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谁当初说非我不嫁?

    “意章跟她老板在这里吃饭呢,要不我们换个地儿吃?”苏灵灵看着韩深越来越不对劲的脸色,屏息地提出这个建议。

    男生马上去揽韩深的肩膀,“走吧,换个地方。”

    大家好像都默认了许意章出轨一样。

    这时候,许意章却站起来,平静转眸,对所有人说:“没事,我们已经吃完了,马上就走了,你们吃吧。”

    然后她扭头对傅祈然说:“老板,我先去付账,你去门口等我。”

    跟老板出门,肯定是先买单再报销的。

    傅祈然点点头,拿起自己的手机就跟她下楼了。

    许意章去付账。

    傅祈然看了她的背影一眼,又看一眼腕表,12点半,时间掌控得刚刚好,这会回公司,估计到了就是午休结束时。

    她的专业和守时,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

    楼上。

    气氛噤若寒蝉。

    韩深低垂着眉眼,满身寒凉。

    所有人气都不敢喘。

    他向来是沉稳而内敛的,何曾几时,同学们见过他这样的反应?

    整个空气,就像是被滞住了一样。

    宋灵灵知道气氛不好,但还是忍不住八卦一句,“那个……刚才那是什么情况啊?”

    这话明显是冲韩深去的。

    韩深冷眸看了她一眼。

    宋灵灵立刻不敢问了,但心里却笃定,许意章给韩深戴绿帽了,刚毕业呢,就贪慕虚荣想换个有钱男人了。

    *

    回到公司,许意章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翻着资料把键盘敲得劈啪作响。

    每一下频率都很正确,不是在发泄,而是在认真工作。

    傅祈然从办公室里看了她几眼,见她始终神态平静,觉得这个女人太不可思议了。

    中午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连他这个局外人都看出点问题了,她却丝毫没有受影响,对工作干劲十足。

    夜间许意章还加了会班,终于把浏览表做完了,转手递给了秦甄。

    秦甄翻了几页资料,愣了,“做得很好啊,不过这么多,你是怎么两天内搞定的?”

    许意章慢悠悠喝了口热茶,说:“争分夺秒。”

    没错,她在争分夺秒把握机会。

    中午韩深的低落情绪她看见了,她不是不动容,而是,不想再去深究。

    毕竟这段感情终将成为过去。

    从办公室里出来,她坐上了回家的公车。

    路上,她一再抚慰自己,什么都不要去在意,事业才是她目前的正道。

    到了家里,她掏出钥匙,只觉身后有一道阴沉的视线在盯着自己。

    她下意识扭头,就见韩深冷着脸站在一块蓝色路标旁,眼神盯着她,很深很沉。

    许意章没想到他居然会找来,愣了愣,说:“怎么过来了?”

    他似乎是喝了酒,眼神有些飘忽,慢腾腾呼着气问她:“你真的要分手?”

    她没马上说话。

    只因为,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韩深。

    她过去一直以为韩深对什么都没有所谓,他们在一起,是她先主动的,他们恋爱,是她胡搅蛮缠的,他们结婚,是她死皮赖脸要的……

    她从来没想过,韩深会有这样不舍的一面。

    她以为,她说分手,韩深一点伤心都不会有。

    可现在喝得醉醺醺的人,是他。

    等在门口这里,目不转睛盯着她等一个答案的,也是他。

    但是,许意章还是点了头,说了一句,“嗯。”

    闻言,他眼中的光亮都暗了下去,“因为中午那个男人?”

    许意章摇头,抬眸望他,他也直勾勾望着她,明明他眼里,有那么深的不舍。

    “韩深,放过我,也放过自己吧。”就算在选择纠缠下去,也不过走到分崩离析而已。

    “是因为那个男人?”他的声音变得幽冷,固执地想要答案。

    许意章心里叹气,“跟他没有关系。”

    “那为什么不结婚了?”这个问题藏在韩深心里许久了。

    他来的时候,想过了很多问题。

    为什么那么喜欢我,又要放弃我?

    为什么你先招惹的我,却又告诉我,你我不配、

    是因为那个年轻有为的男人?

    这些东西,我以后都会有的,为什么你不愿等我?

    想了很多很多,可是这会,他却不知道怎么说了,他原本矜娇,不曾为谁低下头过,可现在,他却这样的不舍。

    许意章知道他有太多的疑惑,如果当年韩深忽然告诉她要分手,她可能也会如此难受的吧?

    因此她只是放缓音调说:“我们不适合结婚。”

    他几乎是冷笑,“当初是谁说非我不嫁的?”

    许意章原本只是想安慰安慰他,让他好好放下,可当她听到这些话,心里还是免不了痛了,被过去那根刺梗的。

    是啊,她当初是非他不嫁,可是最后她得到了什么?

    满身伤痕。

    是的,韩深送了她满身伤痕,最后告诉她,我们离婚吧。

    她到底又得到了什么?

    想到这,她的心忽然变坚硬起来了,憋回眼里的泪,淡淡说道:“就当我没说过这些话,不必在纠缠。”

    说完,她拉开了门,消失在楼道间。

    *

    回到家里,她一进门,楚慧心就关了跟亲戚的视频电话,拢好围巾问她:“怎么那么晚才回来?吃饭了吗?家里还有汤,妈去给你热一下吧?”

    许意章低着头,长发下的眼睛里蓄满了泪。

    她慢悠悠蹲下身子换拖鞋,始终没有看楚慧心一眼。

    楚慧心沉默望了她一会,好像预知到什么了,静静站在玻璃门旁边,看她换好了鞋子,才轻声问她:“发生什么事了?”

    许意章摇头,绕过她想走进去。

    楚慧心说:“舅妈送来的龙凤镯你还没看呢,要不要先看一下?给你跟韩深的结婚礼物……”

    听到这,许意章的脚步静止了。

    她没有回头,只是轻轻地说:“妈,我跟韩深不会结婚了。”

    楚慧心闻言,眼神就变了,走过来拉她的手,“意章,这是怎么了?你们两吵架了?”

    许意章僵硬地压低声音,“我们两都觉得刚毕业就结婚不现实,想先奋斗各自的事业……”

    “你们在闹儿戏吗?”楚慧心顿时勃然大怒,“你们结婚这事,亲戚们都知道了,喜帖也都下了,这时候说不结婚了,你要我们做父母的脸面往哪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