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3517章 番外 唐杨2

    第3517章番外唐杨2

    杨和书:“……那是太原王氏的宅子,是私宅。”

    “哎呀,我家就住在他家隔壁,他家只留了一房下人在,主子全都在老家呢,那莲蓬放着也是浪费,不如我替他们收拾一些。”

    杨和书不得不提醒,“你父亲是刑部侍郎,私闯民宅还做贼,你想去刑部蹲几天?”

    唐鹤却是年少气盛,不在意道:“到时候我留下一角银钱,只当是和他们买的。”

    杨和书实在不能理解他的趣味,“你有这个钱上街上买就是,何必要做贼?”

    “你不懂,这买的能比得上自己摘的吗?这摘的能比得上偷偷摸摸摘的吗?”唐鹤道:“这世间多少刑事都是源于一个‘欲’字。”

    “你既知道……”

    “我既知道,自然要好好的体悟一番,知道了束缚,将来才不会再犯。”

    杨和书听懂了,颔首道:“原来你是欠打。”

    杨和书同意了,哪怕是为了让唐鹤被打一顿,他也要走一趟,到了王府的后墙,他还问,“要是没人发现,我要不要大喊一声,让人发现你的不轨,好让你知道自己的‘欲’带来的不好后果?”

    唐鹤:“你还真打算叫人啊,我就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不行吗?”

    杨和书一本正经的摇头,“不行。”

    不过他也没真想叫人,见唐鹤爬到墙上久久不动,还找了根棍子拍了拍他的屁股,“怎么还不进去?”

    唐鹤浑身僵硬,抬起手来和围墙不远处正看着她的少女僵笑一声,“在下说在下认错了家里的围墙,小娘子信吗?”

    王小娘子挑眉,问道:“在唐家那头认错我王家的围墙吗?”

    唐鹤:……失策啊失策,他不该从他家的墙头往这边爬的,该去巷子里,可巷子那头的围墙距离后院的湖有很长的距离。。。

    王小娘子盯着他的脸色瞧,问道:“你是隔壁唐侍郎家的郎君?”

    “不是,”唐鹤想也不想就否认,“我是来唐家做客的,我姓杨,字长博……”

    杨和书:……

    他举着手中的木条狠狠的给了唐鹤屁股一下,唐鹤嗷的一声,却死不改口。

    杨和书也没出声纠正。

    王小娘子却听出来了,围墙那边肯定还有人,只怕那才是杨长博。

    她憋住笑,问道:“那么杨郎君,你实话说吧,你爬我家的围墙作甚?”

    唐鹤指着不远处的湖道:“我说我是来躲凉的你信吗?”

    王小娘子回头看了一眼,不动声色的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一角银子,笑道:“我看你是来偷莲蓬的吧?”

    不等唐鹤辩驳,她手中的银角便朝着他的额头狠狠的掷去,“好你个小贼,爬墙还敢骗人!”

    武艺还不错的唐鹤也不知道为什么没躲开,被银角打在额头上,他哎哟一声,从墙头摔了下去。

    杨和书和万田明理扶住跌下来的唐鹤,忙问道:“你没事吧?”

    唐鹤一手捂着脑袋,张开手来看,手中还抓着一角银子,额头红肿了起来,他碰了碰,嘶的一声,不由叫道:“你这娘子好蛮,我就爬个墙,这墙又不独是你家的,凭什打我?”

    王小娘子扬声道:“打了你我已赔了钱了,那角银子你拿去抓药吧,杨-郎-君!”

    万田不由跺脚,“唐少爷,您这不是坏我家少年的名声吗?”

    “坏什么坏,现在谁知道你家少爷叫长博?等知道的时候,她还能不知道认错人了?”唐鹤压低了声音,捂着脑袋拉着杨和书就跑,“快走,我爹要知道我爬墙肯定会打断我的腿。”

    杨和书并不在意他借他的名字行事,只是也不愿跑,而是挣脱开他的手慢悠悠的走,“今日世叔出门吃酒,不到傍晚是不会回来的,你可以好好的想一想去哪里躲。”

    唐鹤头疼不已,和明理抱怨道:“我住在国子监里不知道隔壁住了人,怎么你在家里也不知道?”

    明理:“少爷,我昨晚上才从田庄里回来,不是你让我下乡去找螃蟹,还说要请杨少爷吃螃蟹宴。”

    杨和书:“……这会儿螃蟹都是骨头,吃什么螃蟹宴?”

    “所以才要仔细的寻摸,哎哟,我的额头,不能提了,不能提了,长博,我这头疼得厉害,要不这个罪名你且替我应下吧,我实在想不出来能去哪儿躲着了。”

    杨和书就叹气,“我倒是不介意替你认,但世叔能相信?”

    唐鹤略一想也觉得他爹不能相信,于是真心的挤出两滴泪来,“那怎么办,我真的不想被打呀。”

    杨和书道:“多好啊,你这会儿算得偿所愿,真正的知道控制不住‘欲’带来的后果了。”

    唐鹤大哭。

    话是这样说,但杨和书还是把唐鹤带回杨家,让他躲过风口浪尖。

    不过让俩人意外的是,被冒犯的王家并没有上门来讨伐,以至于唐侍郎一直不知道儿子爬了王家的围墙,真当儿子是去找杨和书玩,所以暂住在了杨家。

    杨和书未曾及冠,他的字只在几位师长中流传,朋友里也就唐鹤一人知道,所以王小娘子并不知道杨长博是谁。

    所以她直接问王族长,“父亲,京中谁家有子弟叫杨长博,还和唐家郎君交好的?”

    “杨长博?”王族长皱眉想了想后道:“听说杨氏为宗子取了字,不过年龄还小,未曾公开,但要说和唐家郎君交好的,也就一个杨和书而已。”

    他笑问:“怎么,你也听到杨氏宗子的美名了?”

    王小娘子皱了皱眉,他肯定不是杨和书,但唐鹤……他为何来爬她家的围墙?

    难道以前也爬过?

    她还以为是来唐家做客的子弟不知礼爬的。

    再次见面,王小娘子和唐鹤面面相觑,她的目光便从唐鹤的身上挪到旁边杨和书的身上,挑眉,这就是美貌动京城的杨和书?

    的确好看。

    不过她很快把目光挪回到唐鹤身上,挑眉道:“这位郎君别来无恙啊,我是该叫你唐郎君,还是叫你杨郎君呢?”

    唐鹤:……好后悔啊,当时就不该嘴快的拿杨和书当盾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