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繁體
简体

第十五章 宴请(2)上才艺

    叶栖迟总算明白了,什么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周若棠内心的妒忌和压抑,都快伪装不住了。

    她一个眼神。

    曾和周若棠关系甚好的一个妇人心领神会。

    这些年周若棠也是聪明,除了在内院掌握了一帮奴才奴婢,也巴结了一些,对她有帮助的权贵夫人。

    此刻工部尚书的嫡夫人吴舒月用肩膀轻轻碰了一下自己女儿齐温情。

    齐温情年十六,和叶芷岚相交甚好。

    “今儿叶伯伯寿辰,情儿想送一副丹青给叶伯伯祝寿。”声音中带着腼腆,看似羞涩。

    叶栖迟就知道,这种妇人间的聚会,多少就是攀比。

    “情儿如此有心,我马上让下人准备笔墨。”周若棠连忙开口道。

    秦梦兮睨了一眼周若棠。

    周若棠不给秦梦兮面子,她今天已经被秦梦兮碾压够了,她早就咽不下这口气了。

    下人连忙送上笔墨。

    齐温情优雅的拿起笔墨,在纸上写下两行,“嘉宾旨酒,指青山来献寿。愿百岁平,人共梅花老岁寒。”

    落笔。

    赞许不断。

    字好,词也好。

    “芊儿想献舞一曲,给叶伯伯祝寿。”

    其他千金小姐也都开始,纷纷拿出自己的看家本事儿。

    叶栖迟觉得,这古代和现代也没啥区别,就是把自己孩子培养好了,然后到处炫耀。

    她淡定的看着她们,反正无聊,就当看节目表演了。

    “主母,岚儿也想为爹爹祝寿。”一群嫡小姐表演完了,叶芷岚一个庶出居然还想压轴。

    秦梦兮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女儿。

    她不喜宴会就是最讨厌这样的环节。

    但又不可避免。

    叶栖迟知道秦梦兮的担忧,不就是怕她人嘲笑吗?!

    她坦然一笑,“庶妹如此有心,有何不可?”

    叶芷岚难掩的高兴。

    今天被叶栖迟的美貌压住了她所有的光环,她要让所有人知道,在其他方面她比叶栖迟能干了一百倍,她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叶栖迟就是一个空有外貌的草包。

    她起身,走向了一边早就摆放好的玉琴,跪地抚琴。

    悠扬美妙的琴声,从叶芷岚纤细的指尖,连绵流畅。

    难怪叶芷岚这么有底气。

    果然弹了一手好琴。

    周若棠的脸上也难掩的骄傲。

    叶芷岚从小聪明伶俐,在琴棋书画方面样样出众,甚过许多嫡女千金,更别说,叶栖迟这个一般下人都不如的草包。

    一曲完毕,全场赞许,好不风光。

    叶芷岚表演完毕还尚早,不到午宴时刻。

    然而所有来的后辈包括叶芷岚都已经表演了节目,场上唯独就只有安泞没有表演了。

    叶栖迟作为宸王妃,不表演才艺也能说得过去。

    她的身份,不需要给在场的人表演。

    然而现在的冷场期,终究还是有些尴尬。

    周若棠故意说道,“王妃,你不是也为你爹爹准备了寿礼吗?”

    明摆着就是让叶栖迟没得台阶下。

    秦梦兮看了一眼周若棠阴险的嘴脸,她正欲开口。

    叶栖迟说话了,“本妃是准备了。”

    周若棠暗自冷笑。

    无非就是送些奇珍异宝。

    最不过俗气之物。

    “绿柚。”叶栖迟叫了一声。

    “奴婢在。”绿柚上前。

    心里也是为王妃揪了一把汗。

    谁都知道王妃在琴棋书画方面一窍不通,小的时候不知道被羞辱过多少次。

    今儿个当着这么多的名门夫人千金的面,怎么下得了台。

    “扶本妃去抚琴。”叶栖迟命令。

    绿柚吓得身体一抖。

    王妃要抚琴?!

    她现在都还记得,当初老爷让王妃学琴时,王妃哭得撕心裂肺的样子,而且那琴声就跟杀猪一样,难以入耳。

    绿柚硬着头皮扶着安泞去了刚刚叶芷岚抚琴的地方。

    绿柚在旁边小声嘀咕道,“王妃,要不要奴婢不小心把琴摔坏……”

    就是在想办法给她解围。

    叶栖迟笑了一下,她坐在圆形软塌上,对着绿柚说道,“退下吧。”

    绿柚一脸担忧。

    一想起王妃以前抚琴的画面……

    王妃又得被多少人耻笑。

    此刻其他所有人自然也是看着安泞的。

    秦梦兮一脸担忧,也是知道自己女儿在这方面有多欠缺。

    而她从小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上等,却不知道女儿为何如此之愚笨,她之所以收敛自己的光芒,也是不想让女儿更难堪,反而造就了周若棠如此嚣张跋扈。

    周若棠和叶芷岚此刻的心态自然又不同。

    两个人就等着看叶栖迟的笑话!

    叶栖迟伸手,轻抚摸了一下琴弦。

    难听的的琴声,从她指间响起,和刚刚叶芷岚优美的琴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绿柚在旁边都想要纵身跳池了。

    她不敢面对王妃被人嘲笑,王妃遭遇难堪的画面。

    现场所有人的脸色都带着鄙夷。

    果不其然。

    传闻中一无是处的礼部尚书府嫡女千金,确实一无是处。

    还以为,今天这个气度不凡的宸王妃,有些许不同。

    没有人对叶栖迟还有期待。

    叶栖迟抬头,冲着秦梦兮,“娘,我想和你合奏一曲,为爹爹祝寿。”

    话音落。

    所有人都有那么一丝震惊。

    要知道双奏合琴,可谓难上加上。

    但转念一想,莫非是,叶栖迟在给自己找台阶下。

    所谓双奏,叶栖迟也可以不弹。

    想明白之后,所有人对叶栖迟的鄙夷又多了几分。

    秦梦兮自然是答应的。

    她也想给女儿解围,这无疑是最好的方式,总比女儿弹出难听的琴声,面子上要好过很多。

    “张嬷嬷,差人给夫人拿个玉琴过来。”

    “奴婢遵命。”

    很快。

    下人拿来了玉琴,摆放好。

    秦梦兮在张嬷嬷的搀扶下,坐在了软垫上。

    “《凤求凰》是你和爹爹的定情之作,我想和娘弹这首曲子。”叶栖迟开口。

    话一说出来,周若棠就不高兴了。

    当年叶正德和秦梦兮也算是文人雅士,两个人都才高八斗,自然是她一个妇人比不上的。

    她心里不安逸,但一想到可以让叶栖迟出丑,就又让自己平衡了点。

    秦梦兮对着叶栖迟点了点头,她自然会弹奏,且琴技高超。

    她担心的是,对比下她会让她女儿更难堪。