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二章 打脸渣母女

    叶栖迟淡定的看着碧清匆忙离开的身影。

    绿柚都要被气哭了。

    “别管她,走我娘那边去。”叶栖迟叫着绿柚。

    “可是……”

    “任何事儿我担着,怕什么!”叶栖迟话音落,就大步直接往秦梦兮的小院走去。

    绿柚有些无措,看着王妃的坚决,咬牙追了上去。

    到达小院。

    秦梦兮还没醒。

    倒是伺候秦梦兮的张嬷嬷连忙上前,“王妃,天未亮您就醒了,夫人还在睡觉。”

    叶栖迟真的有些恨铁不成钢。

    周若棠早就起床开始打扮收拾自己了,秦梦兮居然还能睡得着。

    难怪被欺负成这个样子。

    她冲着张嬷嬷说道,“让我娘起来了,今天爹寿宴,得早起打扮。”

    “是。”张嬷嬷也不敢违背。

    就带着叶栖迟进屋了。

    秦梦兮勉强起床,虽然困意很足,但在女儿的坚持下,也没有拒绝。

    说起来,自从嫁给叶正德之后,她也没有认真打扮过。

    刚成亲那几年,忙于看病怀孕,无心打扮。

    后来周若棠进门之后,她不屑打扮。书香世家出来的名门大小姐,不想放下身段去争宠,自然也不会刻意讨好叶正德。

    正时。

    小院中来了一个府里的丫鬟,恭敬道,“王妃,夫人,周姨娘让绿柚姑娘过去一趟。”

    绿柚吓了一跳。

    她给秦梦兮做着发髻的手都抖了一下。

    叶栖迟看着绿柚,眼神都没有给丫鬟一眼,“告诉周姨娘,绿柚忙着,没空。”

    丫鬟自然也不敢违逆了叶栖迟,连忙只得回去了。

    绿柚眼眶都有些红了。

    显然是害怕的。

    “专心给我娘打扮,其他事情我来解决。”叶栖迟安抚。

    “怎么了?”秦梦兮也发现了端倪。

    “小事儿。”叶栖迟不屑于顾。

    绿柚看王妃这般淡定,也稍微放宽了点心。

    过了一会儿。

    周若棠亲自来了。

    叶芷岚也跟着一起的,还有碧清以及其他几个丫鬟。

    周若棠走进屋子,还行了礼,“王妃,姐姐。”

    “大清早的,周姨娘有事儿吗?”叶栖迟从屏风里走出来,走到周若棠的面前。

    周若棠看着里面似乎在梳妆打扮的秦梦兮,心里有些鄙夷。

    这女人,居然开始打扮自己了!

    今天都没她的份儿,她打扮起来给谁看。

    周若棠不动声色,她看着叶栖迟,“刚刚碧清回来说,绿柚摔碎了我的簪子。其实簪子碎了就碎了我也从来不和下人斤斤计较,知道她们都是无心之过,但有一支是我娘生前留给我唯一的遗物,很是珍贵。我就想叫绿柚过来问问情况,听我小丫鬟说,王妃不让绿柚过来,我就只能亲自过来了。”

    “是吗?”叶栖迟看着周若棠,她说,“绿柚从头到尾都是跟着我的,她并没有打碎周姨娘的簪子。”

    “就是她打碎的!”碧清插嘴,指控道,“就在前院,绿柚故意撞奴婢,害奴婢把簪子掉在了地上,才让夫人的簪子碎成了两半!”

    叶栖迟眼眸一紧,“碧清,你可要想清楚了再说!撒谎,可是要掌嘴的!”

    碧清显然已经下了决心,她一口咬定,“我碧清对天发誓,就是绿柚撞我才摔碎簪子的!如有谎言,奴婢天打雷劈!”

    叶栖迟冷笑。

    还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婢。

    演技炉火纯青的。

    叶栖迟难得搭理,“本妃说了没有就没有。大清早的,我娘不喜人打扰,你们都退下吧!”

    “王妃,你这么袒护一个奴婢,不觉得有失公平了!你这样,我们以后还怎么在下人面前服众!”叶芷岚突然盛气凌人的开口。

    “我说了,绿柚没有打碎!”

    “有没有打碎,叫绿柚出来对峙就行了!”叶芷岚咄咄逼人。

    叶栖迟脸色难看了些。

    叶芷岚根本没有把安泞放在眼里,她对着周若棠说,“娘,簪子是外祖母留下来的唯一遗物,如此珍贵不能就此作罢……”

    话还未落。

    “啪!”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叶芷岚的脸上。

    叶栖迟用尽全力,叶芷岚脸上瞬间红肿一片,整个人还懵了。

    周若棠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整个屋子里面的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叶栖迟厉声道,“叶芷岚,你母亲在里面,你在叫谁娘!这个家里面,没有半点规矩了是吗?!”

    是在呵斥,叶芷岚对周若棠的称呼。

    古代。

    庶出的子女叫自己亲生母亲只能称呼姨娘,叫正室主母才能叫母亲或者大娘。

    周若棠的身份,根本受不起这个“娘”字!

    但因为现在是周若棠在当家,叶芷岚就一直这么叫着。

    此刻直接被打傻了。

    她直直的看着叶栖迟,眼眶红透。

    从小到大,从来都是她欺负叶栖迟的份,这个女人从来不敢欺负她。

    现在居然打她。

    居然这么用力的打她!

    叶栖迟看都没有看一眼叶芷岚,她转眸直接看向一样被吓傻的碧清,“再给你一次机会。簪子到底是谁摔坏的!”

    碧清吓得身体都在哆嗦。

    第一次发现王妃居然这么厉害。

    记忆里,她还是那个被周姨娘和庶小姐欺负的草包!

    心里虽有些害怕,但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撒谎,“就是绿柚故意撞奴婢,奴婢才把簪子摔坏的!”

    “摔坏了谁的簪子?”

    “夫人的!”碧清脱口而出。

    那个时候因为慌张自然也想不到那么多。

    “既然是我娘的簪子,我娘都不追究,周姨娘有什么资格来兴师问罪!”叶栖迟气场十足

    碧清愣了一下。

    下一秒连忙解释道,“不不不,是周……”

    “本妃不想大清早在这里浪费时间!本妃就只说一次,周姨娘还有庶妹听清楚了。”叶栖迟根本不给碧清再说话的机会,气势强大,“刚刚在院子里面,本妃和绿柚确实撞见了碧清,碧清手上拿着的首饰盒确实因为我们而受到惊吓掉在了地上。至于她口中说的绿柚故意撞她,完全是无稽之谈!何况,碧清口口声声摔坏的都是夫人的簪子,现在需要周、姨、娘来过问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