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660 厉家夫妻:现在提亲,会不会太早(3更)

    话说陆时渊看着厉成苍牵着苏琳离开,正在心里腹诽某人心思太重,实在不要脸,把水搅浑了,拍拍屁股跑了?

    这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正当他送别最后一波客人时,某人又折返回来了。

    “时渊。”

    陆时渊轻哼着,撩起眼皮看他,连一个字都不愿跟他说,用眼神询问他想干嘛。

    “还有剩余的喜糖吗?”

    “什么?”

    “汤显坤的事,派出所的同事们帮了不少忙,今天你结婚,我带点喜糖过去分发一下,也让他们沾沾喜气。”

    “……”

    陆时渊还没开口,这话却被柳如岚给听到了。

    急忙拿了剩余的喜糖交给他,还感谢他对此事的费心。

    后面的事,就是可以预见的了。

    厉成苍到了派出所,大家虽不在一个城市,一个单位内工作,也都是同事,恭喜他找到女朋友,然后……

    他给同事们发了喜糖。

    苏琳:“……”

    虽然厉成苍也说这是陆时渊和苏羡意的糖,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

    热闹了整晚的婚宴结束后,陆时渊安排厉家夫妻俩住进了谢驭的房子。

    屋子够大,厉成苍也住这里,方便照顾。

    一路上,任清开始时只询问了陆时渊的近况。

    “你这孩子从小就很少让人操心,不像我家那个,就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冰块。”任清说着,看向陆时渊,“时渊啊,阿姨拜托你一件事。”

    “您说。”

    陆时渊虽然觉得窝火,也不可能给长辈脸色看,待他们,还是和颜悦色。

    “成苍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脾气太硬,工作太忙的时候,也容易忽略身边的人,以后啊,你们极有可能成为连襟,你们兄弟俩要互相帮助,苏家那边,还得麻烦你多照应。”

    “……”

    兄弟?

    连襟?

    他哪里是想做我兄弟,人家是想做我姐夫!

    “对了,你跟我们说说苏家的情况吧。”任清又说道。

    “苏家的情况?”

    “譬如苏家夫妻俩的脾气喜好啊,苏家在康城,本就离得远,我和你叔叔又难得回来,过几日想亲自登门拜访。”

    陆时渊点头,没出声。

    任清絮叨半天,却不见丈夫开口,用胳膊肘抵了下厉泽南,“你怎么不说话?你觉得这安排怎么样?”

    “现在去苏家提亲,会不会太早。”

    陆时渊开始头疼了。

    阿姨明明没说提亲,您又在脑补什么?

    厉泽南夫妻俩难得抽空回来,恨不能那两人立刻结婚才好。

    ——

    送他们到帝景苑,陆时渊随后就去了苏家。

    一路上,经停了许多红灯,他也方才得空拿出手机。

    朋友圈内,已被苏琳与厉成苍的事刷屏。

    群里,大家也都在说恭喜祝福,厉成苍居然还发了个红包。

    小翘臀:

    陆时渊:

    群里一时间,无人说话。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许阳州都闭上了嘴,安静装死,可天不遂人愿,陆时渊却私聊了他:

    许阳州原本想着,称病躲灾。

    却完全忘了陆时渊是医生。

    许阳州此时正坐在白楮墨的车里,聚会结束散场,大家已从会所内离开,各自回家。

    他掩面哀嚎,心底想着,不能让我一个人倒霉啊,直接说道:

    许阳州不敢再说话。

    倒是开车的白楮墨用余光瞥了他一眼:“厉大哥的事,你有份参与?”

    “什么叫有份参与,他谈恋爱,我怎么参与啊,我就是知道的比你们早些。”

    “那你完了。”

    “确实完了。”许阳州叹息着,就看到白楮墨一个右转,“你是不是开错车了?这不是去你家的那条路。”

    “这是回你家的路。”

    “你要送我回家?”

    “二哥找上门,我担心被波及,你还是回家收拾东西跑路吧。”

    “大过年的,你让我跑路?白楮墨,你是人吗?”

    “下车前,把我的裤子脱了。”

    许阳州被一噎,“这么冷的天,你让我裸.奔?”

    “你里面还有条秋裤,不算裸.奔。”

    “……”

    许阳州疯了,此时的肖冬忆还不知道自己被出卖了,和周小楼已经回到公寓,开始没羞没臊过起了二人世界。

    他今晚喝了少许的酒。

    两人刚进门,他就一把抱住了周小楼。

    “你干嘛?”

    “准备什么时候回家?”

    春节临近,周小楼也准备回家过春节了。

    “就最近几天吧。”

    “具体时间出来,我送你。”

    周小楼点头应着,肖冬忆的手已伸入了他的衣服里,虽然已经证明过自己的实力,他每次还特别卖力,非要把周小楼折腾得死去活来不成。

    加上今晚喝了点小酒,两人有心胡闹,在客厅就解放了天性。

    事后,

    周小楼觉得荒唐,直往他怀里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