休闲西装,身材挺拔。

    新派工作环境基本不要求西装革履了,大部分着装悠闲,更追求时尚舒适。

    “这么早?”傅祈然看她一眼。

    “嗯。”许意章不知道说什么,笑了笑,又回头做事了。

    傅祈然进办公室去拿文件,出来经过她身边,又转过来,看了眼她桌前的资料,大概是好奇她一个新实习生到底在忙什么。

    新人有这么多事做?

    “各大超市的评估,你在做什么?”傅祈然望她的双目,带着探究。

    许意章神情平静,淡淡道:“我帮甄甄找些资料。”

    “她叫你做的?”

    “不是,我自己想做的。”

    傅祈然没说话。

    许意章补了一句,“可能是新人吧,来这儿感觉每天挺清闲的,没什么事做,就自己主动找点事做。”

    傅祈然不觉愣了一下,随后点点头,可能很少见到这样上进自主的员工,他笑着说:“要是每个人都像你这样,这公司就完美了。”

    这话听着随口,却带有赞扬的意思。

    许意章笑笑,“这是夸奖?”

    “当然。”

    她点点头,唇角弧度明显。

    傅祈然转身走了,走了两步,又扭头问她,“会开车吗?”

    “会。”许意章点头,“驾照十八岁就拿了。”

    “今天司机请假了,你来帮我开车?”

    许意章看了眼自己做了一半的预览表,说:“要去多久?”

    “半天或者一天。”

    “那,我这个工作可以带去做吗?”

    “可以。”

    许意章把东西收拾一下,给秦甄发了个消息,告诉她她给傅祈然当司机去了,别扣她旷工。

    秦甄收到微信都惊了,眼睛瞪得大大的:【你怎么去给他当司机了?】

    许意章背着电脑包,一边等电梯一边打字:【他看我在公司,就问我会不会开车,说他司机请假了,让我给他开车。】

    秦甄:【牛逼啊,才上班几天,就混到这个地位了。】

    许意章憋着笑:【您老过奖了。】

    “在笑什么?”傅祈然在电梯里问她,她瘦瘦的,背着个黑色电脑包,好像显得更瘦了呢。

    “没。”许意章放下手机,“跟朋友聊天。”

    “用上班时间?”

    许意章愣了一下,解释道:“抱歉,刚才是等电梯时间。”

    他笑笑,没说什么,出电梯去了。

    许意章跟着他去地下库取车。

    傅祈然说:“我坐在后面可以吧?”

    “可以啊。”许意章爽快答应,如果他坐在前面,她才会有压迫感呢。

    傅祈然上了车,戴上了蓝牙耳机,风致楚楚,“下面你听到的所有话,都要绝对保密。”

    “明白。”商业机密嘛,她肯定会遵守规则的。

    然后傅祈然就开始通话,翻资料,交流。

    许意章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需要司机了,因为他在车上的时间也是工作的,要是没有司机,他可能会浪费很多时间。

    “要去哪里?”许意章适时提问。

    傅祈然看她一眼,“先去我家取衣服,然后去北亭湾高尔夫球场。”

    “好。”许意章把导航打开,输入傅祈然家的地址,竟然离公司很近,果然工作狂啊,把家都搬到了公司附近。

    很快,就到了傅祈然家。

    他把资料书全放到旁边座椅,“我上去拿东西,你在这等我,记住,不要翻我的东西。”

    许意章“嗯”了一声,心想用得找这么防人么?她又不是什么盗窃机密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