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395 鲛人泪

    风兮眨巴着眼,也露出了委屈的神色,薄唇轻咬着,一副我很委屈,但我懂事,不给人添麻烦的模样。

    换个人,看到他这副模样,早就心软得一塌糊涂,哪里还能明辨是非?

    王舒月却瞥见翻着肚皮的小红鱼身上,有点点鳞光在闪烁,极细一小块,如果不是仔细看,还以为是水光折射出的光亮。

    但她知道,风兮皮肤上碎钻一般的亮光,和那一点鳞光是同一个东西。

    “风兮,你真不知道吗?”王舒月又问了一遍,语气依旧是那样的平淡,但周围几人都能够感觉到,她似乎是生气了。

    风兮眸色微暗,借着水光遮掩,倒没人注意到他的心绪。

    “溯源类的法术,玉麒麟也是会的。”王舒月提醒道。

    她话都说到这一步了,他要是还不珍惜这个机会,就别怪她教他做人。

    风兮抬眸看着她,满目诧异,张口欲问“主人在怀疑我吗”,然话未出口,就撞入那双明眸里。

    她鼓励的看着他,像是看着一个做错事的孩子。

    风兮眉头微皱,到嘴的谎话,不受控制的变成了一句愣愣的,“对不起。”

    白虎浑身一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真的是你,你居然承认了!”

    风兮看了王舒月一眼,她的神色温柔得不像话,让人都不忍心辜负。

    风兮喉头微哽,往日顺滑的谎言试了又试,都没能说出。

    “我、我只是不小心,一时失手。”他声音黯哑,眼帘低垂着,叫人看不到他的神情,却能从他的略带歉意的语气中,感受到他的愧意。

    不过这份愧意到底有几分真几分假,连风兮自己都不知道,谎话说多了,也就变成了真。

    白虎瞪大了眼,亲眼得见罪魁祸首承认罪行,并且证明了自己没有冤枉人,可他心里一点快意也没有。

    只有满目的不解。

    “为什么?”白虎想不通,那么可爱的小胖鱼,风兮怎么忍心伤害它?

    风兮没有解释,他不可能告诉白虎,他厌恶这些生活在江河湖泊里的鱼类,觉得它们身上有股让他不喜的淤泥气味。

    如果不是怕引起面前这些人的反感,他会把所有的胖头鱼全杀掉!

    风兮低垂着头,抱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白虎气得举起拳头想打人,但那拳头抬了又抬,最后还是无奈的放了下去。

    “好吧,我原谅你了,但不能再有下次了,不然我永远也不再原谅你!”白虎恶狠狠的说道。

    说完,悲伤的带着他的小胖鱼,飞身离去,为小胖鱼寻找墓地去了。

    玉麒麟紧随其后,临走前,暗暗瞥了风兮一眼,可对方却低垂着头,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玉麒麟只好作罢。

    待两兽离开,风兮的头也没抬起来,他半张脸埋在水中,看起来像是被什么难题给困住了。

    白虎那句“我原谅你了”,一直萦绕在他耳边,烦躁得风兮想要做些什么,把心里那股他不愿承认的“悔意”发泄出去。

    太阳升起,阳光洒在水面上,在水下折射出美丽的光芒。

    风兮看着那缕光,眼前浮现出自己在大海里,和孩子们自由玩耍的画面。

    小鲛人们都很喜欢他,因为他是最温柔的大哥哥,和别的大人不一样,他愿意带着孩子们一起在深海抓捕那些灵智未开的游鱼,从不嫌弃孩子们吵闹。

    再想起白虎刚刚那难过愤怒的模样,风兮忍不住在心里轻轻问自己:

    风兮,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恶毒了?

    那头白虎,其实并没有伤害过你不是吗?

    为什么你就是控制不住这满身的仇恨呢?

    为什么你就看不得白虎拥有它喜欢的东西?看不得他们欢喜呢?

    还有那个少年,他还为你包扎治疗不是吗?

    风兮你的感激呢?你的善良呢?都哪儿去了......

    鲛人的眼睛轻轻合上,一滴晶莹泪珠从他眼角落了下来,化成一朵七彩泡泡,从水中浮了上来。

    王舒月惊奇的看着这个七彩泡泡,探手去取,泡泡轻易就被她拿在手中,QQ的,软软的,居然掐不破。

    “这是什么?”王舒月看着埋在水里,仿佛睡着一般的鲛人,疑惑问道。

    风兮从水中立了起来,忐忑的望着她,“主人会生风兮的气吗?会觉得风兮是个坏鲛人吗?”

    又开始演了。王舒月在心里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不过看在他刚刚没有在作死边缘反复横跳,及时承认错误的份上,她也就不拆穿了。

    “风兮。”她蹲下身来,认真的看着他道:“玉麒麟、白虎、生儿、三省,还有我,都不是一开始给予你伤害的人,而我们也从未想过要伤害你,所以,你或许可以试着放松一下。”

    王舒月叹道:“我现在忙,等时机合适,我会把你送回大海。”

    “真的吗?”他压下心底升起的那片刻动容,睁着好奇的眼睛,天真问。似乎是不想离开。

    可他真不想走吗?王舒月脑子坏到了才信!

    “真的。”她颔首回应道。

    风兮心脏重重跳了一下,面上神色未变,喏喏试探道:

    “可鲛人对人类来说,是最好的双修炉鼎,主人养着风兮,难道不是为了与风兮双修吗?”

    听见双修这两个字,王舒月嘴角微抽,无语望天,深深吸气,免得自己被尴尬死。

    “我是要变强,但不会以牺牲伤害他人的方式。”她站起身,语气坚定的说道。

    风兮愣住,心里下意识还是不相信,但又忍不住多看她几眼。

    “既不是为了双修,那主人又为何要对风兮好?”

    鲛人的声音听起来虚无缥缈,充满了试探和谨慎。但王舒月知道,这才是他的心中真正想说的话。

    她把玩着手里的七彩泡泡,给了他一个高深莫测的眼神,悠悠道:

    “长得好看,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还不等风兮去品味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就听她狐疑自喃:“这七彩泡泡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看着没啥用,扔了算了。”

    “别!”

    眼看王舒月就要扔,风兮急忙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